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劳动界对南大建校的贡献 2

16/07/16

作者/来源:余山农

二、三轮车工友义踏
星马各地的三轮车工友,纷纷为建设南大而义踏,这在星马历史乃至于世界历史上,恐怕都没有哪一间大学有过如此巨大的社会效应。

(一)星洲筹划
星洲是发起建设南大的地方,也是带动为南大筹款的地方。各种各样的筹款方式都由星洲开始,迅速扩散到星马马来亚半岛各地。三轮车工友义踏筹款,也是由星洲开始筹划的。

在陈六使先生发起建设南大的号召后一个多月,一九五三年三月间,星洲三轮客车工友同业会便起来响应,发起“一华一元”运动。这“一华一元”的口号,便是向同胞清楚传达“人人有责”的讯息。这运动迅速传遍马来亚半岛各地。

一年后,一九五四年三月间,星洲三轮客车工友同业会再进一步,发动工友义踏一天,为南大筹款。议定一九五四年四月二十日为义踏日。全星三轮车工友可以自由报名参加,将全日收入捐给南大建校基金。这项消息一经公布,首日便有数十位工友报名参加。于是,该会拟定详细的办法,鼓励工友踊跃报名。

一九五四年三月二十二日,星洲三轮客车工友同业会主席庄庆水先生致函陈六使先生说:

敝会昨日召开初选会时,席间咸认此次陈六使先生为维护吾侨祖国文化计,号召创办南洋大学,登高一呼,万山响应。吾人身虽居劳动界,然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对此百年树人大计,去年虽尽一华一元之义,从此不能默然无声,应作再进一步之贡献,遂当场热烈表决,通过实行义踏一天。兹由本会发函通告全体工友,谨订五四年四月廿日为义踏之日,藉作芹曝之献,而取滴水成河,积腋成裘之义。特此敬请俞允,代为转市政局主席,车务局及警察局批准备案,并请是日发给义箱,置於三轮车上,以便乘客存放义款於其中,多且派数位工作人员,合作办理,俾得圆满成功。

这封信充满诚意,对民族存亡之担忧,与创办南大的人相同。陈六使先生接函后,立即复函,对三轮车工友之义举,表示无限钦敬,并协助义踏顺利进行。

在现实社会中,陈六使先生是资本家,三轮车工友则是劳动阶级,分属两个对立的阶层,但在面对外力欺压同化时,大家一德一心,维护民族教育,责无旁贷。

庄庆水先生于五四年三月廿四日通告全体工友,确定一九五四年四月廿日,三轮车工友为南洋大学义踏一天,事关侨教义举,务祈诸位工友踊跃报名参加。他对记者说:

吾三轮车工友维护侨教唯掬一片赤诚,稍尽微力,而尽责任,因此尚希社会人士对义踏多多协助,吾工友多多出力,社会人士坐车而多多出钱,双方合作,共为南大奋勉努力,使义踏能臻圆满成功。

他强调的是“尽责任”,“共为南大奋勉努力”。由工会发出呼吁,工友纷纷报名参加,为建设南大而尽力。这在星马史上是空前的,在世界教育史上,也是空前的。此项义举,深令大家感动,有力出力,有钱出饯,成为一时壮观的社会景象。

南大执委会为了褒扬三轮车工友热心教育的精神,定制纪念章,分赠全体义踏工友。

为了让更多工友参加为南大义踏,庄庆水先生又致函三轮车车主公会,恳请对参加义踏之工友及备有工友同业会证据者,准予免缴义踏当天车租,这样,车主和工友可以共同为南大尽力。

三轮车车主公会主席黄亚丕先生当即复函,响应工友同业会之号召。参加该日义踏者,一律免收车租,藉尽棉责。

各方协调合作,都只是为了共同建造南大梦。三轮车工友为南大义踏,成为一波又一波的浪潮。

(二)吉隆坡和怡保先行
陈六使先生倡议创办南大,并获准注册之后,眼前最重要的事情便是南大校园建设。建设需要资金,所以得呼吁侨胞捐款。这又需要各种宣传。举办篮球义赛,可以筹款,也有助于宣传。三轮车工友义踏也一样,既可以筹款,也有助于宣传。其它各种筹款活动也都如此。

各种各样的筹款活动,都在传达侨胞对侨教的热心诚意,捍卫民族文化的精神。

1、吉隆坡打先锋
星洲三轮客车工友同业会在一九五四年三月廿四日宣布,三轮客车工友将在四月二十日义踏一天,为南大筹款后,这消息迅速传遍马来亚半岛的各个角落,并立即引起响应。在劳动界掀起“拿出力量来捐助南大”的筹款运动。

在新加坡工友四月二十日义踏之前,吉隆坡三轮客车工友在三月廿七日首先上路,为南大义踏一天。私下发起这次活动的是八位三轮车工友。他们是:余青萍,谢创贤,杨志民,赖信裕,赖良水,锺元昌,邝友苍,张友璧。

一九五四年三月廿七日大清早,这八位义踏英雄就齐集在吉隆坡中华大会堂门前,领取铁箱及布条,出发义踏。南大雪州委员会办事处即设在中华大会堂内。

他们在烈日下奔波于大街小巷,接送搭客,为的不是自己,也不是家人,而是为了建立南大,为了子孙万代的民族教育事业。他们的义举,深得各界侨胞的尊敬。

工友在这一天遇到许多感人的事。其中一位说,有位熟客,平时付车资时,常斤斤计较,但今天,知道这是义踏时,毫不踌躇的拿出一张五元的钞票来,放进铁箱里,作为由火车头至大钟楼一段路程的车资。今天的搭客比平日要慷慨得多。

义踏在晚间九时正式结束,回到中华大会堂结算成绩。此次义举,换来义款一百四十九元五角。以下是当时记者的报道:

