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当画家是蔡逸溪正确的选择!

22/05/08

作者: 陈清业 日期: 22-5-2008 来源: 随笔南洋网http://www.sgwritings.com/viewnews_14366.html

提示:
想当画家,是一个很艰难的决定。如果不是画家对艺术的执着,孜孜不倦,绝对不可能像蔡逸溪那样创作出丰硕的艺术成果。

一.引言
  今年5月17日,是逸溪去世100天纪念日。

  当天下午5时至6点半,新加坡美术馆与开放大学联合举行一项庄严的《蔡逸溪追思会》,地点在美术馆的玻璃厅。出席者相当踊跃,大约200人。仪式简单而肃穆。

  在会上发言的嘉宾,包括美术馆馆长郭建超先生,开大校长华德亨特(Prof. Howard Hunter),新加坡美术馆主席许少全,艺术评论员李小姐,师承蔡逸溪大约20年的学生代表吴曼英博士,以及蔡逸溪夫人。

  说话的内容,大都围绕在蔡逸溪的为学,做人,艺术创作和贡献等方面,我聆听了这一系列讲话,令我对已故画家蔡逸溪先生有深一层的认识。

  追思会之后,当局安排一个由专人导览团,率领观众免费参观设在开放大学的《蔡逸溪遗作展》。

二.艺术文化的贡献

  蔡逸溪认真看待海派与南洋画派的历史。

  蔡逸溪的绘画是师承海派的范昌乾先生,所以他对于海派的艺术特色与历史发展有比较深刻的了解。同时他对于石涛的‘一画论’进行了深入的研究,最 后得出他自己的艺术见解。他认为:一幅画的灵感,可以只是‘如是而已’,别无他旨,同时又是表意的载体,给观赏者以开发式思维进行分享的平台。这是一个很 创新新的见解。

  谈到南洋画风,大家总免不了要提到陈文希,刘抗,陈宗瑞,你可想到他们都是来自上海艺专,范昌乾先生也是来自上海,这是一种巧合吗?由此可见,这些早期南来的海派画家,对于开拓新加坡美术教育起着重大的影响,这是不言而喻的事实。

  谈到蔡逸溪的习画过程。

  首先他在新加坡拉萨尔艺术学院进修课程,后来到澳洲的塔斯马尼亚大学与西悉尼大学就读。他的艺术功力,来自于传统的文化底蕴,再加上后期吸取西方的艺术理论与当代的艺术之后,得到了启发,更加丰富了他的艺术观。

  你仔细观看他各个时期的作品,就可以清楚地了解他的艺术风格的走向,他从传统走向创新,是一种“渐进”发展而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而不是所谓“一步登天”的那种创新。

  从在场放映的各个时期的作品幻灯片来看,他的创作过程:大约是从传统荷花-传统花鸟(梅兰竹菊水仙,热带水果等等)-山水,街景。

  后来的创新荷花系列,到山水,从具象到抽象的街景系列。

  后期他喜欢采取线条和墨块的抽象表意,充分表现出中国画的水墨精神,从注重形似到神似,形神兼备,最后不刻意表形,更加重视表神,笔端所流露出的是天地间的“一刹那”,不求全部而追求局部的描绘,更加突出主题,,,
  他这一系列的表意作品,为新加坡的艺坛,开拓了新的艺术篇章,作出了惊人的贡献,无可否认他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艺术家,如果他能多活命几年,相信他的贡献会更加大。

三.当艺术家不容易,贵人可遇不可求

  1988年,逸溪以新加坡街景为题材,创作了15张画作,展出时全数被人认购,这是逸溪的心路历程上的一个转捩点。1991年作品又获得大华银行绘画大奖,以及1999年文化奖。这是验证了他坚持创作的信念是正确的。

  想当画家,是一个很艰难的决定。蔡夫人谈到这一点时,悲从中来,泪流如注,泣不成声,久久说不出话来,令人心酸。她说:1986年,蔡逸溪才 40岁,就打算当全职画家,这是一件伤脑筋的事情。因为那时孩子还很小,家庭开销全靠他一个人维持,说实在当时卖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蔡逸溪曾经担任制衣场的经理,入股餐饮业,1986年成为全职画家,他没有憾悔他当画家的决定。其实当他准备举行1988年《街景系列》的个人 画展时,他忧心忡忡,他曾经告诉他的朋友说,如果这次的画展失败,他可能决定转行当别的。老天不负苦心人,他遇到了贵人,如郭馆长,许少全先生,华德亨特 校长,难怪蔡夫人在会上再三感谢大家长期以来对于她先生的支持和鼓励。

