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消费税将调高至7%

20/11/06

作者: – 日期: 20-11-2006 来源: http://ent.ctax.org.cn/bbs/ShowPost.asp?ThreadID=7855

联合早报消息:新加坡政府决定透过“开源”去增加收入,以把更多资金用于援助低收入阶层,从而缓和他们的生活负担。这也意味着我国今后各项社会援助措施将向较低收入人群倾斜。

  李显龙总理昨天在国会上宣布政府即将把消费税的税率从现有的5%调高至7%,并且透过扩增国家储备金的净投资收益(Net Investment Income)数额,确保政府能获得稳定的额外收入,用以资助低收入阶层。

  他在针对议员上星期起对新一届政府的施政方针进行的四天辩论作出总结时说,鉴于我国目前的经济表现良好,是政府决定调高消费税税率的适当时机。

  “当经济有良好表现时,我们才能应付这项调整,并且能根据情况的变化,更灵活地应对。”
  李总理兼任财政部长。他表示政府正在拟定完善的抵消配套,借以消除低收入阶层因消费税率调高所受到的冲击。

  他强调说:“我们的目的是协助较低收入人群和老年人,而不是增加他们的生活负担。当我们调高消费税时,也会出台一套全面的抵消配套,以缓和他们所受到的冲击。”

  他指出,政府在1994年实行消费税及在三年前调高消费税率时,都同时采取了一些抵消措施,因此已在这方面累积了经验,也有信心可以在不增加低收入人群负担的情况下,调高消费税率。

  政府调高消费税率及其他相关的具体措施,将在明年2月15日由教育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尚达曼向国会发表新财政年度的政府预算案时一并宣布。

  李总理说,政府不会透过调高直接税,如公司税来增加收入。相反的,考虑到香港、中欧和东欧国家的公司税都非常具有竞争性,为了使新加坡保有竞争力,政府还可能会调低公司税率,以吸引外来投资。

  相比之下,他指出调高消费税这类非直接税务的税率是可行的方法,因为新加坡当前的消费税率还是比许多国家来得低。

  至于增加政府从国家储备金的净投资收益所得的收入方面,据宪法规定,现任政府只能动用国家储备金的净投资收益的一半,然而鉴于政府今后的开支将会增加,总理指出政府也有必要扩大对现有的净投资收益的定义来增加收入。

  他解释说,现有的净投资收益只包括股息(Dividends)和利息(Interest),并不能全面地反映政府的收入所得。

  “因为官方收入中有好一部分是来自资本收益,我们应该看的是全盘的总收入,所以政府计划修改定义,把‘所实现的资本收益’(Realised Capital Gain)也包括在内。这样,我们从净投资收益之中也能提取更高的款额。”

  李总理说,由于改变计算国家储备金的净投资收益的方式涉及宪法条文,政府将同民选总统纳丹进行磋商,以修改现有的条文。

  此外,他也提到政府的开支一直都保持精简,只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4%至15%,并一直都保持高效率、低成本。

  他也表明政府不能赞同反对党议员詹时中所提出的制定最低工资来保护工人,或者是把外国劳工和外来移民排除在新加坡大门之外的做法,而津贴个人消费,如水电费或公共交通,也是行不通的。

  对此,詹时中回应说因为低收入者的工资太低了,不足以维持生活,以致他们拒绝工作。因此,政府应该制定最低工资来保障他们的利益。

  但是,总理吁请詹时中注意那些制定最低工资的国家的失业率都比新加坡来得高这个事实。他解释说,实行就业奖励是让整个社会分担它的成本,而实行最低工资制度却是让雇主独自承担这个负担,一旦雇主觉得工资过高,必定拒绝聘用本地工人,最后吃亏的还是他们。

  另一名反对党议员刘程强则要总理解释日后一旦我国经济出现衰退,要如何处理消费税率调高所造成的冲击。总理答说,他已详细解释政府对低收入人群的援助,并吁请议员们耐心地等待政府公布调高消费税的措施和抵消配套的内容。