记者访问以珍贵的血汗换钱捐助南大的八位「义踏英雄」,他们在谈话中发出了一个「挑战」性的号召,希望全雪甚至於全马的三轮车工友实行义踏一天,把全部收入捐助南大基金。

「几个人的力量非常有限,但是集合全马数千名三轮车工友的力量,大家一齐来干,那麽成绩就大有可观了。」他们八张嘴巴,不约而同的进出这一句话来。

「你们对将来南大建立后有什麽希望吗?」记者问。

「我们希望南大成为一间大众化的大学,凡是有志升学的侨胞子弟,不论是有钱的或穷苦人家的子弟,不论是那一帮派的人,都有进南大的机会」,又是一个异口同声的答复。

他们很谦虚的告诉记者,他们都是出卖劳力的一群,口袋中虽然无钱,但是「谁不爱护自家民族的优良文化,谁不盼望自家的子女受高深的教育」呀!

这些工友,出身贫寒。他们义踏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南大办起来后,是一间民众大学,可以让贫寒子弟也能入学。他们胸怀宽大,志气高昂,一心只为了民族文化和教育。

在第一批八位工友带头义踏之后,其他工友随即起来响应。他们也都希望为南大建校出一份力。

一九五三年三月廿九日下午,另有十一位三轮车工友前往南大雪州委员会办事处报名,为南大义踏一天,义踏的日期则由委员会订定。

此十一位工友姓名如下:余青萍,张友璧(余张两位参加过第一次义踏),刘振忠,郭安,卢金贵,谢世光,吴锡棠,房国秋,张有,林森,赖亚福。

以上两次都是由个别工友发起的义踏。一直到一九五四年四月二十日,全星一千五百余名三轮车工友,本着「有一分热,发一分光」的精神,集体义踏,为南大流汗出力,才引起吉隆坡的三轮车工友心中的相同情感,也准备订期义踏一天,将全部收入报效南大。

这些劳动界的侨胞,处于对中国民族文化的爱护和对侨教的热诚,无私出力贡献,令其他侨胞肃然起敬。这也是很好的宣传,让大家坚信,创办南大,必定成功。

2、怡保随后
在新加坡工友义踏之前三天,一九五四年四月十七日,怡保有四十名三轮车工友,为南洋大学义踏一天。

当天下午,虽然突下倾盆大雨,但各工友不减豪情,仍冒雨穿梭于大街小巷,为南大义踏。这种精神至令大家钦佩。

一天义踏,到晚上十时始告结束。四十名工友陆续将义款箱汇交至南大吡叻分会,由财政白成根先生亲自点收,核算结果,成绩达六百七十九元四角正。

其中以胡亚苏六十九元八角为最高额,获得义踏冠军;林文家五十四元四角半,得亚军;殿军则为庄良海,五十元七角半。随即由白成根先生分别颁发金牌与该冠亚殿军之优胜者,以资鼓励。他在致词时,对此次义踏工友爱护侨教之精神,备加称赞。

这次参加义踏这四十位工友姓名如下:胡亚苏,林文家,庄良海,吴四连,张斗,陈生,刘坤,陈九,谭高,陆满,邓细九,任锦良,陈春鸿,林炳弟,冯锦财,黄汉生,刘宗荫,关国海,黄波仔,苏庆昌,李锦华,林荣通,江和安,王惠新,罗华杰,邹亚拾,刘晚成,陈锦柏,许亚奀,任伟明,黄贵香,赖金寿,区奀,刘卓,陈明苏,苏树春,曾金生,林永德,曾桥木,吴有志。

他们也跟吉隆坡的工友一样,无私奉献,义踏的目的只是为了南大,为了民族教育,为了子孙后代。

(三)星洲集体义踏
1、星洲千五工友义踏(1954年4月20日)
自从星洲三轮客车工友同业会在一九五四年三月间,发动工友义踏一天为南大筹款之后,三轮车工友立即响应号召,争先恐后报名参加义举,只想为作育地方人才之侨教最高学府尽力,以此为无上光荣。参加者共一千五百七十七位。此是空前盛事,亦是劳动界为促使南大成功而发动之伟大义举,阵容浩荡,声势雄壮,一千五百七十七位工友英雄,在南大创校史上永留光辉一页。

三轮客车工友同业会主席庄庆水先生在义踏前夕,向记者发表谈话说,一千五百七十七名工友结成一条心,以天所赐之体力,作芹曝之献,成绩如何,有赖各位热情地伸出手来,乘坐他们所踏之车,放下义款於义箱中,多多益善,完成此义举。

四月二十日,一千五百七十七位三轮车工友高举义旗,为南洋大学义踏一天,将他们用劳力与血汗所换来的收入,全数贡献南大建校基金。每辆车前置有南大所发义箱,插义踏旗帜一幅。南大为表扬工友爱护教育的崇高精神,发予每位工友一枚圆型纪念章佩在衣上,上书“新嘉坡三轮客车工友为本大学义踏留念,热心教育,一九五四南洋大学敬赠。”义踏之义旗在车头迎风招展,阵容浩荡。他们急公好义的精神,更使社会人士无限感动。

义踏由清晨六时开始,至下午五时结束,但甚多工友迫不及待,清晨四时即已出动,天虽阴雨,工友情绪分外热烈。此项空前盛大义举,表现劳动界爱护民族教育大业之可贵精神,促使全马侨众对南大有更深切认识,有力更出力,有钱更出钱,为南大的美丽前景奋斗。热心商家报效糕饼烟枝清茶小点,给义踏工友解渴充饥,给工友鼓励。

