今天

教育界对创办南大的响应与期盼 1

08/10/16

作者/来源:余山农

一、序说
二、星洲教育界的响应与期盼
(一)中学校长的响应
1、中正中学校长庄竹林(53年1月16日后)
2、南洋女中副校长刘佩金(53年1月16日后)
3、中华女中校长黄秀琴(53年1月16日后)
4、南侨女中校长邱仁端(53年1月16日后)
(二)中学生的响应
1、五三年度全星华文中学毕业生(54年3月4日)
2、华中中正南侨南中本届毕业生(55年10月29日)
3、高中师范毕业生(56年2月1日)
三、马来亚教育界的响应与期盼
(一)教育界领袖的响应
1、吉隆坡华校教师公会林连玉(53年1月16日后)
2、怡保教育界一致支持(53年1月16日后)
3、槟榔屿教育界一致支持(53年1月16日后)
(1)马华教师总会前任主席黎博文
(2)福建女中校长朱月华
(3)韩江中校长熊叔隆
4、马来亚华校教师总会(53年1月22日)
5、梹华教师会(53年2月6日)
6、怡保市华校教师会(53年2月12日)
7、马来亚华校教师总会(53年2月20日)
8、联合邦华校教师总会(53年3月17日)
9、全马华校董教及马华公会代表(53年5月4日)
(二)中学生的响应(53年1月16日后)
1、锺灵中学高中生敬函陈六使(53年1月24日)
2、尊孔坤成中华三中学毕业班(55年12月14日)
四、各地教育界为南大筹款
(一)森美兰(53年1月23日)
(二)槟城(53年1月24日)
(三)雪兰莪(53年1月24日)
(四)吡叻(53年1月26日)
(五)马六甲(53年1月26日)
(六)彭亨(53年2月2日)
(七)柔佛(53年2月3日)
(八)砂劳越(53年2月5日)
(九)亚罗士打(53年2月23日)
(十)吉打(53年3月4日
(十一)丁加奴(53年3月5日)
(十二)星洲(54年3月4日)
(十三)吉兰丹(54年5月9日)
五、结说

附录 教育界支持南大建校文献(略)

一、序说
南洋大学是为了挽救星马华文教育而创办的。星马两地的华文教育一直都在风雨飘摇之中。南洋大学创办前夕,情况更是危急。英国殖民地政府正打算消灭华文教育,同化华人。

一九四八年,英国人把马来亚半岛各个州属和原先为海峡殖民地的槟城和马六甲组成马来亚联合邦,不包括星加坡。如果包括星加坡,华人的人口将超过马来人。联合邦的政权完全把华人排除在外。英国殖民地政府完全不信任华人,而且仇视华人。于是,拟订计划,同化华人。首先从教育政策着手。

一九五零年,殖民地政府成立一个马来文教育委员会(Committee on Malay Education),由五个英国人和九个马来人组成。主席是英国牛津大学的巴恩教授。一九五一年发表的报告书就叫《巴恩报告书》。这个委员会任务是讨论马来文教育。可是,在报告书中完全否定了非马来文的母语教育。主张马来亚政府只开办英文和马来文学校,称为“国民学校”,建议取消各种母语学校。这份报告书中有几项建议,针对华文教育,对华文教育的影响知道今天。

其一,建立国民学校,取消方言学校。报告书(20页)说:

吾人深信初等教育应以造成一种共同之马来国籍为目标,以收容各种适龄儿童于国民学校,以取代目前之各种方言学校。……在原则上,吾人提议取消各民族之方言学校。当然,方言学校之消灭是逐渐实施者,但今后关于教育经费之拨给,国民学校应有优先权。

这里所说的“方言学校”就是指华文和淡米尔文学校。

其二,国民学校只教授一种东方语言,即巫文。报告书(21页)说:

我们要华人与印人的父母逐渐放弃他们的学校,而送他们的子女来到国民学校求学。在国民学校内,仅仅有一个东方语言在教授,这就是巫文。

华人的子弟上国民学校将不能学华文,印人也一样,都只能学英文和巫文。

其三,华人的子弟不上国民学校学巫文就是对马来亚不忠诚。报告书(24页)说:

我们这种新的国民学校,是一种建国的学校。我们的目的是要教授巫文。因为我们以为做父母者如果认为马来亚是他们永久的家乡和忠诚的对象,他们应当很喜欢叫他们的子女来学习这种语文。反之,他们若不高兴如此做法,那么我们就可以说他表现对马来亚不忠诚,及不把它认作自己永久的家乡。

这个建议十分恶毒。把政治和教育混在一起,指责华人受华文教育是对国家不忠诚。

其四,华文学校不改为国民学校,将不能得到政府的资助。报告书(65页)说:

在建立了国民学校的地方,所有政府小学将改为国民学校,同时劝导华、印方言学校也同样改为国民学校。我们建议,请政府继续对各族方言学校继续供给辅助费时,应以参加改组计划作为条件。

华人不止纳税,而且政府的主要税收来自华人,可是政府收了华人的税款后,却不资助华人的学校。这是赤裸裸的种族主义政策。华人子弟受华文教育,乃是天赐的基本人权。巴恩报告书的目的是把全部华校改为马来文或英文学校,消灭华文教育,同化华人。