  “刘程强说这个抵消配套有五年的期限,他都还没看到政府的抵消配套是怎样的。低收入人群不必感到担忧,一切都会妥善处理,政府能做到这一点。” 

应付人口老化及未来需要 有必要储备更多资源

  新加坡今后五年至十年必须在基础设施、研究与开发、医疗保健及社会福利等方面增加开支,以应付人口老龄化和未来发展的需要。因此,政府从现在起储备更多的资源是有必要的。

  此外,当总理公署部长林文兴在今年底卸下全国职工总会秘书长职位之后,将受李显龙总理委任为负责跟进人口老龄化课题的部长。

  总理说,林文兴多年来密切关注这个课题的发展,是负责处理老龄化问题的理想人选。

  李总理昨天在国会上指出,政府鼓励国人努力创造财富、自力更生及未雨绸缪的原则是不变的,而中央公积金制度;保健储蓄、健保双全与保健基金“三保”(3M)政策;以及公共住屋政策这三大社会安全网的支柱,就反映了这样的精神。

  他说,为了强化现有的社会安全网,政府会继续改良公积金制度,以让公积金会员赚取更高的长期回报,并且改进“三保”政策、鼓励低收入者拥有房产、提供教育资助以及保留现有的就业奖励计划。

  他指出,政府在“增长配套”中引进“就业奖励花红”,已让约33万名低收入工人受惠,所发出的款额也达到1亿5000万元。他相信随着就业情况好转,更多低收入者将会在明年所发出的另一次就业奖励花红中受惠。

  他也提到低收入者由于收入低,每个月缴交的公积金款额也很少,政府可以透过就业奖励提供帮助,以填补公积金的不足。

  此外,政府今后也会以不同的形式和机制去推出更多的就业奖励措施,以鼓励国人就业。

  李总理说,新加坡不可能回避全球化,而事实上全球化也给新加坡带来很多的新商机。他认为新加坡眼前面对的挑战虽多,但是亚洲的快速发展也为我们创造了有利的条件,加上新加坡的基础稳固、发展空间很大,经济也展现了充沛的活力,前景是前所未有的光明。

总理:使母语成为 讨论严肃课题用语

  李显龙总理昨天告诉国会,他上星期向副国会领袖、国家发展部长马宝山提议向国会动议解除议员发言时兼用多语的限制,是为了让全体议员在这次影响新加坡长远发展的重要辩论中,更为自由地在国会上陈述己见。

多语兼用 更能贴近选民

  他指出,多语兼用不但能增添国会辩论的色彩,也更能贴近选民。

  李总理昨天在国会总结议员过去四天对政府施政方针的辩论时,也先后以马来语、华语和英语发表演讲,希望能以此鼓励通晓双语或多语的议员在适当的时候,多用英语以外的官方语言发言。

  “新一代的议员都通晓英语,但是我们在国会议论国家大事时,除了使用英语之外,也应该使用自己的母语。因此,国会这次开会时我提议修改议事常规,解除多语兼用的限制,允许后座议员用两种或三种语言发言。”

  总理透露,他在阅读本报上星期五的“国会侧记”时,得知人们也会期待听到总理和内阁部长针对不同对象,发表双语甚至三语的演讲。不过,他表示自己并不是因为读了早报这篇文章,而决定采用三种语言发言。

  “原因是这场辩论很重要,它将影响新加坡未来五年或更长远的发展。”

  总理指出,新加坡的语文环境既独特也很丰富,如果失去这个特色,等于失去一个宝贵的文化资产及一项经济优势。

  为此,他鼓励通晓双语的议员在适当的时候多用其他官方语言发言。

  “我希望借此带动一股社会风气,使母语成为人们讨论严肃课题的语言,而不仅仅是茶余饭后闲聊的家常用语。”

---

分类题材: 经济_economy , 政府制度_polic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