三轮客车工友同业会为主持这盛举,动员四十多个工作人员。义踏前夕尚有卅七位工友参加。参加义踏的还有两位印度朋友,他们的大名是孟加辛和日都兰。

南洋大学执行委员会特派庄惠泉先生负责协助工作,并代表南大赠旗一面予工友同业会,对该会此次发动义踏,热心教育的精神,表示钦敬。

中华总商会会长高德根先生是日下午二时,自其办事处搭三轮车至总商会,踏车工友为三轮客车工友同业会主席庄庆水先生。他在总商会向记者发表义踏观感说:

今天是我们三轮车工友一生最快乐的一天,也是社会人士搭车出钱最光荣的一天。我相信,出力的今后更有力,出钱的今后更多钱,希望全南洋同侨都能普遍地再接再励地为最高学府出力出钱,不但要使南洋大学早日成功开学,而且要使南洋大学是大众化的学府,入学者不会被高昂学费所限。

这番话,说出大众的心声,真诚而感人。南大是属于众人的。

三轮客车工友同业会的主脑人物,庄庆水,王腾芳,翁义画等好几位,三四点就起个大早,巡视街上情形,发现许多工友四点左右就出动踏车,原来这些工友赶着要去载鱼商和小贩,为着南大,睡觉的时间也牺牲了。

参加义踏的工友都很兴奋。有一位说:“我整夜睡不着,精神特别好”。另有一位说:“我漏夜把我的车洗得干净,擦个光亮,准备天快些亮好为南大卖力”。又一位说:“雨水算得甚麽,只要有钱给南大!”

义踏进行非常顺利圆满,工友守秩序而谦恭有礼,搭车者踊跃,对工友之热情咸报感佩之意。义踏工友与乘客都是为了南大,你出钱,我出力,大家都不讨价还价,一心只希望南大早日成功。当搭客将义款投入义箱时,工友总是含笑称谢。另一方面,社会人士的慰劳与鼓励,使工友倍加奋勉。

这一天有说不完的感人故事。

星洲聋哑学校学生陈文治小妹妹,年纪约莫八九岁,捧了一个扑满坐上蔡九德的三轮车上学去,同时要把扑满里的钱献给南洋大学。蔡九德先把他载至工会,陈文治小妹妹恭恭敬敬地把扑满交给工会主席庄庆水先生。她乌溜溜的眼睛充满激动的神情,工会里的人几乎淌出眼泪。庄先生拍了一张相,蔡九德才继续把她送到后港星洲聋哑学校去。

这孩子受很好的家教。南大的创办就是为了延续这样的民族教育。

工友陈鲜,闽南人,早上九点多钟,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入工会去,请准许补行报名参加义踏。当他知道早就截止报名的时候,便恨失望地坐在角落。工会办事人见他不开心而难为情的样子,替他补行登记,列为第一千五百七十八名的义踏英雄,并给了他一个义箱和一面义旗,六十岁的陈鲜才满脸高兴,当场从袋里掏出早上赚来的一元二角钱放进箱里去,快步走出工会大门。他也可以为南大出力了。

他在抗日战争期间,是回国服务南侨机工的一员,走遍了云南四川缅甸和印度,为抗日而战斗。他不大识得字,早上看见人家的车有旗又有箱子,问了才晓得自己险些少做了一件大事。他有光荣的过去,现在为南大出力。

工友们不但出力,而且也出钱。他们平均该花二块钱去解决肚子,一千五百七十七人,就得花三千多元。不但如此,许多工友还要捐钱报効东西,如林王梨,吴亚注,庄谦和都报効东西,张亚章交义箱的时候,更从自己衣袋里掏出一张沾满汗水的十元钞票投进去。

各界人士报効饼干茶点汽水的,非常踊跃,卫律的十位热心家联合举行慰劳,糕饼烟枝清茶小点俱全。又有联合烟草公司赠与每位工友一包电筒香烟。工友林虎最幼的儿子爱明也献出他的扑满。

报效物品者,还有宝利新加坡有限公司,报效宝利鲜橙汁二十打,杨水狮先生在老吧刹口报效柑水及清茶,李安娥女士在四马路报效绿豆水,欧亚昂先生在六马路报效糕棵,清茶,新顺兴公司蔡开新先生报效绿宝十打,并为义踏工友补风及修理等,新昌公司制珍厂报效全部铁罐(义箱)。

下午五时,义踏结束。一千五百多工友,虽然经过一日辛劳,精神仍无比焕发。由四马路至五马路排成一支强壮盛大的队伍,向工会献出他们的义箱,然后换回一包香烟和一个面包。

由庄谦和,翁义画,庄庆水,庄春荣,陈天泉,庄信和,高金木,刘金赞,严礼兴,李金章,翁亚炎,严炎猴,陈淳品,吴亚柱,严炎俤,陈冬犬,翁岭口等工作人员,负责对号点验义箱,然后由四十五位去年毕业之中学生,分十组开箱及计算义款,逐一登记入簿。他们越算越起劲,工作直至深夜,始告完毕。统计是次义踏成绩为二万一千六百六十元五角一占。这对于三轮车工友,真是一笔很大的钱,是他们用汗水换来的,全数捐给南大建校基金。

四月二十日是星加坡三轮车工友最光荣最值得骄傲的一天。一千五百七十七位工友冒雨为南洋大学义踏,只是为了用劳力所换来的收入,全数贡献给南大,建设民族教育的最高学府。这件事空前绝后,在世界教育史上绝无仅有。

义薄云天,感人尤深。有一位教师说:许多三轮车工友连小学都没有念过,现在为南大效劳,真是急公好义。他日南洋大学为地方所培育出来的人才,都有三轮车工友宝贵的血汗了。他们在南大史上留下可钦敬的一页。

这是南大史上最可歌可泣的一段故事。三轮车工友为民族教育,用他们的汗水建设南大,浇灌云南园里的花草树木。

2、工友同业会加入为会员(1955年3月7日)
星洲三轮车工友同业会为响应陈六使先生创办南大的号召,于五四年四月二十日,领导该会会员一千余工友,为南大义踏一天,成绩共得两万余元,悉数捐助南大建校基金。该会是次义举,为劳动界赞助侨教写下最光荣的一页。

