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之不寻常的中国制造问题

17/07/16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2016年7月5日,香港传真社《秘密回收:35列中国製新加坡地铁现裂纹秘密回收退内地》报道了SMRT列车的问题,并且制造了一个5.27分钟的Youtube录像:《35列中国製新加坡地铁现裂纹秘密回收退内地》。

7月13日,传真社《致新加坡交通部长许文远公开信》回应了许文远的讲话:「香港一些派系企图为中国大陆製造麻烦,令新加坡遭受池鱼之殃。我没收到内幕消息,未知是真是假,但这是有可能的。新加坡不幸成为别人的暗箭,与此同时又受到株连。」

数天内,官方媒体于7月5日发表《SMRT中国列车身有瑕疵被退回给厂商》,7月6日《车身现裂纹 26列中国制地铁列车退回厂商》, 2016年7月13日《更换有裂纹列车时SMRT改用日本部件》,连续的报道相关新闻事件。

新加坡坊间的回应有7月7日《午餐肉罐头与地铁车厢》,从新加坡与中国的外交关系解读事件中的关键之处。7月10日《周末静思语》与7月13日《地铁车厢事件曝露传媒政策断层》,从政府与媒体关系的社会内涵剖析了有关新闻。另外,中国大陆的民间回应有7月7日《谁在抹黑中国製造?》与7月8日《造謠要有個限度》,对此事件给予评述与反驳。

香港与大陆的政治矛盾何以会巧妙的涉及到新加坡SMRT?这本身就是一个不寻常的事件。

不寻常的事件必然有其不为外人道的内幕消息,虽然如此,不过,从通过对组成事件之部件的逐一了解,应该还是可以试图一探其中的究竟。

首先,部长以池鱼之殃,不幸受到株连,直接了当的撇清新加坡与媒体揭发SMRT列车身有裂紋,来企图为中国大陆製造麻烦之事,有所关系。这一说法,让新加坡以无辜而置身事外,否认了参与抹黑中国制造的事件。真相是否确实如此,局外人不得而知。

众所周知,新加坡对新闻报道的管制是极为严厉,尤其是可以被政治化的社会问题,更不是外国报章媒体可以进行如此深度的揭发与报道。SMRT绝对是一个具有爆炸力的社会课题,历史上,前两任交通部长就是因为处理公交问题失当,不得不鞠躬下台。

根据惯例,新加坡必然要严厉谴责,并且以诉诸法律,来威胁外媒停止干预新加坡的社会问题。反常的很,对爆料SMRT,新加坡官方不仅仅没有从严处理,反而是企图以四两拨千斤的手法去解套。这也是一件有违常规之很不寻常的事实。何以如此?确实,值得深思。

从传真社对SMRT的细腻实情了解来看,媒体应该是得到有关人士的挺力相助才能成事。此外,于夜深人静的凌晨时分能够如入无人之境,在有警卫看守的重要设施,拍摄地铁碧山车厂,是一个奇迹。更有甚者,能够在夜间的裕廊港港口上空毫无顾忌任意搜索航拍,更是匪夷所思。新加坡的各个角落都有监视机严密把关,如此的侦查工作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务。

此外,新加坡人必然记得,一名马来同胞在白天拍摄的地铁站录相,成为被指控为恐怖分子的证据。同样的,光天化日之下,警察驱赶与禁止新加坡记者拍摄水灾的实况。近日,有人在深更半夜企图从新山游泳偷渡新加坡而被捕。对比之下,凌晨时分拍摄地铁碧山车厂,夜间航拍裕廊港港口之事,是不是更显得很不寻常?

如果说,媒体确实是在没有外力相助的情况下,完成使用航拍机的拍摄工作,那么,在全世界都笼罩在恐怖攻击的阴影下,新加坡的国防与内政部长,就很有必要向李显龙和社会大众解释,新加坡的国防是否到位,治安是否安全。

其二,官方媒体的新闻标题都是聚焦在中国制造的概念上:中国列车身有瑕疵;车身现裂纹;SMRT改用日本部件。明显的,如此的标题都是重复性的,一再强调中国制造的列车有着品质上的问题。

根据新闻内容来看,车身于2011年从中国青岛运抵新加坡,约3年之后,在2013年进行例常检查时发现发丝裂痕,由于还有保用期,厂商有义务免费更换车身。由此来看,这是一个使用过程中因为金属疲劳而出现的发丝裂痕;是一个正常的车身耗损现象。由于这是一个正常的,可以被接受的情况,所以车身耗损不会影响整个列车系统的安全性。

其实,官媒大可从科学的角度,去理性分析车身会有裂纹的真相。然而,只强调中国列车身有瑕疵,却没有明明白白的解释其中缘由,反而让正常的车身耗损现象,变质为中国制造的问题,那,要不是职业素质上有问题,就是处理新闻的政治立场出现了问题。

另外,SMRT改用日本部件之标题,是表示中国制造不如日本制造。事实是,制造这些列车的中国工厂,是日本川崎重工业公司和中国南车四方机车组成的合资企业。负责列车品质检测的一方正是日本川崎重工业。何以冷处理日本人的责任?列车为何不是日本制造的问题?

在这一起SMRT列车事件中,日本因素是否扮演了重要角色?毕竟,日本人是生产这些问题列车的其中一方,也对整起事件的内幕实情一清二楚。不妨多想想看,揭发SMRT问题后,在即将来临的建设新马高铁的中日竞争,是谁要承担更大的负面新闻代价?

其三,2013年的SMRT问题,何以会在2016年7月5日的突然爆发?这是不是另一个不寻常的现象?是不是纯属巧合之事?2016年7月12日是美国人与日本人联合导演之南海仲裁结果的宣判日。这会不会和7月5日的突发新闻有着什么特别的内在关系?

或许,从时机上来看,忙于回应南海仲裁结果的大陆官方与各界媒体,以及广大的中国网民社会,应该是无暇兼顾SMRT的这一记冷枪。但是,没有回应和少回应,不能等同不会有回应,因为还可以有秋后算账的这麽一回事。

放大SMRT的列车问题,固然有利官方推卸新加坡地铁服务的种种承担,比如,管理失当导致两条人命的责任,但是,拿中国制造来说事,是下下之策。其实,新加坡人应该认真想想,万一马来西亚的高铁以马六甲为终站,加以中国在巴生建深水码头,那,会给新加坡带来什么样的必然后果?多年前,一位州务大臣警告,柔佛可以把新山变成红毛丹园,来彻底摧毁新加坡的繁荣。这是天方夜谭?还是一个有可能的现实?尤其是今天的一带一路概念之下。

令人不解的是,新加坡的前景已经危机重重,却何以还要干些损人不利己的非常愚蠢之事?

---

分类题材: 新中政经_gpsgcn,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