四.艺术风格

  追思会之后,观众横过马路到对面的开放大学,参观在开放举行的《蔡逸溪遗作展》,并且由艺术评论员李小姐导览,随行的还有开大校长华德亨特(Prof. Howard Hunter)夫妇,开大署长Miss. Sharon Tan,早报高级记者庄永康夫妇,以及其他一些艺术爱好者,大约20人。

  遗作展是设立在开大的二楼,大约有20幅左右,这是该大学的永久珍藏品。

  这些新加坡街景系列,记录了新加坡都市的快速发展步伐,以及新加坡的历史发展的片段,我能够亲眼一睹他的丰采,真是难能可贵呀。

  以我个人观点来说,这些画的特点:画面似乎很简单,就只有勾勒了几条线和几个墨块,这时候画家特别注意“结构的艺术美”,不顾世俗的外貌美。可是那些缺乏艺术修养的观众,很可能看不懂这些作品。

  看画让人精神凝固,画面那些线条非常严谨,多一条线不行,少一条线也不行,他的画面就这么耐人寻味,令人叫好。“寥寥几笔,胜过千言万语”,可见他的绘画功力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大家站在一幅大画前面,抬头一看,出现在画面上的尽是高高低低低,纵横交错的线条和墨块,观众左看右看,看不出一个究竟,就在人不知鬼不知的的 当儿,画家在画面的顶端,屋檐上画出一条斜线,整幅画就立刻‘活了’起来,这神来之笔得来不容易,若非画家多年来的艺术修炼是无法达到的。看了这条斜线, 屋子的透视就一目了然了。

  另外一幅街景,画面上只有一道破旧的墙壁,墙下的“一条弧线”是关键,如果把这条线去掉,就不成话了,原来这线条代表着一条弧形的街道,不说你不知,的确妙哉。

  逸溪后期的抽象画,只在于表意,这时候他所着重的是个人对于景物的感受,画家仅截取景物的“最根本的元素”,除去糟粕;例如原本是伞形的荷叶,在画面上却变成无数纵横交错的丁字型线,观赏者也许看不见荷叶,可是从意境来说,却是通篇荷叶。

  逸溪的抽象画与西方的抽象画是不同的,西画是用块面来表现绘画内容,而逸溪的画作却是通过水墨线条来表现意境,两者不能相提并论。

  逸溪创新的街景,几乎全部采用斗方形宣纸来绘画,画面上不题长款,只在下方签名盖章,而且是横向题写,这是他突破传统的一个例证。这种画作,装上镜框,很有现代感。

五.待人处世的态度

  总的来说,他给我的印象是一个具有友善,乐观,乐于助人,爱护学生,乐于分享心得,以及社会关怀等美德的艺术家。

  记得2001年,我的一张艺术作品“新加坡河-母亲之河”入选当年诺基亚绘画大赛(Nokia Singapore Art 2001),他代表官方,亲自到我家来看我的“真画”(因为参赛时只需要提供作品的照片,入选之后才要看原作),并且与我讨论作画的构思,技法和内容等 等,原本这只是我和他俩的私事,可是从此也可看出他待人处世的态度-作事态度认真,待人诚恳的美德。这是我第一次与蔡先生作近距离的接触,之后我们经常在 一些画展上相遇,彼此交流艺术心得。回忆起当时的景象,历历在目,可惜现在呢?此人已乘黄鹤去,我们无法再相见,一时无法压抑心中的悲伤。

六.健康出现问题

  几年前,我出席了一个在新达城举行的“国际艺术研讨会”,散会时遇见蔡逸溪,我与他打个招呼,他有气无力的说话,告诉我他有病,可是他没说他得了什么病。当时我发觉他瘦得很厉害,是他太太陪伴他来的。

  后来才知道他得了鼻癌症,经过多次医疗,身体复原得很快,可是他自从到上海举行展览回来之后,就显得很劳累的样子,也许这就是酿成他旧病复发的诱因吧。今年农历新年初二(2008年2月8日),他就与世长辞了,享年62,哀哉。

  我们总觉得生命是短暂的,可是逸溪的一生已经缴出丰富的艺术成果。同时已经获得国家的肯定。他的艺术成就,是新加坡艺坛的骄傲。他的去世,也是新加坡艺坛的一大损失。

---

分类题材: 文化艺术_culture, 人物_biogph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