一九五五年三月七日,该会举行常年会员大会上,一致通过每名会员各捐一元五角,凑足一千元,以该会名义参加南洋大学为会员。

3、三轮客车工友捐献(1955年11月6日)
星洲三轮客车工友同业会於一九五五年三月六日,第六届常年会员大会时,议决会员每人捐一元五角,以该会名义加入南大为会员,收款日期由七月一日起至前月为止,计共收九百六十名,共银一千四百四十元。

十一月六日,该会召开执委会,通过除以该会名义捐款一千元参加为南大会员外,余款将购一大时钟献赠南大为成立纪念,再有剩款,悉数拨捐为南大基金。

该会於十一月八日把一千元交南大财政处作会员费,嗣又进行采购大时钟一座,值银三百八十元,经於十二月八日送交中华总商会南大办事处,连同余款六十元,一并捐作南大基金。

该大钟内附铜板上书「南洋大学成立纪念,星加坡三轮客车工友同业会敬赠」等字样,而该铜板系由威拉三美律三五号大西洋商业电版所铸赠。

(四)四方响应
星洲一千五百七十八位三轮车工友,冒雨为南洋大学义踏,这件事迅速传遍星马各地。这不仅给南大绝好的宣传,也激起各地同侨建设南大的决心。最直接的影响便是各地三轮车工友掀起为南大义踏的热潮。

1、雪兰莪
(1)巴生廿二工友义踏(1954年4月24日)
一九五四年四月廿四日,巴生三轮车工友抱着赞助侨教之热情,为南大出力,义踏一天。由中华总商会主持。

巴生三轮车工友数近二百名,华人只不过百人左右。此次报名者参加义踏者已占其半,分三批。首批义踏者计二十名,除职业三轮车工友外,巴生林茂街顺万兴号书记黄大宗先生,及中央市场友新洋服店东主黎晋成先生,亦以业余三轮车工友之名义参加。

是日清早七时以前,参加义踏之三轮车工友即全数出动,为南大贡献劳力。彼等之态度极尽谦虚有礼,博得顾客之一致嘉许,纷解囊慷慨捐助南大。

当晚十一时正,巴生中华总商会派员池镜泉,苏剪花,林持端,苏宜坚,黄跃恢,朱文风等陪同该会会长李荣德,在满春园舞厅为集中地点,将全部义踏捐献箱当众揭开,分组计算,而后由朱剪花女士主持给奖仪式,计得八百五十九元八角四占。首奖谢成吉,得顺万兴号报效脚车内外胎一付,次奖徐石,得中南公司报効热水瓶一具,三奖黄虽观,得中南公司报効香皂手帕等。

巴生三轮车义踏工友如下:黄亚礼,徐石,郑亚简,雷元增,陈炳坤,陈天福,江文庆,陈亚九,黄均水,李亚乡,黄重泉,李文腾,张玉春,林泉兴,黄虽观,谢成吉,谢玉水,谢天送,何干三,林春明,另业余义踏者黄大宗,黎晋成。

这次义踏在巴生为创举,得各界热烈支持,顺万兴号,中南公司,联和号,新合发号,时代洋服等报效奖品旗帜,缝工等,主持义踏之中华总商会于感激之余,深致谢意。

(2)巴生廿五工友义踏(1954年5月1日)
一九五四年五月一日,巴生中华总商会主持第二批三轮车工友义踏,为南大筹募建校基金。是晚十一时集中在吴福律满春园舞厅当众揭开义箱,由苏剪花女士主持给奖。

此次报名参加之三轮车工友计廿六名,其中除第廿三号因事未能参加,其余廿五名均准时出发。前次个人义踏成绩最高数目为一百卅三元八角,此次则达二百六十七元九角;总成绩前次为八百五十九元八角四占,此次为一千四百零六角四占。

此次获首奖者为李其明,成绩二百六十七元九角,次奖林天记,成绩二百四十九元五角半。在核算义款之时,李林二君各将平日积蓄,加献十元。其热诚实堪敬佩。三奖何东梅一百零五元一角。给奖时,成绩优异者各得银质纪念章一面,全数各得第二批义踏者全体像一张,蚊油一蹲及荣誉免费牙疾治疗证一张。参加者如下:

谢天送,林天记,何亚能,江文福,林玉水,林亚池,郑亚简,陈文进,何东梅,叶福财,庄友叶,郑金定,李金水,李其明,刘长太,陈福泉,庄金全,黄子君,郑成才,李添基,张清良,林瑞荣,姚贞梓,黄绳彬,孙明。

(3)巴生廿七位工友义踏(1954年5月8日)
巴生第三批三轮车工友为南大义踏日期定在五月八日。至四日止,向中华总商会报名者已有廿七人。其中十名为巴生港口三轮车工友,一名为巫籍,后增加至卅三人。坡中热心家亦已纷纷报効物品,计福昌金铺报効成绩优异纪念章三枚,郑天祥报効全日饮品(包括绿宝橙汁及清茶)及午膳,宗兴贸易有限公司酱油厂赠各批义踏工友以大号超顶酱油每人一支,兢商号赠实力牌杀蚊香油各一支,吴金汉牙科医局为全体义士免费治疗牙疾。

五四年五月八日,巴生第三批三轮车工友义踏如期举行。自清晨七时即开始出发,直至晚上十时止。核算成绩,并由中华总商会总务池镜泉授予优胜者奖章第一二三名各一枚,及热心家报効酱油,蚊油各一樽。

