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白礁岛主权裁决

03/06/08

作者/来源: 林友顺 《亚洲周刊》

马、新两国岛礁主权裁决:是否影响钓鱼岛归属?

海牙国际法庭对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岛礁主权争议作出判决,白礁岛归新国,中岩礁归马国。这项判决主要以一国是否在岛礁行使主权为依据,而非完全根据历史,各方关注是否影响钓岛等争议岛屿的命运。

新加坡曾被人形容为‘飞机一起飞就出了国界的小岛’,不过在五月二十三日后,新加坡的海域与领土在一夜之间向东扩张,国际法庭把位于南中国海、距离新加坡以东二十五点五海里的白礁岛(新加坡称Pedra Branca,马国称Pulau Batu Puteh)的主权交给新加坡,该国终于突破马来西亚与印尼南北两面的包围,让其领土及军力延伸至南中国海,有利新加坡控制南中国海至马六甲海峡的水道, 加强它在区域的军事地位。

由十六名多国法官组成的海牙国际法庭聆审团是以十二票对四票判决白礁岛主权归新加坡,不过,聆审团也以十五票对一 票判决白礁岛南部的中岩礁(Middle Rocks)的主权则归马国,而南礁(South Ledge)主权归有关国家海域所拥有,即未确定主权谁属。这项裁决也结束了马新对白礁主权的二十八年纷争,不过,也掀起两国对南礁主权的新争议。

白礁原为柔佛王国的领土,英国人在一八四零年代占领了白礁岛,并于一八五一年在岛上建造了一座灯塔;英国人随后交由新加坡管理岛上的灯塔。在过去一百五十年以来,柔佛王国或马国并没有对新加坡行使主权及负责管理岛上的灯塔提出抗议,直到一九八零年马国出版的地图把白礁岛划入为其领土,这个举动引起新加坡的抗议,引发两国对白礁岛主权争夺。为了加强对白礁岛的控制,新加坡也在这个无人岛上兴建一座两层楼的建筑物、直升机降落坪及军事通信设备,同时派驻军舰巡逻,阻止马国渔民在附近海域捕鱼。一九九四年,马新同意把白礁主权争执提交到海牙国际法庭裁决,并在零七年开审。

在厚达三百页的判词中,国际法庭同意在一九五三年前,白礁岛为柔佛的领土,不过,一九五三年柔佛政府秘书在回覆新加坡英殖民政府询问的公函中表明不拥有白礁岛主权,成为新加坡胜利 的有利武器。此外,法庭也认为,新加坡在白礁岛行使活动,包括插上军旗、大兴土木、在附近海域巡逻等,宣示新加坡对该岛的主权,相反的,马国在过去一百年皆没有在该岛行使主权活动,因而判决主权归新加坡所有。

两国直播判决实况

马新皆对此次的判决极为重视,两国也罕见的通过官方电视台直播判决实况,让人民掌握判决。失去白礁岛主权对马国冲击很大,尤其是目前在政治上正面对内忧外患的首相阿都拉。马国政府在判决前不断由政府高官喊话,要人民冷静对待国际法庭的判决,同时接受结果。率领专家团到海牙聆听裁决的马国外长莱士雅丁也在法庭判决后形容这是‘双赢’的局面,试图淡化判决的严重性;首相阿都拉则表示,‘我们没有全赢,我们也没有尽输’。然而,在马国,许多朝野政党领袖却表示对判决感到失望,同时质疑政府捍卫领土主权的能力;在野党行动党主席卡巴星也质疑政府把白礁主权交由国际法庭裁决的做法。

阿都拉政府目前最感到忧虑的是,以前首相马哈迪为首的反对派是否会借白礁事件掀起另一轮攻击行动;在一些批评阿都拉的博客(网志、部落格),人们甚至质问政府,失去白礁后,是否也将让新加坡拥有依斯干达经济特区的主权。依斯干达经济特区位于柔佛南部,阿都拉政府仿效中国的深圳特区借用香港实力发展经济,欲借用只有一海之隔的新加坡的经济力量来发展该区,最终达到以面带全,让马国享有经济繁荣景观。