这份《巴恩报告书》公布后,受到华社的激烈反对。槟城华校董教大会说(见《马来亚1951年巴恩氏巫文教育报告书》,刊于2010年1月2日新加坡文献馆):

巴恩氏报告书已超出巫文教育之范围,而牵涉华校应否消灭的问题。

吉隆坡华校教师会说(见同上):

宾尼斯氏报告书是越俎代庖的,其报告已超出巫文调查之外。参杂有种族歧视偏见的成份。……舍去合作政策,采取旧式的消灭政策。

报告书的目的是,以马来文或英文学校代替华文学校。这当然引起华人和华文教育界的强烈反对。华人子弟受华文教育,乃是华人天赐的基本人权。

为了集合力量更好地维护母语教育,马来亚的华校教师于一九五一年十二月廿五日成立了全国华校教师会总会(简称教总)。在《马来亚联合邦华校教师会总会成立宣言》中,揭示三大宗旨:

其一,发扬中华文化与维护种族的教育。
其二,愿与政府合力共谋华校教育的改进。
其三,保障教师地位与改善教师生活。

其中,第一个宗旨就是针对《巴恩报告书》而提出的。这也是创办南大的宗旨。

在《巴恩报告书》的基础上,殖民地政府颁布一九五二年的《教育法令》(Education Ordinance, 1952) ,更进一步钳制华文教育,华人和华文教育界的反对是意料之中的事。华文教育从此面对重重危机。

吉隆坡华校教师会说(见《马来亚1952年教育法令》,刊于2010年1月2日新加坡文献馆):

凡在设有国民学校的地区,该区儿童即被强迫入国民学校,其它方言学校则可宣布关门大吉,换言之,国民学校愈普遍设立起来,则方言学校亦自然而然被消灭,……文化被人消灭,竟可与人合作建国,全世界无此先例,华人决不相信有此可能。

马华公会会长陈祯禄先生说(见于1952年11月10日《中国报》 ):

根据教育专家的结论,马来亚的华人,尤其是在家庭里说中国话的华人必须接受母语教育,因为这样才能使他们依照他们的文化和传统充份地发展及树立根基。失掉了自己文化熏陶的人们,绝对不会变成更文明的。一个人的方言正像一个人的影子,不能够和他本身分离的。我们马来亚华人,一定要保持我们的母语,更绝不应忽视能使我们成为善良人民的我们民族最高尚的道德理想,这个原则鄙人认为是绝对正确的。

这番话最能反映出华人的心声。全马华校董教代表大会直指其同化华人的目的(52年11月11日《中国报》):

凡由多元民族组成之国家其通用之语文,亦必多元。马来亚之主要民族,为华、巫、英、印,华人占全人口之半;用华文操华语之人数超越巫人之上。今竟欲禁止其多数民族习用之文字,代以所谓官方之语文。推原政府之意,以为不如此不足以收同化之功。

一九五一年的《巴恩报告书》和一九五二年的《教育法令》,都以同化华人为目的,十分明显。这一点令星马华侨领袖深感担忧。这一波反对浪潮,催生了马来亚各地华校董事会联合会。

在董总成立之前,一九五三年四月,反对巴恩报告书及一九五二年教育法令,把马华、教总、董联会代表三方联合起来(当时,董总尚未成立),成立华文教育中央委员会,成为华教三大机构的最高领导单位,通称“三大机构”。这个委员会隶属于马华公会,为华文教育争取权益。

一九五四年八月廿二日,在民族教育生死存亡的时刻,由马来亚各地华校董事会联合会成立了全国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简称董总)。从此,董总、教总、马华公会是三个捍卫华文教育的三个机构,而马华公会则是华人社会最高的机构。

虽然巴恩报告书及一九五二年教育法令在马来亚制定,但星马两地华文教育合为一体,所面对的压迫相同。星马两地都是英国人的殖民地,所以这项政策不仅影响马来亚的华文教育,也一样影响星加坡的华文教育。

一九五五年,星洲华中,中正,南侨,南中四校应届毕业生,决定为南洋大学筹募基金义演,於十月廿九日联合发出宣言,其中这样说:

然而,惨痛的事实却使我们感到无比的悲愤,我们亲眼看到,亲身体会到,这些年来华文教育是怎样被污蔑,被压制,被摧残。种种不合理的法令,种种不合理的措施,已经使华文教育陷于水深火热的处境中。

他们所说的“惨痛的事实”,便是指当时英国人所颁布的教育法令对华文教育的迫害。

巴恩报告书及一九五二年教育法令的主导思想也一样针对新加坡的华文教育,只有一点不一样,那就是,在马来亚,英国人要把华文学校改为马来文学校或英文学校,在新加坡,只有一个选项,就是改为英文学校。英国人企图通过消灭华人的教育来消灭华人的语言文化,达到同化华人的目的。