此次参加义踏者计三十三名,包括巴生廿名,巴生港口十名,中一名为马来籍,热诚殊堪嘉尚。

第三批义踏三轮车工友如下:庄秀泉,颜文树,郭心顾,施福金,施财发,施泉水,施笃,施亚池,施亚九,施米弟,翁进连,庄亚流,罗实民,郭心顾,庄秀泉,庄银发,庄龙金,庄橱,庄水生,庄秀金,庄望,江文庆,颜文树,赖金发,陈期光,洪立,雷元增,郑因,郭金水,丁履设,方振义,林春明,黄均脱。

巴生中华总商会举办巴生及港口三轮车工友为南大义踏,计分为三批举行。第一批二十二人,获八百五十九元八角四占,平均每人三十九元零八占;第二批二十五人获一千四百元零六角四占,平均每人五十六元零二占半;第三批卅人获七百零九元六角六占,平均每人廿三元六角五占半。综计三次共七十七人,获款总数二千九百七十元一角四占,每人总平均数目卅八元五角七占有余。在星马各地三轮车为南大义踏以人数平均最高纪录,为巴生之光。

据该会发言人称,该会感於众义踏工友之热诚可嘉,且成绩美满,为此决定举行慰劳大会,慰劳全体义踏工友。

2、马六甲
(1)马六甲百余工友义踏(1954年5月17日)
马六甲在一九五四年五月十七日,组织了一次义踏,由开始倡议到义踏结束,有条不紊,得到各方热心支持,十分成功,亦可见侨界对南大的热切期盼。

■ 四工友倡议
马六甲市三轮车不下八百辆,其中华籍工友约二百人。近年来由於土产跌价,市面不景气,加以巴示车川行市中,工友生计,日益艰难。彼等虽属流血汗之劳动工友,然关怀国家民族大事,深明大义者,大不乏人。

一九五四年四月廿一日,工友代表陈文兴,余实业,郭太岳,郑坤章诸位,特联袂趋访教师会主席沈慕羽先生,说明彼等愿为南大建校而义踏一天,请予指导。彼等宣称,赞助南大,人人有责,工友辈虽无钱,但可出力,人人如此,南大必能早日建立,中华文化将可永奠南邦而无虞。此等见解,虽识诗书者亦未必能过之,殊令人感佩。

共有三十人愿意参加义踏。由於现无工友会之组织,致一时无法号召全体参加。惟信此消息一经发表,其余必闻风而起无疑。经一番商讨后,当即缮函南洋大学马六甲委员会,愿为维护中华文化而努力,并请拟定各办法,以便进行。

■ 报名踊跃
为响应各州之义踏运动,马六甲三轮车工友报名参加者,至四月廿七日,又有四十二人参加此义举,连同前次报名者,合计达七十二人。

为配合工友之义举,三轮车联合会(车主之组织机构,其会员之三轮车分租与各族工友者约三百辆)特召集会议,讨论如何使义踏成绩好,而且更加普遍。与会者二十余人,咸热烈支持工友之壮举。

该会主席黄云陵先生宣布,凡工友租用该会会员之三轮车者,义踏之日,完全免税。为慰勉工友之辛劳,该会决於是日报効参加义踏工友之餐食,俾免枵饿,该会经已商定借用兴安会馆为工友餐食场所。凡参加义踏者,不论何族人,不论会员与否,一概予以竭诚招待。

马六甲三轮车工友报名参加义踏者达百余人,其中有杨万兴者,系福建南安人,年已达古稀(七十一岁),子孙绕膝,素以养猪为活,兼踏三轮车以裕收入。据云彼年老矣,却以余力为南大效劳,以尽天职。子已超学龄,但望孙儿将来能入南大之门,为国家之用,热肠义举,令人感动。

■ 告侨胞书
此次义踏,由中华总商会主持。该会为广宣传起见,特在各大戏院放映幻灯广告,请各界侨胞「义坐」赞助南大,又印发告侨胞书,沿门派发,以期达到美满成绩。告侨胞书全文如下:

亲爱的侨胞们:南洋大学的设立是要维护中华文化并发扬学术,尽人皆知其重要,所以自陈六使先生登高一呼后,顿时万山响应,各地侨胞不分畛域,或出钱,或出力,惟恐落后,剧团的义演,歌台的义唱,小贩的义卖,不一而足,莫不热烈异常,其中最令人感奋的。要算是三轮车工友义踏了。

马六甲的华侨三轮车工友一百四十余人,他们爱护侨教,不敢后人,为尽国民一分子的责任,特定於五月十七日上午七时起至晚九时止为南大筹募基金而义踏。他们是最辛苦的劳动大众,整日在热日蒸晒之下流血汗,所得本不足以餬口,现在为了南大的建立,竟不顾本身的利益,愿报效一日之所得,这是何等可贵啊!

年届古稀参加义踏的工友扬万兴老先生说得好:「我们此生虽无读书的幸福,但希望儿孙及侨胞的子弟,都能进入南大之门」。这种舍己为群的精神及高瞻远瞩的行为怎不令人起敬。杨老先生如此,其余工友的热肠又何尝不如此!

侨胞们!辛苦的工友们肯把一日的时光和精力,全部供献给南大,他们的牺牲是何等重大啊!他们肯「义踏」我们不应该「义坐」吗?坐惯汽车的富侨们,请你们效星加坡中华总商会主席高德根先生一尝三轮车的风味吧!平日安步当车的侨胞们,请你们为了南大破例的义坐吧!

