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流军的《在森林和原野》引起的争议

06/08/16

作者/来源:叶德民 http://www.nandazhan.com

1942年2月1日,日本皇军开始进攻新加坡,马来亚共产党人林江石率领抗日义勇军,顽强地与日军血战了半个月,无能的英国殖民地军屈辱地向日本皇军投降!马来亚共产党人林江石率领部队渡过海峡到马来亚去继续抵抗日本皇军!日本法西斯占领了新加坡,将新加坡改名为昭南岛,日本宪兵队在国泰大厦设立情报站,李光耀投靠日本法西斯到国泰大厦日本宪兵队协助日本法西斯搜集情报!李光耀在昭南岛3年零8个月的岁月里向日本皇军学会了法西斯的统治手段!

英国殖民地统治者欣赏李光耀这个投机政客,将新加坡的政权巧妙地转移给代理人李光耀。李光耀从此熟练地运用法西斯的手段,在1963年2月2日发动“冷藏行动”,逮捕了110名争取民族真正独立的左翼人士,并继续逮捕其他左翼人士,1966年10月29日逮捕了谢太宝,左翼从此走向衰微!谢太宝被拘禁了32年,2011年威武不屈的谢太宝荣获马来西亚林连玉精神奬。

上个世纪80年代新加坡涌现不少社会正义人士站出来捍卫基本人权,反对行动党政权专制统治。李光耀毫不留情地给社会正义人士套上马共和亲共的帽子,引用法西斯《内部安全法令》肆无忌惮地践踏基本人权全部予以逮捕!

2014年12月9日,新加坡滨海公园的反共标记揭幕,充分显示李光耀的行动党政权以反共借口来实施法西斯的统治,建立了李家“王朝”,也建立了一套司法体制来维系李家“王朝”的政权!马共保卫新加坡而李光耀则投靠日本法西斯和英国殖民地,这就是真实李光耀的丑恶真面目!

1961年李光耀对华文中学实施改制,举办第一届中四会考遭到学生反对罢考。萧添寿律师是李光耀的亲密伙伴兼法律打手,在李家王朝的法庭起诉罢考学生,得到李光耀的赏识提升为副总检察长!曾几何时,只因稍为不顺从李光耀的旨意,就得逃亡美国客死他乡!张素兰律师等人仅为公众的民主权利讲了些话,竟被李光耀套上马克思主义阴谋的帽子,引用《内部安全法令》采取“光谱行动”逮捕!这些历史事实充分证明李家“王朝”如何实行法西斯统治新加坡,持续了57年!

上个世纪70年代,行动党政权在国家档案馆设置口述历史组,后来升格为口述历史中心来撰述行动党政权的主流历史,行动党当局最拿手的把戏就是通过各种类型的口述历史和回忆录来编造其属意的历史!于是发动御用文人对前马共人员采用口述历史的方式来编写李家“王朝”的故事!陈剑主持前马共余柱业的口述历史,此外,《海峡时报》的梁荣锦和叶添博等,特地派人深入泰南的和平村、友谊村,甚至远赴香港和中国大陆,透过300名受访者及200份新加坡国家档案馆所保存的口述历史资料来撰写《Men in White: The Untold Stories of the PAP》《白衣人——新加坡执政党背后的故事》,并由新加坡报业控股负责出版!这些御用文人对有关人物进行采访,通过口述历史的花招来编造李家“王朝”的主流历史!口述历史到底是什么东西呢,就是被采访者凭记忆用嘴巴来讲述过去发生的事情,采访者则记录下来撰述,轻易地就可以变味、变调为李光耀行动党政权的主流历史服务!

南大站登载了流军的《〈林海风涛〉后记》,我对文学作品没有什么兴趣,也不认识流军,根本不想花时间去浏览。接着登载了伍依的《观千剑而知器——对两部丑化人民武装小说的批判》,接着登载了刘云的《重大历史题材的尝试——读流军的〈在森林和原野〉》。一连串有关流军作品的议论引起我的注意,我追读了这三篇文章,到底产生争议的因由是什么呢!因为伍依的立场和价值观与流军是对立的,流军和刘云的立场和价值观基本上是一致的!

