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无可奈何春去也

07/08/16

作者/来源:商丘羊 http://www.nandazhan.com

  7月25日,中国与亚细安外长在老挝首都万象举行的会议终于发表了声明,声明内容共有192条,但是无一提及所谓的仲裁案结果。各方承诺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由有关的各方通过友好磋商和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争议。并重申根据《南海各方行为准则宣言》,以制定《南海各方行为准则》。此次会议深受美、日两国注目,日本外相也出席了会议,但是在中国外长王毅的义正词严发言下知难而退。炒作南海问题最炽热的越南和菲律宾在会议上无法抗拒主席国老挝和柬埔寨的力挺中国言论,只好忍声吞气,自叹时不我与。

  然而其中最为失望的是新加坡外长维文,此人在云南玉溪无法发表谴责中国的声明流产后,气急败坏地赶回新加坡,这次到万象开会,心里是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只恐怕与会者追问当时身为协调国的新加坡为什么没有协调流产声明就匆匆离去?这次在会议前中国外长王毅与之会面,过后他没有发表讲话,而王毅对记者只是说了一句“谈得很好”。

  维文是受新加坡政府嘱托,要在会议上替美国人张目,目的是制造谴责中国的声明,让美日可以借此大做文章。这是李光耀生前留下的遗嘱,新加坡政府遵从死人交待,亦步亦趋,说到底是亲美反华的政策完全暴露无余。

  就在万象会议期间,23、24两天,新加坡海军和美国海军在南中国海举行实弹军事演习,这无异是在人家院墙外抛石头进行恐吓,挑衅意向十分明显。新加坡干下了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为的是向美国表示自己的忠心,或是希望美国人会把每年提供的十亿美金提高到二十亿美金呢?

  维文在会后接受媒体的访问,十分无奈地说:“一个如此多元的区域组织,我想拥有一个力求取得共识的决策过程是重要的。”言下之意是此次的决策令他非常失望,而“多元的区域组织”说明了新加坡在亚细安当中国小言微的处境,营营声音,无人注意。他的心中有气,并且把气撒到亚细安组织中去,他说:“即使亚细安不时会有不足之处,各国仍不能背弃最初创立亚细安的基础原则。”维文还算年轻,假如年龄稍长,他会感叹当年为什么要让柬埔寨和老挝加入亚细安呢?

  亚细安是在越南战争最激烈的时期由美国策划成立的,本来的名称是东南亚公约机构(也称东南亚公约同盟)原先是要成为军事同盟以抵御共产主义(主要是与中国对抗),后来觉得不妥而改为以经济为主的合作机构,并改名成为亚细安。这个组织实际上从开始就十分松散,成员之间相互抵触和猜疑,合作精神涣散,这只要以印尼的雾霾问题为例,至今仍无法解决,并且还继续吵吵闹闹,即可看出他们之间的互不信任。

  李光耀生前很想操纵亚细安的领导权,可是老鼠拉龟——无从下手,于是请来美国这尊菩萨,以为可以借着美国人势力将各国掌控在一起。这厢情愿当然不是成员国都愿意看到的,而在中国崛起之后,这厢情愿更是被打破了,所以说,李光耀是极不甘心看到中国的崛起。

  维文接着说:“否则亚细安将出现权力斗争,各国会组织小集团或选边站,而像新加坡这样的小国到时将沦为少数,难以捍卫国家利益。”新加坡本来就是小国,以小事大本来就是它的本分,周围的国家任何一个都比它大,要想组织小集团是没有机会的,而它早已选边站在美国一边,它把军港、空军基地都让给美国使用,在亚细安国家中已经是个“少数”,如此不顾“国家利益”,还谈什么“捍卫”?

  维文在此次万象会议上心中有鬼,生怕与会者质问玉溪流产声明之事,虽然他对于万象会议的声明不满意,但是事实已成,所以他不得不说些好话,让自己能够下台,他说:“联合公报的发布关系到亚细安的信誉,而由于各方展现善意,亚细安外长才能取得共识,保住这个区域组织的信誉。”这个“信誉”是来自亚细安组织在万象会议上对中国所主张的南海解决办法的认同,彻底否决了想要兴风作浪的企图,对域外干涉势力是沉重的打击,更是中国外交上的重大胜利!维文回到新加坡,必定与李显龙、黄永宏商议今后的打算,但是只要新加坡亲美反华的政策不变,任何打算都是枉然,搅局者只能相拥而泣!

  在联合声明(公报)发表的当天,新加坡《联合早报》第一版的标题是“柬埔寨坚决反对提南中国海裁决-亚细安外长公报恐再流产”。这份亲官方的喉舌打出这样的标题,政府的立场十分明显,可是它万万没想到,公报竟然顺利的公布,这叫新加坡政府非常失望!

  无可奈何春去也,维文与新加坡政府为虎作伥的意图在万象会议后已经一去不返,今后的亚细安与中国的关系将是崭新的一面,亚细安是否因此次会议而分裂了呢?西方媒体眼看无法打击它们所谓的中国扩张意图,只有大呼小叫,故作惊慌状,或甚至企图把中国当成分裂亚细安的罪魁祸首!

  我们相信,美、日经此重大打击,不会善罢甘休,它们会在与亚细安有关的事项上继续对付中国,而且会加紧笼络亚细安国家,继续制造事端。但是看看美国近日大选前夕的乱象,那个用来对付中国的 TPP 八字还没一撇,特朗普、希拉利,谁上台之前都是烫死的鸭子——嘴硬,上台后是否还要亚洲再平衡,那得看局势的变化,看自家的分量。日本安倍晋三的经济政策已经走入死胡同,英国脱欧促使日元猛涨,几乎撑死日本,想要穷兵黩武的安倍晋三不妨仿效过去的军国主义分子,再次发动大东亚圣战,建立一个包括整个亚细安的共荣圈。

  然而美、日要像过去那样在亚细安制造颠覆政变,已经是老掉大牙的套路,要像过去那样施行银弹政策,也已经力不从心。可行之计,唯有紧紧拉着反华的国家,利用冷战思维制造小合唱,此时的越南和新加坡是最佳人选。

  行文至此,竟然看到所谓的学者还在喋喋不休地诉说仲裁案仍然有效,说此话的是新加坡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的副教授李明江(见7月27日《联合早报》“亚细安联合公报没提仲裁案-学者:‘中国只是有限成功’”)。此人嘴吃皇粮,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直如郑永年、王赓武之流,毫无学者刚正不阿的气质,这却是新加坡一路来的学术特色。过去人们批评本地学者对于当局往往是小骂大帮忙,这些人连小骂也做不到,财迷心窍一至如此,天乎痛哉!

  此次会议将会产生几种结果:
  一、亚细安国家今后再也无人提起仲裁案。
  二、亚细安各国自我调整与中国的关系。
  三、亚细安对美、日保持谨慎态度。

2016年7月27日首版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中政经_gpsgc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