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中国与新加坡之间的争吵

04/10/16

作者/来源:梁云祥 东网 http://hk.on.cc/cn

最近一段时间,过去一向关系不错的中国同新加坡之间突然爆发了一场激烈的争吵。

最近一段时间,过去一向关系不错的中国同新加坡之间突然爆发了一场激烈的争吵。说起来,此事的直接导火索源于中国媒体《环球时报》的一篇文章,即在9月21日的一篇报道第17届不结盟运动峰会的文章中,公开点名指责新加坡,称新加坡在此次会议上试图将南海问题,及其有关南海仲裁的结果写入会议最后文件中,但是被主办方委内瑞拉拒绝云云。五天之后,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在使馆网站上,发表致函《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的公开信,对该报对新加坡的指责予以否认和澄清,随后新加坡外交部也在国内媒体上发表了类似的看法。对此,《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也同样发文进行反驳,仍然坚持报道中的看法。而且,当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被问及此事时,虽未给予正面回答,既没有说是否支持《环球时报》的报道,也没有点出新加坡的名,但是也同样对「极个别国家坚持要求在成果文件中片面渲染有关涉南海内容」表示了严重不满。其后,罗家良再次发文回应,不过似乎没有得到对方的再次回应,此次风波好像也就风平浪静了。不过,在一些中国媒体及社会舆论那里,这次风波却似乎打开了一道闸门,出现了更多对新加坡进行指责和表示不满的声音。

这次中新两国的隔空争吵,虽然只是中国一家媒体同新加坡驻华外交机构之间的争吵,而并非中新两国外交部门的直接衝突,但是给人们的感觉是《环球时报》的报道似乎并非无意之作,而且实际上双方的外交部门都多多少少已经参与其中,因此这件事情其实在一定程度上就反映了眼下的中新关系。

我们知道,中国与新加坡之间的关系很是微妙,虽然同为华人国家,其血缘和文化相同或者相近,两国国民之间在历史上就有着各种千丝万缕的联繫,但是在20世纪90年代之前,两国之间却反而长期没有正式的外交关系。究其原因,中国作为一个共产党国家,在当时一直在推行世界革命,而作为西方国家一员的新加坡在国内则一直将共产党作为敌对势力来对待,对中国一直採取敬而远之的政策,因此双方都缺乏建交与合作的需求。直至冷战结束之后的1990年,两国才正式建交,而且之后两国关系迅速拉近,尤其两国的经济合作与文化交流关系密切,甚至新加坡还多次为中国大陆与台湾两岸之间的交流沟通牵线搭桥。究其原因,除去两国同为华人国家之外,新加坡成功的经济发展和社会治理经验,也成为中国改革开放主要学习和借鑑的对象,而且新加坡第一代领导人李光耀与中国当时的领导人邓小平,及其后的几代领导人都建立了比较密切的私人关系。

但是,其实中国与新加坡之间的政治关系仍然很微妙,尤其是新加坡与美国之间,一直保持着比较密切的政治与安全关系,与台湾之间也存在着各种比较密切的关系,因此当中美关系和两岸关系相对不错或至少保持稳定的时候,中新关系自然也不会有什麽问题,但是当中美关系和两岸关系相对恶化或不太稳定的时候,中新关系也就有可能出现问题。最近一段时间,中美关系围绕南海问题已经出现各种摩擦,台湾岛内政权更迭之后,两岸关系也再次处于停滞状态,在这种情形之下,中国自然对于这些敏感问题会更加在意。引发这次争吵的背景,就是由于南海问题。众所周知,近几年来,围绕南海问题中国同一些东南亚国家及美国、日本等国不断发生龃龉和摩擦,最让中国不能忍受的就是美国在南海的军事干预,和菲律宾向国际仲裁庭提出的南海仲裁案,美国的军事干预使中国感觉到了军事威胁,菲律宾的仲裁诉求,及其结果使中国在法律上丧失了对南海的权利,以及影响到了中国的国际形象。而新加坡虽然并非南海岛礁主权的声索国,但是却既支持美国在南海的军事存在及其行动,又强调遵守国际法和国际裁判的结果,因此在客观上确实对中国构成了一定压力。

对此,中国政府本来就比较恼火,但为了尽快消除仲裁案所带来的不利影响及美国的继续干预,南海仲裁案之后,中国设法同东盟改善了关系,双方签署了外长声明,围绕南海问题彼此又重新回到了2002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原则之上。也就是说,中国政府不愿意再有人提起南海仲裁案,或者用中国人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南海仲裁案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然而,在这次不结盟运动峰会上,东盟国家想要在最后文件中加入表明自己观点的内容,其中就间接地涉及到了南海问题,而且新加坡似乎起了主要的作用,这些显然触碰了中国的这根敏感神经,再加之最近新加坡领导人访问美国和日本时,都公开表明要强化彼此的关系和协调彼此在南海的共同立场,并呼吁有关国家接受国际仲裁结果等等,所以就出现了中国媒体同新加坡外交官之间的争吵。

通过这场争吵,至少说明中国同新加坡之间仍然存在著巨大的距离,中国和新加坡毕竟有着不同的意识形态和安全利益,当中国主要谋求经济发展,并同西方社会处于合作状态时,中新关系可以很不错,但是当中国在经济发展起来之后,更注重获得国际政治权力,并同西方社会处于一定程度的对立时,中新关系也就难免会出现问题,只不过问题何时出现和以何种形式出现,则需要一个事件或一个契机而已。

梁云祥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中政经_gpsgc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