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美国1960新马关系档案文件

20/08/16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这是一份已经解密之美国国务院的对话记录。

档案日期:1960年10月26日。
标题:联合邦与新加坡的关系。
出席者:美国大使,副助理国务卿,美国驻马事务官。
马来亚首相东姑,马驻美国大使,马外部事务副秘书,马工商部外贸组总监,首相办公室特别代表。

对话记录档案文件分派数处,包括伦敦美国大使,驻新加坡美国总领事。

编号:646F.97/10-2660 的文件有两页,共两段文字;

首页:马来亚首相表示虽然在去年7月31日终止了紧急法令,但是,会继续严防共产党的颠覆活动。在这一方面,由于马来亚的极力坚持,而成功的阻止了苏联于去年要在新加坡设立经济据点的意图得以落实。首相认为,如果计划执行成功,自然的新加坡将会被苏联利用,以作为攻击马来亚的一个活动基地。

次页:首相表示,最近的这些日子,新加坡政府开始认同马来亚政府所持有的一些立场,事实上,工作的顺畅有所提升,不论是与其同僚,以及和他本人。东姑表示欣然同意新加坡政府拟定的一份建议,要逮捕一批共产党与共产党同情分子的计划。首相补充说,在新加坡总理的一再坚持下,他同意马来亚政府对该逮捕行动承担责任。不过,首相也同时表示,马来亚在内部安全委员会只占有一个席位,相比于英国的三席和新加坡政府的三席。他怀疑新加坡人民会相信多长的时间,新加坡政府所说的,逮捕行动是马来亚政府的责任。虽然他的政府对新加坡的态度有所改善,但是,东姑解释说,他不能同意联合邦接受新加坡的加入,因为新加坡有庞大的华人人口,其中70%的人口,根据东姑的说法,是共产党或者共产党同情分子。

要理解这一份文件,得先行明白一些时代背景,之后,挑三个要点解读。

在这一时间段,李光耀与美国的关系并不融洽。历史上,1968年英国人开始从新加坡全线撤退,有鉴于国际霸权更替,李光耀不得不放弃鄙视美国人没有文化的原有观点,改弦易辙,转身全面投靠美国。此后,新加坡被绑上美国战车。

美国的对话目的是要通过东姑,去实质性的理解冷战思维下的新加坡与苏联关系。在时间点上,马来亚刚过独立三周年,而李光耀也过了执政一周年的节点。

首先,对话内容显示出李光耀与东姑对苏联有着截然相反的政治判断。事实反映了新加坡与马来亚,在共产党威胁的程度与认知上,各有全然不同的经验。

一方面,东姑面对马共在马来亚境内的武装斗争,是一个实实在在的非常真实的战争场景。因此,对惊弓之鸟的东姑来说,让苏联在家门口设立经济据点,无异于养虎为患,是一个不能被接受的政治危机。

另一方面,李光耀允许苏联在新加坡设立经济据点的现实,却是说明了,李光耀经常大声呐喊的共产党威胁,本质上,只是一个塑造出来的虚象。换言之,李光耀根本不认为新加坡会面对共产党颠覆的危机;英国人可以以安全为由随时改变新加坡的政治现状。实际上,在对付马共方面,李光耀胸有成竹,有待无恐,

李光耀比任何人更清楚的知道,在新加坡的马共组织已经瓦解,一些留在新加坡的马共也已经受到监视,尤其是1957年之后,在李光耀与马共秘密组成的反殖统一阵线下,马共成员纷纷自投罗网,集结在人民协会和建国队的旗帜下。

另外,李光耀在上台后的第一时间,通过接受白里斯葛报告书,开启了摧毁南洋大学的长期计划。同一时间内,李光耀设立了工业仲裁庭,借助司法机制,架空职工会行使工业行动的罢工权力。此后,任何罢工行动,除非得到部长的明文批准,都被定义为非法罢工行动。

至此,马共,华校生,职工会,一些被李光耀认为会挑战自己的政治利益的人物与组织,都已经被纳入政府的行政监管机制之内。这也就是一些,李光耀要通过内部安全委员会,执行清算行动的政治对象。

其二,对于李光耀与苏联之间的关系,坊间鲜有文字记述。不过,文献中也还有一点点的蛛丝马迹可供参考。据记述,二战前后,苏联特务KGB在剑桥大学相当的活跃,而来自马来亚的留学生都是其所要物色的对象。从日本人与英国人都招募了李光耀的历史来看,KGB对李光耀有所兴趣,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在一本东南亚政治书籍中,有一篇苏联通讯社记者的记述,提及在新加坡与在野的李光耀在酒吧见面谈话的文字,文中亦提及在多年后,为有意到远东工作的儿子,安排了与已经是总理的李光耀在新加坡面谈的事迹。可见,两人之间的友谊或者是政治关系的非一般。其实,在冷战环境下,苏联通讯社记者就是一名货真价实的苏联情报员。受到日本人的启蒙,李光耀对情报收集工作,乐此不彼。

李光耀与苏联人有些什么关系?外人不得而知。不过,李光耀在晚年,即使健康欠佳情况,还做了一趟周游列国的告别之旅,其中到访了前苏联的大城市。由此事件来看,或许,李光耀与苏联人之间,确实是有些不太寻常的历史渊源。

其三,1959年,人民行动党得益于华人选票而胜出大选。理所当然,许多被殖民政府逮捕的执政党成员,都寄望当上总理的李光耀会尽快的释放狱中的同志。然而,事与愿违。从档案文件知道,李光耀不仅仅没有释放被囚禁同志的意愿,反而是在盘算,如何可以进一步的把其他尚在自由活动的左翼人士一网打尽。

或许,纯属巧合。或许,天网恢恢。此一历史文件,却在不经意之中,指出了主流历史的盲点,更是让李光耀的政治品格,原形毕露。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