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借鉴新加坡经验治理港独?

03/09/16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两岸三地有好些人盲目崇拜李光耀,把新加坡模式当成万灵丹,动辄以新加坡经验来解读与处理在地的社会与政治问题,比如,建议借鉴新加坡经验治理港独,就是一个鲜明例子。

近日,有一篇文章引用纳丹回忆录对《华惹》的负面记述,把马来亚大学学生组织出版的《华惹》,等同香港大学生组织出版的《学苑》,以及,引用李光耀回忆录对华校学生运动的严厉谴责,来等同香港学生占中与港独的活动。并且,建议香港学习新加坡的严厉执法经验来治理学生运动。

把跨越两个世纪的不同时代背景,兼且不同政治环境的事迹与经验,混为一谈,是否可行?是否明智?是不是有借鉴价值?各人可以按各自的政治价值观,自行判断。

不过,从新加坡人的历史观点来看,拿《学苑》等同《华惹》,把香港学生运动等同新加坡华校学生运动的观点,却是一件黑白不分的荒唐事。

其实,除非对新加坡的政治历史过程有足够的认识与充分的了解,任何贸贸然的借鉴新加坡经验,就难免会有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之自取其辱的反效果。

其一,《华惹》是马来亚大学社会主义俱乐部编辑出版的杂志,言论立场是反对英国殖民统治。然而,从香港学生高举港英国旗游行的事实来看,《学苑》应该有着缅怀与向往英国殖民统治的时代情怀与心态。

可见,从大时代背景来看,拿《华惹》等同《学苑》是很不适当的。《华惹》是反对英国殖民统治的产物,《学苑》是向往英国殖民政治的刊物。

其二,新加坡华校学生反对李光耀消灭华文教育的历史,是一场华人学生维护民族母语文化教育的维权历史。这一史实和香港学生要在树立本土化意识过程中的去中国人标签意愿,正好相反。

明显的,从华人文化的认同层面来看,新加坡华校学生运动绝对不能等同香港学生运动。新加坡华校学生是为了保留华人文化教育而反对李光耀。这和香港学生为了本土化而要去中国人意识的事实,南辕北辙。

其三,在新加坡之后殖民时代的历史论述里,《华惹》的反殖民意识是爱国主义的具体展现。为此,《学苑》的政治言论,是否也要等同的被看成是爱国主义的具体展现?

新加坡宪法明文规定四种语文的平等地位,所以华校学生的维权活动是合法的社会运动。为此,香港学生的占中与港独行为,是否也要等同的被看成是合法的维权社会运动?

其四,新加坡经验是反共反华的经验。在李光耀的新加坡故事版本里,《华惹》与华校学生运动的原罪,都是涉嫌共产党的颠覆活动。对此,李光耀以政治暴力解决政党政治问题:政府可以单独凭借部长的政治判断力,在无需经过司法审讯的情况下,无限期的囚禁异议分子。另外,李光耀利用美其名为双语教育的变质教育政策,在提升英文地位的同时,把华文降格与禁止使用华人方言,通过积极建设华人去华人意识的社会工程,很成功的塑造了一大批没有华人意识的新生代新加坡华人。

由此来看,建议香港政府借鉴新加坡经验,是要在香港设立一个违反人权的司法制度,通过逮捕与长期囚禁的政府行政手段,来清算任何反对政府既定政策的异议人士。还有,也要仿效李光耀的社会工程,提升英文为香港的第一语文,在把粤语降格为第二语文的同时禁止使用普通话,以便塑造没有华人意识的新生代香港人。

事实是,香港借鉴新加坡经验的负面结果,本质上,不仅仅改变了可以五十年不变的当下香港政体,更重要的是,毫无保留的全盘接受新加坡经验,就是等同接受李光耀假手美国围堵中国的政治盘算,进而沦为美国人的马前卒。

纳丹把《华惹》妖魔化的用意是附和李光耀杜撰的共产党威胁论。为了把子虚乌有的共产党威胁论实体化,新加坡塑造了一座反共纪念碑,做为共产党暴力及颠覆活动之斗争标记。一度从事反共工作的纳丹,就是以前总统的身份为此碑揭幕。

叛离《华惹》政治路线之后,得以长期攀附在李光耀的政治权力架构上,除了贵为总统的纳丹之外,尚有许通美和王赓武。

资深的新加坡巡回大使许通美向傅莹建议解决与日本的钓鱼岛纠纷:‘让我们把这个问题带到国际法庭上解决?’这一种观点和李显龙要求中国接受南海仲裁的非法判决结果是同出一辙。这种挑战中国红线的新加坡经验值得学习吗?

王赓武不时的拿新加坡华人来说事,呼吁中国看在新加坡华人的情面上,从宽从轻的处理新加坡在国际外交上挑衅与踩踏中国的核心利益。历史上,为了配合李光耀之华人去华人意识的社会工程,王赓武建议南洋大学结束教育系,把中文系降格为汉语系。南大办教育系是要为整个东南亚的华人学校培育师资,而停办教育系就是为了断绝师资来源,目的是要把整个东南亚的华文教育体系连根拔起。这是一个灭绝民族母语文化的方案。但是,有如此排华背景的王赓武,却煞有其事的拿华人来说事。这种出卖华人民族利益的新加坡经验值得学习吗?

从这一个层面来看,一位道地的中国人要盲目建议两岸三地的华人借鉴李光耀的反共反华新加坡经验,那,确实是让人叹为观止。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