新加坡从管理人变成拥有白礁主权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表示将写信给阿都拉,感谢马国接受国际法庭的判决。新加坡外长杨荣文则表示,‘我不会打羽球,莱士雅丁(马国外长)不会打高尔夫球,也许我们可以在白礁与中岩礁的海域钓鱼’。对新加坡而言,控制白礁不仅得以保障该国的经济命脉│海港业,确保来自南中国海与马六甲海峡的船只进出安全新加坡,也同时扩大其领土范围,强化它在东南亚的军事及战略地位。白礁岛具有重要的战略与军事地位,它是南中国海进入马六甲海峡的咽喉,控制白礁岛相等于控制有关水道;每天有九百艘船只航行此水道。新加坡巡回大使许通美指出:‘船只的自由航行与安全是新加坡的重要利益。’此外,白礁岛海域也拥有丰富的海产,人们也相信在有关海域可能拥有丰富的石油。

英殖民政府烂摊子

这也是马国第二次把岛屿主权纷争交由国际法庭裁决。零二年,国际法庭在聆审马国与印尼针对婆罗洲潜水天堂西巴丹岛与利吉丹岛主权纷争时,判决两岛的主权归马国所有。让世界各国关注的是,国际法庭针对白礁岛、西巴丹岛与利吉丹岛主权判决,并不依据历史的因素、地理位置,而是依据有关国家对岛屿的行使权,这项判决可能对世界各地岛屿主权纷争带来很大的冲击,这包括中国与日本对钓鱼台主权的争议及牵涉多个国家的南沙群岛主权争夺;目前日本占据钓鱼台列岛,中国、台湾、越南、菲律宾及马国也分别占据南沙群岛的个别岛屿,并在岛上建设军事基地或作为旅游景点。国际法庭的判决可能鼓励存有主权纷争的国家先下手为强,占据发生纷争的领土或岛屿,从而让自己拥有较有利的地位。

马新目前也对位于马六甲海峡的香蕉岛主权存有争议,这些争议事实上也是英国殖民政府在世界各地留下的‘烂摊子’之一;香蕉岛的灯塔同样由新加坡管理,新加坡曾公开声明该岛主权由马国所有,不过,在白礁主权判决后,马国人们担心新加坡也会争取香蕉岛主权。此外,在国际法庭判决前,新加坡阻止柔佛渔民到白礁及附近水域捕鱼,然而,目前马国拥有中岩礁,新加坡军舰是否还会拦截柔佛渔民?此外,新加坡也有意在白礁进行填海计划,这是否会影响马国拥有的中岩礁水域?

马国目前担心的是,白礁主权判决可能掀起国内反新情绪。新加坡原是马国的一部分,不过在六五年脱离马国而独立。因为历史的渊源,两国关系不断有摩擦。白礁主权归新加坡后,可能加深马国人民对新加坡的不满,这对两国关系的未来发展,埋下不稳定因素。公正世界国际运动主席赞德拉就提醒新加坡,不要因赢得白礁主权后,在两国其他双边课题上挑战马国的主权。

白礁岛简介

白礁岛位于新加坡海峡与南中国海交汇的地点,距离马来西亚南部的柔佛七点七海里、新加坡以东二十五点五海里,面积二千平方公尺。这块面积比一个足球场还小的礁石,并没有居民居住,礁上终年都被白色的鸟粪覆盖而得名。一五八三年,荷兰航海家林可登记载白礁岛为‘来自中国及航向中国船只必经之岛,为航行的船只构 成威胁’。从一八二四年至一八五一年,最少有二十五艘船只在此发生意外。英国殖民政府在一八四零年代占领了白礁岛,并于一八五一年在岛上建造了一座灯塔; 有关灯塔随后交由新加坡管理,从而成为新加坡争取主权的最有利武器。

中岩礁则位于白礁岛以南零点六海里,它由两块礁石组成,南礁则距离白礁岛以南二点一海里,它只有在低潮时才露出海面。

---

分类题材: 新马政经_gpsgm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