参加义踏工友名录:陈文兴,郭太岳,余实业,郑坤章,蔡伯添,黄裕隆,邓亚碰,郑庆助,林贤康,何峇舌,郑明源,曾玉泉,张福成,蔡金牌,林禾煎,陈亚成,刘正瑞,陈金炉,甘吉宁,李贵福,郑奕松,陈求源,许民源,王建源,黄新客,陈国财,陈书宗,颜添桂,陈亚辉,吴亚文,林瑞生,黄祖盛,许丕侨,吴亚连,林宝兰,林成基,郭黄种,姚亚温,蓝金成,曾亚源,杨亚伴,郑源成,黄添华,张王水,郑亚南,蔡祺岸,陈坤成,王永言,刘克群,洪瑞典,王宜琳,陈松林,王水根,黄亚研,王寿福,林光铭,梁杉,何生牛,王永谅,廖马成,谢森,刘锦光,王和崐,陈如富,温成交,胡成基,陈亚宝,林亚吉,马汉忠,颜竹简,林永和,邱宜隆,陈基作,沈亚追,吴发,何河米,沈观养,吴亚隆,吴存佐,陈炳宗,郑昌釜,王培基,卓亚水,蔡荣顺,吴亚崔,邓炳东,黄祖成,黄亚来,吴尾狗,梁坚,黄仕粦,陈九,张金寿,罗菊光,潘金着,叶皆渠,吴木培,杨万兴,苏圆,吴益新,郑才剑,黄亚梅,吴亚二,王兴潮,郑九红,陈亚梅,陈亚猴,吴村,王登秋,叶华,姚贞固,林金龙,林贵气,曾安然,陈贵峇,刘金和,郑坤才,杜文补,薛春和,王朝来,叶秋养,朱一,李贵川,刘进忠,周炳忠,陈桐琴,陈吉龙,陈立相,苏亚狮,吴金春,郑兰,吴龙,杨亚柳,李亚杜,吴养,柯炳,王福水,陈亚妻,陈金港,湛锦寿,林榜,锺进博,张聪宜,吴亚琼,刘南。

这封告侨胞书说出侨众对南大的热切期盼,愿为南大流血汗的精神。这些三轮车工友,“他们是最辛苦的劳动大众,整日在热日蒸晒之下流血汗,所得本不足以餬口,现在为了南大的建立,竟不顾本身的利益,愿报效一日之所得。”这完全是舍己为人的精神。

年逾古稀的工友扬万兴老先生说的那番话:「我们此生虽无读书的幸福,但希望儿孙及侨胞的子弟,都能进入南大之门」。正反映出大家的心声。南大是众人的期待。

■ 爱护侨教
一九五四年五月十七日,一百四十位三轮车工友集中在新路中华总商会,然后出发义踏,一偿其对南大尽力之夙愿,博得全甲人士一致称许,并致崇高敬意,是日全市汽车似乎减少许多,大家都以义坐三轮车为荣。各界之慰劳品亦定於是晨发给,南大委员於是晨到场协助一切。

是晨五时许,工友即开始到中华总商会领取钱筒及小册,秩序井然,南大甲委会亦将各界报效慰劳品,逐件分发,计每人得毛巾一条,电灯香烟一包,电话烟二包,打枪烟一包,OK烟一包,ABC烟二包,仁丹一包,国泰公司赠品(肥皂及橙汁)。大会并给每人「爱护侨教」铜质襟章一个,佩於胸前,以作纪念。各工友办完手续,即争先恐后出发,以应各界义坐。彼等在烈日蒸晒之下汗流夹背,上气不接下气,然为了南大的建立,仍咬紧牙根,脚不停踏,希望能踏出南大来。

三轮车联合会(车主组织),热心教育不亚於工友,为慰劳工友之辛勤,除属下之车辆是日全部免租,及免费为义踏之车辆修理外,特杀猪一只备饭菜及茶水,在兴安会馆招待工友们之全日饮食,该会主席黄云陵及主要职员,均亲执箪瓢,日以继夜。南大甲委会为此特别发送「热心教育」镜匾一方,以表谢意。

晚九时为义踏结束时间,各工友捧着钱筒,脸上挂着微笑,交给南大当局。南大各委员分组接受并开筒计算,逐条登记,然后总计,工作紧张,但都极兴奋,工友亦竚候好消息,果不负众望,全部成绩达平均每人义踏得二十九元五角,打破星嘉坡义踏之平均数,成绩最佳者为余实业一百卅五元二角,何峇舌一百卅二元三角,郑坤章一百廿二元四角,薛春和一百一十四元五角,郑奕松一百零六元,年已古稀之老工友杨万兴亦得二十元七角。

南大之创立,完全依赖大众此种奉献精神。

■ 感人故事
工友义踏这一天,有许多动人的故事,使义踏的精神更加感人。

南大委员陈期练先生,由办事处出发,经过各条大街,沿途招待熟人义坐,以表支持。

有好些热心家多付车资,表示支持。兴安会馆主席陈占源先生付一百零五元,刘两六十,方鸿年,王尾女士,张秀管,杨文章,温虎干,刘荣,东源,陈佳才各五十元,龙山堂码头工友宋振团,亦以血汗之积蓄五十元捐献出来,令人钦敬,黄起夸三十元。二十元以下,为数甚多。

工友叶皆鹏因自感所获成绩欠佳,自献十元,免落人后,并写打油诗一首以明志。

观音亭街恒芳茶室主人陈大鋆先生,对前来喝茶工友,均款以三个五香烟,免费招待,并在每辆车的钱筒上,投入五角,受招待者甚众。陈先生之急公好义,工友们咸表钦佩。

石叻敢南云亭诵经班以是日为佛诞,男女五十名,下午三时集中于三保井南安会馆,分乘三轮车五十辆至牙加马郎释迦院,每辆均给一十元献给南大,以示赞助南大为佛教徒之责任。

工友代表郑坤章先生再三对记者说,此番义踏有如此良好成绩,因南大当局指导有方及各界人士热心赞助。至於三轮车联合会免租并招待膳食,各界报効慰劳品,全体工友,均感激不尽。

■ 年逾古稀
在这次参加义踏的三轮车工友中,年逾古稀的杨万兴先生(七十一岁),原本以养猪为活,兼踏三轮车以增加收入。仍以余力为南大效劳,以尽维护民族教育之责任,希望孙儿将来能入南大之门,为国家之用,热肠义举,令人感动莫名。

