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马绍尔与首轮宪制谈判

14/10/0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1955年4月的立法议会选举,以出人意料的结果,把劳工阵线的马绍尔推举为新加坡的第一任首席部长。由印度工人推上台的马绍尔在政治处境上相当尴尬,因为马绍尔即不是殖民政治有意扶持的新加坡未来政治领袖,也不是华人政治所要支持的对象。同样的,马绍尔也没有亲英右翼马来政治的认同。马绍尔除了是处在三大政治势力之外,也受到联合政府内其他成员政党的排挤,其政治处境确是相当的困难。

英殖民政府对马绍尔百般刁难,沒有为首席部长设立适当的班公室,仅在楼梯底下放置了一张班公桌。显然的,英国人是要羞辱高调反英的马绍尔。由此可见,政府羞辱异议者,是新加坡一个根深蒂固的政治文化。此外,英殖民政府也拒绝给于马绍尔在行政上的必要支持。更重要的是,首席部长徒有虚名,並没有任何宪法上的实貭政治与行政权力。实际上,英国总督还是新加坡政治权力的中心。

马绍尔在四面楚歌的现实情况下,反而以更激进的手段试图争取左翼政治力量的支持。马绍尔一上任就面对棘手的福利巴士工潮。这基本上是华人政治里的左右两派的斗争。马绍尔与殖民政冶对这工潮的不同处理手法,加剧了双方的矛盾。英国人有意通过马绍尔用武力去压制左翼华人工会,因为殖民政治有意扶持亲国民党的右翼华人工会势力。然而,马绍尔拒绝答应让英国人指挥的军警以暴力强行解散罢工行动。在秋后算帐的逮捕行动中,马绍尔也设法减少逮捕的人数。显然的,马绍尔在处理华人政治上与英国人有相异的观点,並有意争取反殖民运动势力的政治支持。

更重要的是,在1956年4月的新加坡和英国的首轮宪制谈判中,马绍尔要求新加坡在1年后,即1957年4月取得全权自主的政治权力。这个要求和英囯的渐进主义政治盘算-逐步放弃权力-背道而驰。马绍尔虽然答应把外交与国防留在英国人手上,但要求新加坡在这类有关的决策上享有否定的政治权力。马绍尔也强调内政的自主权,认为把内政决策权交给外国人是违反独立新加坡的意义。

马绍尔的强硬政治立场和英国的不妥协态度,针锋相对。因此,新加坡的首论宪制谈判全面失败。马绍尔在回返新加坡后依事前的政治承诺而离职:若宪制谈判失败就会自动辞去首席部长职位。

马绍尔原本是要以辞职为政治筹码,来要胁並逼使英国人在谈判上让步,因为在这之前,马绍尔曾经以同样的手法,成功逼使英国人在行政决策上作出让步。实际上,英国人在宪制谈判上的立场非常坚定,绝不妥协,所以已经在行政上进行必要的部署,以应付马绍尔辞职后所可能引起的治安问题。换言之,英国人已经意识到首轮宪制谈判将会以失败收场。

马绍尔在1955年4月上台,在15个月后的1956年7月辞职。马绍尔的短暂首席部长生涯,充分反映了新加坡的政治格局:英殖民政治是新加坡真正的权力中心,而华人政治也已经能够影响政治局势的发展。换言之,新加坡未来的政治接班人,即要有英国人的扶持,也要有华人政治的支持,两者缺一不可。而在这两股政治势力之间,受到西方势力的政治认同却是首要的先决条件。这是因为一来,新加坡本土政治只是国际政治代理人的斗争。二来,英国总督可以随时通过宪法权力架空新加坡政府。回顾历史。实际上,马绍尔的政治遭遇,己经相当清澈的预示了新加坡未来的政治发展中的先天环境。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