一直到今天,虽然英国人早已离开,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教育政策都是依据英国人的《巴恩报告书》和《一九五二年教育法令》来制定的。在马来西亚,华人依靠自强不息,自力更生的精神,维护独立中学的命脉,还创办了三间学院,让华文教育得以生存。新加坡华文教育就没那么幸运了。在高压政策之下,只经过二十年,到一九八〇年,华文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连根拔起,全都被同化了。

一九四九年,中国革命后,华校毕业生无法再到中国上大学。这让华校面对师资短缺的困境,华文教育雪上加霜。

南洋大学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设立的。

一九五三年一月十六日,陈六使先生倡议,为维护中华文化与民族教育,必须创办大学,让马华文化得以永存,不致被时势所淘汰。他说:

目前华校危机重重,一方面有外来压力欲消灭华人文化,……试观本地政府对华校英校及巫校之津贴情形,自可知之。马来亚联合邦近且已通过,所有商业簿记须用英,巫文,可见华人文化已面对消灭危机。……吾人为维华人文化之长存,实有创办华人大学之必要。

陈六使先生这番话,跟《马来亚联合邦华校教师会总会成立宣言》中所宣示的宗旨“发扬中华文化与维护种族的教育”相一致,旨在唤醒大家,须立即拯救民族教育,发扬民族文化,以免在外力压迫下被彻底同化。

星马华人已普遍感到,英国人拟定的政策,以消灭华文教育为目的,而最终目的则是同化华人。就在这个时候,陈六使先生倡议创办华文大学。这个消息刊于报上后,立即引起星马华人社会各方响应。

在《南大宣言》开头说:

马来亚华人创立大学之议,由来已久。两年前一度酝酿,高瞻远瞩。鸿筹硕划,允称先觉;只以时机未熟,未成事实。今岁一月十六日,星加坡福建会馆主席陈六使先生重提旧议,登高一呼,万山响应,侨胞欢欣鼓舞,捐地输金,广大支援,热情洋溢,可见潮流激荡,时代需求,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体察现实,瞻顾未来,大学之创立,实不容缓。

这段话中,有几处地方,含义隐晦。

“马来亚华人创立大学之议,由来已久。”这是指一九四六年,陈六使、李光前、黄奕欢三位先生向陈嘉庚先生提议创办大学的事。

“两年前一度酝酿,高瞻远瞩。鸿筹硕划,允称先觉;只以时机未熟,未成事实。”这是指一九五零年九月九日,福建会馆为其辖下学校举办义演筹款时,陈六使先生出席致词,首次提及创办华人大学的事。

“体察现实,瞻顾未来,大学之创立,实不容缓。”这是指《巴恩报告书》和五二年教育法令,企图通过消灭华人的教育来消灭华人的语言文化,达到同化华人的目的。

宣言中列出创办南大的四个理由:

(一)为中学毕业生广开深造之门: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中学毕业,未竟全功,正待深造,方成栋材。今本邦华校学生达三十余万人,高中毕业生每年不下五六百人,将来与年俱增,势所必至。但时代悲剧,升学无门。曩年原可负笈大陆,政局既变,形格势禁,为之裹足。此间虽有马来亚大学,但入学资格,偏重英文,且学额无多,即英校九号毕业生,亦无法全部容纳,大半被拒于大学门外。吾人目睹优秀青年,彷徨歧途,进退维谷,教育功亏一篑,地方坐失人才,良堪浩叹!此其一。

(二)为中学培植师资:南洋各地中学师资,向仰给于大陆,时移势变,供应阻绝;而现代教师,或殂谢退休,或高迁易业,或因故离境,日见减少。加以年来华校发展,与年递进,中学生数,继涨增高,基此数因,教师荒更趋严重,坐视不救,则教育发展,无形限制,教师有涸竭之虞,中学有闭门之虑。此其二。

(三)为本邦造就专门人材:本邦独立,为期不远,各项建设,端赖大量人才,而环顾四周,受大学教育者几人,具专门技术者几人,若非未雨绸缪,储材备用,必至临时张皇,手足无措,何能自立自治,更遑论独立发展乎!大学教育为人才教育,欧美各国即蕞尔小邦,大学何止一所,马来亚大学创立于一九四九年十月,目下学生总数仅约八百五十人,殊不足以应当地独立之需要。故为独立前途造就人才计,大学之增设,实不容再缓。此其三。

(四)为适应人口上之需要:全马人口六百七十万。依现代国家大学教育发展状况,马来亚增设三数间大学,殊不为过。澳洲人口仅八百五十万,而大学凡七,均具相当历史,准此而观,马来亚唯一大学之时代,早成过去。此其四。

这四点理由都比较温和。第一个理由“为中学毕业生广开深造之门”和第二个理由“为中学培植师资”中,隐含捍卫民族教育,反对同化的意思。陈六使先生一月十六日在福建会馆会议上说的就很直截了当。捍卫民族教育,反对同化是创办南大的动机。

南大设立后,华文教育便有完整的系统,让华人子弟从幼儿园到小学、中学、大学,升学有路。在中学就读的学生,对创办南大最为关心。老师当然也关心。

创办南大,为星马两地教育界所热切期盼。马来亚教育界和侨团界一样,反应十分热烈,比起星洲教育界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