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大使与环球时报争辩背后

02/10/16

作者/来源: 澎湃新闻网(上海) http://news.163.com

一场新加坡驻华使节和《环球时报》之间围绕一则新闻报道而爆发的公开争执,正将舆论关注焦点引向新加坡的南海政策和立场,以及更广阔的中新双边关系。

新加坡驻华大使与《环球时报》之争

9月26日,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在大使馆网站上发表了一份致函《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的公开信,称该报刊载的一篇文章中有关新加坡在不结盟运动峰会上言行的内容是“不符合事实和毫无依据的”。

公开信随即引发了胡锡进的“回击”,他27日复信罗家良说,相关报道信息源严肃、可靠,并指责“在南海问题上,尤其是在所谓南海仲裁公布前后,新加坡的表现很让人失望”,“偏袒菲律宾、越南的立场,与美日形成呼应”。之后,双方又展开了新一轮的争论。

在9月27日中国外交部的例行记者会上,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耿爽在谈及“第17次不结盟运动首脑会议与强加南海内容”的提问时不点名表示,极个别国家坚持要求在成果文件中片面渲染有关涉南海内容,但这并没有得到不结盟运动绝大多数成员国的认同,有关内容也没有反映包括中方在内的南海问题相关方的共识。

在被继续追问事件是否会影响中国和新加坡的关系时,耿爽表示,去年中国与新加坡确立了与时俱进的全方位合作伙伴关系。“我想强调的是,在涉及双方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问题上,中新应该相互理解和尊重。”他说。

新加坡“表里不一”引发中国不满

“南海问题在过去五六年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剧烈变化,大部分东盟国家随着局势的调整在不断调整政策,新加坡也不例外。”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副教授李明江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

他说,“出于对对外军事关系、自己安全政策的考量,新加坡在南海事务上有了一些外交、政治应对措施。”

今年8月,由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学者薛力、刘立群为《金融时报》中文网撰写的一篇题为“新加坡为何在南海问题上选边站?”的文章中,剖析了新加坡在南海问题上“处理与东盟、美国、中国关系时的一些原则与偏好”。

他们认为,实际情况说明了新加坡更乐意、更适合扮演东盟利益维护者角色,而不是中正的协调者。

据熟悉相关事务的外交消息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了两个细节:今年4月,新加坡外长维文在国会演讲时公开表示,中国在南海进行岛礁建设影响很大,新加坡不接受“强权即真理”。新加坡前外交高官之后在公开场合质疑中国与部分东南亚国家就南海问题达成的共识,并妄称中国干涉东盟内政,向东盟国家施压。

今年6月在云南举行的中国—东盟国家外长特别会议上,原本打算和王毅共同主持记者会的新加坡外长维文因故提前离开会场。而根据新加坡外交部网站提供的声明称:“维文提到东盟外长在该会议上对中国近期在南海的进展表示严重担忧。”

就在这次特别会议上,“个别国家私自透露未经东盟外长同意的所谓声明,新加坡作为中国与东盟协调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上述消息人士告诉澎湃新闻。

作为中国与东盟协调国,新加坡这些“表里不一”的行为自然引发了中国的不满。就在当月,中国社科院研究员程毕凡发表题为《新加坡“均势战略”选错了目标》的批评文章,直接指责新加坡将均势战略的矛头指向中国,在南海问题上“选边站”。“新加坡担任协调国原本很受期待,因为新加坡的外交特长可能有助于南海问题降温……但作为协调国来说,做得远远不够。”薛力、刘立群在文章中写道。

兼属中美共同朋友圈?

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在今年6月曾借助《环球时报》发文辩解称,新加坡兼属中美共同朋友圈,并重申“对于各方的主权声索不选边站队”。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很快也表态:新加坡欢迎中国迅速发展,以及中国在本区域影响力越来越大。“但同时,我们也珍惜和美国的交流。”他说。

8月21日,在新加坡国庆日演讲中,李显龙再次重申,新加坡一直以来致力于成为“中美双方共同的朋友”,面对“在两个朋友之间选边站”的压力,新加坡将采取“独立而经审慎考虑过的”立场。

但据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亚太安全问题研究员亚历克斯 尼尔(Alex Neill)观察,尽管新加坡自称要秉持中立立场,不想作出易招来怨恨的选择,“实际上却在深化与美国的关系。”他告诉《金融时报》。

就在最近,李显龙访问华盛顿时获得了最高礼遇和接待,随之美新两国防务关系进一步得到加强。过去一年里,新加坡已采取行动加强同美国的军事关系,包括允许美国将“海神”反潜巡逻机部署在这个城市国家,以及探索在美国的太平洋领地关岛训练新加坡军队的机会。

薛力、刘立群认为,自建国来新加坡就对国家安全问题敏感重视,新加坡把与美国的军事关系看作维护本国安全的最大外来保障,因此,一直支持美国强化在亚洲的军事存在。

近年来,很显著的一点是,“政治和安全上,新加坡与美国 亲密无间 ,新加坡一直是美国 亚太再平衡 的支持者;可以说是美国在东南亚最亲的 小兄弟 之一。”中国外交消息人士对记者说,但在南海问题上表现出的种种消极态度给中方造成了“不光彩的搅局者”的印象。

薛力、刘立群认为,对中方在南海所采取的措施,新加坡较少关注中方合理、自制的一面。
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朱锋告诉澎湃新闻说,新加坡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看法是存有片面性的。新加坡过于强调所谓“法治”与现状,忽略了南海问题的整个背景,包括来自美国方面对亚太事务的介入、干预。

展望:中新关系不会走向分道扬镳

但尽管如此,对于中新关系的走向,上述受访人士仍持乐观态度,认为两国合作密切,新加坡不会和中国走得太远。

“中新合作的几个项目是双方国家层级认可的,比如苏州工业园区等项目,这是其他很多国家与中国达不到的关系。”有中国国内研究机构的消息人士对记者举例说。

去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对新加坡进行了庆祝中新建交25周年的访问后,两国领导人共同发布了关于建立与时俱进的全方位合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标志着两国关系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李明江也认为,“中新保持几十年的经贸增长,安全领域的合作也在小步前进,在防务交流、双边军事演习、共同参与多边军事演习方面两国都有积极进展。观察中新问题未来走向不要放在南海的小摩擦上,中新关系大方向上根基是稳固的。”

对于新加坡和美国之间的军事安全合作,李明江认为,新加坡的防务建设主要考虑的还是邻国。在南海问题上,新加坡主要还是在外交上起些作用,“涉及到领土主张、区域划界等问题新加坡是持中立立场的。”他说。

“新加坡只是在具体管控问题上与中国意见不一致。但双方在南海事务上还是存有相一致的立场,比如,在保持南海局势大体稳定、南海争端国之间增强互信与海洋合作、中国-东盟热线等问题上。”他说。

朱锋认为,在涉及南海事务上,两国最重要的还是沟通、交流。“新加坡在南海事务上的作用应该得以重视,在东盟内部,它虽不是领袖,但是一个重要的声音。”他说。

原标题:大外交|新加坡大使与《环球时报》争辩背后,中新关系咋了?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中政经_gpsgc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