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简介 新加坡灵魂的挣扎:西方式现代化与亚洲文化

12/11/06

Joseph B Tamney (1995) The Struggle Over Singapore’s Soul: Western Modernization and Asian Culture.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新加坡灵魂的挣扎:西方式现代化与亚洲文化》作者是一名社会学者,曾经在国立新加坡大学执教。

这是一个西方社会学者,通过在亚洲生活的亲身体验中,试图探讨在亚洲社会进行现代化的过程里,西方文化价值观如何影响与改变亚洲文明。作者是以新加坡做为个案研究;通过观察社会成员之间的互动,来探索社会的改变与发展。

新加坡的经济发展成就,使到新加坡人对自己的新加坡文化产生一种认知意识。新加坡的思想意识形态要面对两个层面的对峙。其一,新加坡要试图摆脱西方价值观的主导地位,以便发展属于自己的价值标准。其二,新加坡要如何处理政府与反对党的关系。

西方的现代化经验,是以个人主义为本质的资本主义的兴起。在个人主义为主的制度里,民主政治是一种保障个人自由的手段。因此,新加坡在进行西方式现代化的过程里,政府要如何摆脱人民对个人自由权力的索求。

新加坡是通过文化规划,来约束社会对民主与自由的索求。政府先后以宗教课程,儒家思想教育,以及国家思想意识的制定等等政策的实行,来塑造一个没有个人主义,也没有反对意识的理想社会。

这种文化规划是无效的,宗教意识的兴起引起了宗教活动与政府利益的冲突。政府后来以马克思阴谋的罪名清算了一批宗教活动分子。同时也在忙乱中将宗教课程结束。

新加坡尝试以儒家思想来包装一种亚洲式的民主制度。这是因为在亚洲的传统文化里,不存在个人主义的思想,社会是以群体利益为本。新加坡就是利用,儒家的天子君臣阶级慨念,来塑造一种天经地义的领导地位。

人民行动党意识形态下的儒家思想,获得进一步的制度化。新加坡把人民行动党所选定的儒家意识,制定为一套国家思想意识宣言:先国家后社群,社会在个人之上: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组织;社群扶持,尊重个人;共同协商不对抗:以及种族与宗教和睦。

作者认为这一套所谓的共同价值观是一种倒退的思想;与西方价值观背道而驰。新加坡人自觉是东西方文化的交汇点,但是不能明确的为自己的文化定位。新加坡人不接受旧的亚洲文明,也不敢包容新的外来思想。

作者质疑共同价值观作为社会规范的能力。新加坡人的学历提升,带来更大的个人独立见解,从而有能力挑剔官方思想。新加坡人对共同价值观的质疑,会进一步削弱原有的东方价值观,因为共同价值观是旧东方价值观的重新包装。政府因此不能有效的规范社会行为来配合经济发展。

作者的结论是: 在这一种社会演化的情况下,人民行动党的政策将导致,政府了为自己的利益而努力寻求强劲的经济增长。

---

分类题材: 书评_books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