同日又有另一年逾古稀老人(七十二岁)刘祖苗先生,牵子刘发补义卖瓮菜,共得义款一百卅七元。刘老先生日常生活颇为清苦,却不忘为南大尽力,亦深情感人。

无论年纪大小,大家都只是一心一德,为了建设南大而贡献一点力量。此种精神,足以让后人永远敬仰。

3、柔佛
(1)笨珍工友洪鹏九义踏(1954年4月27日)
笨珍三轮车工友洪鹏九於五四年四月廿七日首先义踏两天,随后有卢亚成,颜成发,陈福成,苏亚肯,陈天化,陈金宝,林亚枝等七人,起来参加义踏,一心一意为南大出力。其至诚之精神,令人肃然起敬。

义踏当天,有一小朋友林福美(八岁),在笨珍英校肄业,将平时所节省之糖果费十元,悉数投进义箱,又有两兄妹洪天来(十四岁)与洪玉英(八岁),亦愿节省全年之糖果费,要求父亲洪业成,先出一百元,以乘坐义踏车,小小年纪,深明大义。又有一巫人与一印人,乘坐义踏车,分别以一元及二元车资,投进义箱,并鼓掌称:「峇勿」(bagus,马来语,意即顶好)。

廿七日午后六时,九名三轮车工友,在中华商会计算义款,得一百八十八元三角,成绩最优者,首推洪鹏九。大家以热诚之心情表示,只知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在响应义踏声中,为南洋大学尽点责任,未来再义踏时,希望社会人士热心乘车,为南大出钱出力,为下一代教育着想,毋使华人受文盲之讥。

(2)蔴坡卅四位工友义踏(1954年5月20日)
蔴坡三轮车工友,梁亚礼,林登,冯章水,颜金再,刘权,杜火炉,杨亚见,苏王建,刘清秀,徐俊成,亚弟,周扁头,颜峇美,谢炳发,冯亚九,郑木水,刘素兴,周宏视,刘亚兑,戴天助,黄金麟,何祖来等廿二人,响应创办南洋大学,发扬中华文化,发起义踏二天,将收入悉数捐给南大基金。一九五四年五月四日致函南大执委会蔴坡支会,择定义踏日。

蔴坡三轮车工友三十四人,於五四年五月二十,廿一两天义踏,为南大筹募基金。南大执委会以其一片热诚,特制旗帜各一面,钱箱各一个,发给各工友,订於该日上午八时起在南大办事处楼下出发,至下午八时止为义踏时间,并举黄少辚,李文祥,周祖庆,颜锦闻,核算义踏报効箱款项。甚多热心人士答应报效饭餐,烟枝茶水,毛巾白布等,以作慰劳。

义踏工友姓名如下:陈国华,(召集人)刘亚兑,颜峇美,陈英水,吴亚弟,黄金麟,郑木水,刘权,颜有土,林登,冯亚九,郭若喜,何祖来,李添成,刘素兴,吴文章,李嘉烈,颜金财,杜火炉,徐使成,谢炳发,林和,钱亚九,周宏视,砖副,苏王建,刘清寿,冯汉璋,颜金芳,戴天助,杨阿目,郑系金,印度工友华斯尔须。

二十日早晨八时,三十四位工友齐集南大办事处楼下,一同出发,招徕乘客,东奔西走,备极辛劳,虽汗流夹背而毫无倦容。热心人士以其一片热诚,均愿乘坐,赐以义金。

廿一日下午则细雨霏霏,彼等仍川行街道,令人感动不已。计两日义踏所得,总共一千二百七十元零五角六占,平均每人三十七元三角七占,成绩颇有可观。

(3)昔加末十六工友义踏(1954年5月23日)
昔加末十六位三轮车工友于一九五四年五月廿三日为南大义踏一天。工友们抱着满腔热诚,于是日清早,集中齐梁容街头,七时出发,沿街载客,不怕烈日当空,不顾汗流满身,只顾请行人坐车,义坐者把钞票塞进义箱,便喜眉笑脸。他们从早到夜,并未一刻停留过。

最值敬佩的工友是王金藻。他平素认识的老板多,并有擅长交际,又特别热心,自备三五香烟,招待义坐者。他一人当天收入达六百四十一元八角六分,打破星马南大义踏纪录。

义踏时间,从早上七时至下午七时。八时,全体工友至马华公会接受南大委员会昔支会的慰劳会(茶会由惠阳茶室报効),当场开启义箱,总成绩为一千五百五十八元三七分,每车收入成绩如下:计黄金藻六百六十一元八角六分(他自己捐献廿元在内),陈子耀二百元零六角八分,黄振源一百卅三元七角,黄朗八十六元二角五分,陈亚模六十六元一角八分,郭九妹五十三元,张金池五十一元六角,陈亚全四十四元一角一分,李文廉卅三元二角,陈金河廿三元三角,陈金凤二十二元五分,陈德仁一十五元三角五分,林福荣十一元七角,陈光霖八元八角,林元森七元,又三轮车工友十六位联合献金一百卅二元。

(4)峇株巴辖三十工友义踏(1954年5月23日 )
峇株巴辖三轮车工友响应义踏,报名参加者三十人。他们对维护中华文化,一片热忱,令人感动。

本次义踏,有一巫籍工友依士买赛逸,自告奋勇,报名参加,更属难能可贵。足见创办南大,中华儿女应尽责任,而友族人士的热情支持,亦令人兴奋。依士买赛逸氏的举义,甚值得表扬。

三轮车工友义踏消息传出后,热心人士,报効慰劳品纷至沓来,峇株南大执委会集收之后,予以分配。

义踏之日,峇株南大执委会职员,全日轮流在会,主持一切,该会职员郑锦标,赵平阶,李成本,陈礽唐等,以身作则,参加义坐,环游峇市一周,号召大众,踊跃参加义坐,支持南大,对於义踏之成绩,有极大之帮助。会长郑锦标,义坐一次,献金一百元,未让前人专美。

