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面目一新的新加坡大選

12/05/06

作者: 蘇 仁 日期: 12-5-2006 来源: 信報 http://thefreemedia.com/index.php/news/13130
  
本次大選對新加坡人來說可謂面目一新,最主要是反對黨陣營,尤其是有五十幾年歷史的工人黨, 推出的二十名候選人中,泰半是四十以下的專業人士,學歷經歷皆不遜於執政黨,這在許多正常國家本不值一提,但了解當地國情者就知道,執政的人民行動黨長期 以法律和宣傳為武器的強勢作風,的確使反對陣營處在人才凋零(同時也是理論和議題匱乏)的局面,有心無力的反對黨人,只能在選舉期間出來碰碰運氣,但在議 題上經常因無知而被拖著子走,以致陷入困境。

工人黨一改失敗者形象

  這次反對黨陣營轉變,最大的功臣當數工人黨秘書長劉程強,這位華校出身的潮州怒漢,在過去五年竟然能說服不少英文教育者和雙語教育的年輕人,出面投入反對陣營,令執政當局相當錯愕,也一洗反對黨都是社會失敗者的形象。

  也許正因為主要反對黨工人黨氣勢大幅提高,執政的人民行動黨乃顯得有點不知所措,從提名前一週向反對黨之一的民主黨中委提出毀謗訴訟,接著又向知名度較高的民主聯盟年輕反對黨謝鏡豐作出人身攻擊,指他數年前有自拍裸照的事件,近日又有交通違規問題,因此人格有問題。

  到工人黨清新陣營一出 列,執政黨起初乃不知從何下手,直到其中阿裕尼集選區候選人戈麥斯(James Gomez)因呈交少數民族資格證書問題,與選舉局人員發生衝突;行動黨乃如獲至寶,一口咬定他是要設局誣陷選舉局人員對反對黨不公正,並在短短九天選舉 期間日日加溫,到最後李光耀更直指戈麥斯為「騙子」,是有「陰謀」的。

  而精彩之處就在,劉程強的工人黨這 次出奇地冷靜,並不受激,在糾紛發生後的第二或第三天立即公開為「無心的疏忽」向選舉局道歉,此外就不為行動黨的炮火所左右。在這種情況下,民眾對政府高 層的叫罵不免生出反感,行動黨候選人楊榮文(外交部長)也顯露幾許無奈,在投票日前兩天緊急叫停,要求回歸民生課題的辯論,然而工人黨至此已然得到不少同情分。

  經此一役,這一區的選戰結果,工人黨主 席林瑞蓮為首的新人團隊,第一次出擊竟拿下四成四的票數,至少證明了幾點:一,行動黨的人格抹黑戰術有解藥:就是不明確的事情,不能與他們鬥嘴,否則會被 愈描愈黑,甚至陷入毀謗訴訟的陷阱,並且不論如何被罵,絕不口出惡言;二,行動黨一再的指斥加上媒體用力配合,日日不停重播選舉局釋出的閉路電視畫面,於 是「曾參殺人」效應也有一定作用,一些人仍願意相信那是戈麥斯所布的一個圈套,但是耐人尋味的是選舉局若覺委屈,卻不立即提告,而是等到選完之後的隔天, 頂著星期天休假日的疲憊身軀,才去報警,難道是擔心衝擊某一方的選情?三,如果有公正平衡報導的媒體,以工人黨群眾大 會少則數萬多至十萬的驚人聲勢,和強而有力的訴求(生活費,醫藥費,年輕人前途艱難及監督與制衡等等),加以執政黨浪費了大部分時間在作人身攻擊,要拿多 數個比例的選票險勝並不足為奇。四,行動黨在全國仍保有六成多的得票率,卻並不是不能突破的瓶頸,而是只要有形象清新,知識水平高的候選人,很容易就能成 為偶像,顯示獅城人對抗衡行動黨一黨專政有愈來愈高的共識。

李光耀不會罷休

  李光耀在選完後的星期天再次公開指責戈麥斯是「騙子」,並以躊躇滿志的神情要求戈麥斯控告他以示自己清白,同天戈麥斯和主席林瑞蓮都遭刑事局傳去針對選舉局的刑事恐嚇投訴,問話數小時,至午夜才放人。

  可以預見,事情必難善了,因為李光耀已經公開宣布「不會善罷干休」。其實理由很簡單,李光耀等政要在選舉期針對工人黨一干人所做批評完全足以構成當地毀謗罪的條件,林瑞蓮又說過毀謗訴訟在六年內都有效,意即不排除提告,因此若戈麥斯罪名不成立,獅城豈不是要發生震驚世界的毀謗官司—反對黨告政府毀謗成功?

作者為旅港新加坡人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