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林有福与次轮宪制谈判

04/11/0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1956年6月原劳工部长林有福接任马绍尔的首席部长职位。林有福从反英的马绍尔的遭遇与下场中,清楚的认识到首席部长一职必须要得到英国总督的政治支持,才能有所作为。所以务实与雄心勃勃的林有福,在政治意识上极力靠拢英国人,希望能够通过忠心的为殖民政治服务,而成为新加坡的未来政治接班人。因此,林有福政府尽力执行英国总督的政治计划,也全心全意配合白人警察总监在打击反殖民运动的努力。

林有福在1956年6月过后到1957年之间,按英国人的旨意,不遗余力的清算所谓的颠覆份子,全面打击反殖民运动。这是因为英国官员在1956年4月份时,以绝不含糊的字眼来清楚的表态:我们绝对不允许新加坡成为共产中国的海外据点。

英殖民政治要大举扫荡反殖民政府的势力,特别是华人政治,主要是为了制造一个有利的政治环境,确保在来临的1959年自治邦政府的选举上,能够安排亲英的人士领导新政府。因此,清算反殖民运动是减少华人政治,在1959年大选中能够捷足胜出的机会。换言之,英国人是要确保出任新加坡自治邦总理者,必须是一名亲西方的政治人物。实际上,林有福政府的一切所作所为,就是要全盘执行这一个政治目标。

1957年3月,新加坡代表团到伦敦展开次轮的宪制谈判。这一轮的谈判团虽然是由林有福率领,但李光耀却是主要的谈判角色。林清祥出席了首轮谈判,但並未能出席次轮谈判,因为之前已经被林有福逮捕入狱。所以次轮谈判是在沒有反殖民的声音下顺利展开。英国和新加坡在未来宪制上达到共识。

次轮谈判所达致的条约之中,有两项特别具有深远的政治影响,在根本上左右了新加坡政治的未来发展内含与方向。首先,重新献议建立一个内部安全委员会。据文献记载,李光耀是这一决策的主要建议者。其次,制定一项条文,规定所有在颠覆罪名下被逮捕囚禁的政治人物,不能靠参与1959年的自治邦选举。这一反颠覆条文,根据林有福的说法,是在一个和英国殖民地大臣的会议上提出,而当时李光耀也在场参与面谈。

内部安全委员会原本是用来对付所谓的反政府颠覆活动。过后却变成人民行动党政府用来打击敌对政党的有效工具。英国剑桥大学历史学者哈柏认为:对人民行动党政府而言,内部安全委员会是一个重要的机制,用来执行政治上的管理:利用委员会的高度机密性,来掩饰别有用心的政治活动。根据另一名英国学西门波尔的分析:李光耀不愿意他的民选政府被视为在压迫具有异议思想的人民。诚然,李光耀把委员会看成是代罪羔羊,来进行一些备受争议的打击颠覆分子的活动。这允许政府以委员会为幌子来使用权力。

英囯政府与马来亚政府,对内部安全委员会的这一项动议非常满意。这是因为委员会允许英国和马来亚政府,可以一齐以共同行动来否定新加坡政府的内政决策。马来亚政府之所以能够得到否定性权力,是因为林有福和李光耀都在私底下,个别的去说服马来亚首相,希望新加坡能够和马来亚合并。换言之,给于马来亚在内部安全委员会的投票权,即是别有居心者的个人政治筹码,也是新加坡换取合并的政治代价。

这一个宪制谈判代表团为了取悦英国和马来亚政府,不惜把新加坡内政的自主权拱手相让,交到外国人手上。实质上,自治新加坡将自贬身价,屈服在英国与马来亚政府的政治权力之下。回顾历史。这一政治格局也向来是殖民政治与马来政治的长期目标。而林有福代表团的确是满足了外国人要屈服新加坡的政治宏愿。

反颠覆条文的献议,也非常成功的制止了华人政治参与1959年的大选。林清祥等人都因为在林有福的清算行动中入狱,而损失了竞选的资格。澳大利亚学者占士明津认为这一项反颠覆条文:是李光耀的神来之笔。林清祥在事后多年的一个学者访谈中慨叹:我们被牺牲了。我们为那一次大选付出了代价。

诚然,内部安全委员会与反颠覆条文,的确是在根本上改变了新加坡的未来政治发展内含与方向。殖民政治,马来政治与李光耀的政治联盟,在政治环境上,以宪制彻底的约束了华人政治的活动与发展空间。华人政治在法律条文下不战而败。更重要的是,内部安全委员会,也成功的扫荡了新加坡的反政府势力。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