看看《〈林海风涛〉后记》的第一段,流军自吹自擂一番后托出自己的身份“我们这一代——建国一代”,显现了流军原来就是参与建设李光耀行动党政权的文人,为什么要特地跑到“和平村”和“友谊村”去采访前马共一些成员呢!因为通过采访前马共成员,然后寻找一些合适的素材来编写口述历史的小说,为李光耀行动党政权服务!

《〈林海风涛〉后记》中如此描述:“我说的都是亲身经历,我想写出来,可是没读多少书,不会写,你是作家,替我写”,“友谊村……由负责人蔡求真亲自接待……他说他是我的忠实读者……而且读得很仔细”。流军通过所谓老莫和蔡求真的嘴巴来捧自己是个名“作家”,似乎前马共成员都很崇拜流军!殊不知正义的人们必然指控李光耀行动党的法西斯政权,痛斥和唾骂流军之类为李光耀行动党法西斯政权服务的文人!

只有真实生活的体会,才能创作出有生命力的小说,流军生活在李家“王朝”的安乐窝,却要跑到泰南通过道听途说的方式去写前马共在森林里生活的小说,完全没有切实的生活实践写出来的东西必然脱离了实际,苍白无力,黯然无色!流军的东西受到伍依严厉的批判,与流军臭味相投的刘云跳了出来,刘云平庸无才不敢和伍依激辩,只能写篇《重大历史题材的尝试——读流军的〈在森林和原野〉》来替流军擦擦臭屁股,流军和刘云就是文痞。

刘云在《重大历史题材的尝试——读流军的〈在森林和原野〉》第二段写道“《在森林和原野》……这样一首好听的歌竟然会被当年的新马英国殖民政府列为禁歌”!我在新加坡的少年时代经常都听到“丽的呼声”播出《在森林和原野》美妙的歌声,“丽的呼声”怎么能播出禁歌呢!这位来自中国大陆的刘云还真是会编故事来吹捧流军的《在森林和原野》!第三段中刘云认为马共“一直处于被遮蔽的状态,知道真相的人很少。但是,这段历史既然曾经真实地存在过,就应该以真实的面目出现,不能始终一片空白”。果不其然,刘云与流军都是臭味相投的败类,他们只能在阴暗角落里嗅到酸臭味,根本感受不到大地清雅香氛的空气。

生活在阴暗角落里的流军和刘云,竟然不知道前马共成员贺巾的一部纪实小说《巨浪》,林金泉叙述自己的人生历程,从新加坡的学生运动到马来亚原始森林的部队生活。2011年5月21日,策略信息研究中心(SIRD) 举办的《情系五一三》新书巡回推介会,大批各族的反殖民主人士参与盛会!前马共回马人士在吉隆坡注册了21世纪出版社,还有一个21老友网站,他们的作品都是书写自己有血有肉的生活点滴。这些实实在在充满生命力的文学作品都可以在新加坡的书店买得到,环境如此的平静,流军怎么就“仍心跳加急,血压飙升”呢?难道流军干了亏心事!看来,流军带着某些意图,配合当局来支配历史!

第四段“面对这段历史,流军先生选择了坚持自己的立场。他的立场是什么?对此他曾有清楚的说明:‘我的立场是小说家的立场,文学家的立场,人民的立场’。”这段话说明这两个文痞真是幼稚无知,企图模糊混淆自己为朝廷著书立说的事实。确切地说共产党人是依据共产主义的立场来创作,美帝国主义是依据帝国主义的立场来创作,李家“王朝”的写作必须是维护李光耀家族政权的立场!

流军和刘云这两篇东西全都是在互相吹捧自己为“历史学家”、“小说家”、“文学家”,恬不知耻地自吹自擂毫无文采可言!其实有麝自然香,何须自吹自擂呢!如此地自己捧自己为“历史学家”、“小说家”、“文学家”,如此地自吹自擂只能吹出文痞的酸臭味来污染大地的空气!

我不是什么“家”,只是个普通人。我这个普通人的立场简单、鲜明,就是控诉父传子李氏家族行动党的法西斯政权!揭露李光耀丑恶的真面目!痛斥追随李家“王朝”的文痞!

2016年8月4日首版 

---

分类题材: 文化艺术_culture,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