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的早期政治发展

07/10/0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新加坡在战后的政治发展备受外来势力的操纵。这也凸显了新加坡政治在发展上的被动性。这其中最主要的因素是英国人决定把新加坡保留为直辖殖民地。另外,英国人也极力扶持马来政治,以压制新加坡政治,尤其是新加坡的华人政治。因此,新加坡的政治活动主要是受到这些外在因素的干扰与约束,从而缺乏了主动性。

1945年10月,探索新政体以取代英国殖民政府的活动,启动了新加坡的政治活动。有政治意识的知识分子开始通过有组织的渠道,以实际行动来参与新加坡末来政体的制定。新加坡的第一个政党是在1945年12月21日成立的马来亚民主同盟。这是一个由具有社会主义思想的英文教育知识分子领导的反英与反殖民政党。

1947年5月殖民政府和马来政治双方,在成立马来亚联邦的新政体协商中取得共识。英国人在解决了马来政治的课题后,立即开始对新加坡的华人政治采取必要的约束。殖民政府以新立法来约束新加坡的反殖民政治运动,其中政府也用对付私会党的法规来对付反英的华人政治,把合法的政治活动刑事化。

英国人在打击反殖民活动的同时,也积极扶持亲英的右翼政治活动,为1948年3月的立法议会选举进行必要的准备工作。1947年8月新加坡的另一个新政党进步党正式成立。这是一个由英化的专业华人组成,是殖民政府的支持者,基本上完全同意英国人对新加坡未来政治所作的一切安排,其中包括新加坡继续以半殖民地政体,作为西方势力在远东的基地。因此,进步党领袖是英国人有意扶持的政治权力接班人。

1948年9月1月,以印度工人为核心的新加坡劳工党,也宣布成立並将参与来临的议会选举。劳工党是以英国的工人党为蓝本,有意在新加坡模仿英国国会模式建立两党制。在英殖民政府里许多低级官员与文员之中有许多是印度人,所以印度人有其一定的政治势力。实际上,新加坡的首两任首席部长,就是靠这一股印度劳工的政治势力上台执政。

英国人与马共的斗争白日化之后,1948年6月殖民政府颁布了紧急法令,以对付所有反政府的社会活动。马来亚民主同盟在逮捕与囚禁的阴影下自动解散。至此,战后的反殖民政治运动,在经历不过3年的时间就在新法令下沉静下来。但是,由政府挟持的亲英政党与右翼分子,则依然的进行支持政府的政治活动,以争取在来临的立法议会选举中胜出。

在新工会法令与紧急法令等等的多重打击下,反政府的政治势力,尤其是一些知名共产党员纷纷离开新加坡或者转向地下活动。在马来亚,新村计划也有效的切断了民众给于共产党的物资援助,进一步削弱了马共在马来亚的武装力量。因此,马共在新加坡与马来亚的政治影响力,在1940年代未期己呈强弩之末,开始走向日益衰退的状况,处于十分被动的政治斗争下风。

在战后的时期,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也有效的扮演了一些政治角色。总商会在马来亚新政体上有颇多建设性的献议:在多元文化社会中给于各民族平等语文,平等政治代表,与平等公民权等等基本公民权力。英殖民政府允许总商会以华社团体身份发言,无非是试图对抗马共或者其他政党争取华人社会的政治支持。显然的,这也是英国人惯用的政治伎俩:以华制华,让华人政治团体相互攻击,从而削弱华社力量团结抗英的形成。

1948年3月的市政局立法议会选举,基本上是不会改变新加坡作为殖民地的任何政治特性。市政局有市参事27名,其中18名代表由市民公选,9名由总督委任。总督还是新加坡政治权力的中心。但是,议会选举也有其象征性的意义,因为这是新加坡历史里的头一回人民代议士的选举,是新加坡民主政治的新发展方向。

这次的选举投票权力只局限在英国侨民。在这群有资挌投票的20万选民中,仅有25562人,即12.7个百分点的总选票前往投票,而其中过半是印度选民。6名成功进入立法议会的人士都是专业律师,其中3名为印度人,另外是华人,英国人与马来人各1名。从这次的选举可以看出,印度人是当时新加坡的主流政治势力。同时,政治活动是操纵在上层社会的英文教育者手上。

1951年的第二次立法议会选举,在内容与形式上保持了原貌,但在选民身份上略为宽松,並允许有英属地居民身份的人士也参与投票。这一次选举的反应也颇为冷淡。在约25万名有资挌投票的人数当中,仅有48188人士登记选民权力,占有资挌投票人数的约25个百分点。然而,仅仅少过半数即24578人前往投票。同样的,过半的投票者是印度人。

由1948与1951年的两回立法议会选举的惨淡投票率,可以明显的看出,英殖民政府並无意推广民主制度,没有积极的提高社会的投票意识。更重要的是,政治参与只局限在受英文教育的社会阶级,其中以印度人为主流。华人虽然是新加坡社会的最主要民族,但是华人移民都无权投票。

从1948年到1955年之间,在新加坡的政治活动只局限在英国人认可的政党活动,反殖民运动则备受打击。因此,新加坡的民主进展是非常的缓慢,是按英国人的渐进策略的时间进度表进行。但是,在马来亚的马来亚化政治进程却以高速度进行,尽快把英国人的行政权力交到马来人手上。

这一个歧视性的偏袒在新加坡社会引起民主人士的不满。这一行动也具体的反映了英国人确实是要先建立一个马来亚政体,然后把新加坡的政治权力交到这个新的马来亚政体的手上。这个把新加坡处在马来亚政体之下的策略备受批评,因为在殖民历史里,新加坡的经济与政治地位,向来都是优先于马来亚。

但是,马来政治並不认同新加坡的政治优越感。事实上,巫统就曾向首席部长马绍尔建议,新加坡以和梹榔屿一样的政治地位加盟马来亚。由此可见,在马来政治的眼光中,新加坡必须屈服在以马来人为主的政治体制之内。

新加坡与马来亚两地之间的持续政治分歧,对英国人而言是一个绝佳的政治格局,因为其中弱小的一方必然会寻求英国人的支持。因此,在双方的政治对抗之中,英国殖民政府就可以左右新加坡政治的发展方向,以确保新加坡的最终政治格局,能够全面符合西方的政治与经済利益。

新加坡的政治确是非常的被动。首先,新加坡无论在政治斗争或者经济发展上一旦面对失败危机,则新加坡必然更要依赖英国的保护。那么,新加坡的政治命运就永远是英国在远东的一个殖民地。其次,新加坡如果要求加入马来亚,则必须全盘接受马来亚所提出的合并条件。其三,新加坡一旦作为马来亚的一卅,则肯定要受马来中央政府的管辖。

这一个政治挌局的结果是:可以确保新加坡的政治发展无论其成败如何,都会有利于马来政治。这是因为新加坡沦为殖民地的下场肯定是对英国有益,对马来亚却也无伤大雅。相反的,新加坡若要脱离英国的控制,则新加坡一旦加入了马来亚,就必然是屈服在马来政治权力之下。这一种对马来政治有利的政治结果,也符合英国人的政治目的。显然的,新加坡的政治困境,确实是英国殖民政治的必然结果。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