峇属胡椒港郭珠兴老先生,身处山芭,心思南大,特从胡椒港赶来,参加义坐,慷慨献金一百元,一片仁心,满腔热情,令人钦敬。义踏之日,街头巷尾,人人都说,老亚伯,真热心!真热心!峇株人士,富有者不少,如郭珠兴老先生之热心义举,为数不多。一百元之义坐,郭老先生留给峇株人深刻之印象。

有五位儿童为三轮车工友之义举所召感,敲破扑满,以其平日储蓄,参加义坐,全数献出。幼稚的心灵便有支持南大之诚心,不让大人专美。

此五位儿童即:林快先生公子福祥献五十元,林荣发先生两位公子成进十六元六角,成本十五元三角,辜夏金先生公子美盛十二元一角,林坤桂先生公子全才十五元八角五占,以上小童多属正修学校学生,义举可风。

三轮车工友辛苦整日,用气力,费口舌,满腔热情,支持南大,实可嘉奖。

南大执委会,为了检收义踏义款,特请华中学生到会帮忙。潘金顺校长当晚特派学生三十名,到会襄助。学生们以三轮车工友义踏献金,捐助南大,宜当慰劳,以示拥护,遂集款购买香烟三十包,分赠全部工友作为慰劳礼物,并恳意慰问,使义踏工友得到极大之安慰,物微意重,工友们领受之余,衷心表示多谢。

4、吡叻
(1)太平一印籍工友义踏(1954年5月6日)
太平有一位年约四十左右之印籍三轮车工友,名哥拉三美,于五四年五月六日往晤太平南大区会总务卢旭民先生,表示自愿於八,九两日踏车,将收入报効学校教育(指报効南大),并出示其所执之华文报说,因太平同业尚无人响应,故他愿意首先响应义踏。卢先生以其热诚可嘉,便接纳所求,希望其他华人三轮同行,能相继群起响应。太平南大支会,将一「义踏」旗帜插於其车上,以资乘客识别,予以支持;车上亦置一钱箱,以供乘客自动将车资投入箱中。

印籍三轮车工友哥那三美於五四年五月八,九日,自动义踏两天,报効南大,开太平三轮车义踏之先河。其热诚义举,殊足令人钦佩。

哥那三美两日义踏之成绩,计首日至夜十时余结束,得义款六十元零一占,次日至夜八时余结束,得义款七十元零七角五占,两日共得义款一百卅四元七角六占。其义举可风。

(2)太平三位工友义踏(1954年5月14日)
太平自周前印人哥那三美首先义踏之后,又有三位同侨三轮车工友廖亚辉,沈书平,张嘉辉,继起响应,至太平南大区会副总务朱苏先生处,请求登记义踏,於五月十四日起至十八日止,分别举行义踏,捐助南大。其热诚义举可嘉。

三位热心工友五日来共得义款二百五十三元九角五占,业经太平南大区会财政陈复辉先生核收,发给收据。计开:廖亚辉义踏两天,成绩廿三元四角,沈书平义踏一天,成绩卅八元五角。张嘉辉义踏三天,成绩一百九十二元零五占。

张嘉辉义踏三天,除踏载各乘客外,并向各热心人士招请「义坐」兜风,解囊捐助南大,其为南大効力之热诚,尤属难能可贵。

(3)近打支会发奖状与工友(1954年5月23日)
南洋大学吡叻分会近打支会,五四年五月卅一日正式发出一批奖状给十七日为南大义踏之三轮车工友。

有一批三轮车工友,至南大吡分会办事处领取奖状时,再度建议作第二期为南大义踏,日期定於六月十九日,怡保赛马之期。南大吡叻分会已答应接纳办理。

吡叻南大分会一发言人称,第一期义踏,有二名热心同侨曾报効金牌给首二三名成绩优越之工友,藉作鼓励。

(4)怡保第二期工友义踏(1954年6月19日)
怡保第二期三轮车工友为南大义踏,於五四年六月十九日举行。虽则参加义踏之人数仅十八名,惟成绩却达五百六十元六角正,成绩美满。

十八名义踏工友中,获得首名者为林金美,成绩二百八十八元八角;第二名庄良海,成绩七十三元二角;第三名马锦财,成绩卅元五角;第四名伍锦良,成绩廿五元七角;第五名关国海,成绩廿四元四角。

其他义踏者之成绩如下:吴四连六元一角,林炳弟八元二角,刘宗荫二元,江和安廿一元一角,符亚苏十九元九角,陈九十三元一角,朱德财三元六角,文英成八元九角半,刘志明四元一角,叶灿七元半,谭祖光十一元二角半,余国富三元四角,莫能八元七角。

(4)安顺青年义踏(1954年6月27日)
安顺青年陈大鼻君,为响应各地三轮车工友义踏盛举,自五四年六月廿七日至廿九日,一连三天,为南大义踏。陈大鼻工友原系闽剧团演员,不辞劳苦,为南大效劳,精神可嘉。三天成绩,共得义款七百三十一元二角,打破全马三轮车工友个人义踏纪录,尤属难能可贵。

5、槟城
(1)梹城工友义踏(1954年6月4日)
南大梹城委员会总务股暨义演小组委员,于一九五四年五月廿二日下午四时,在安顺律树胶公会与梹三轮车工友联合会代表召开座谈会,讨论六月四日梹三轮车工友为筹募南大建校基金义踏进行事宜。

到会者计有南大委员李焕文,陈文炳,骆清泉,黄荫文,陈火炎,吴奋扬,林嘉扬,陈林满,黄春记,三轮车工友会主席陈瑞福,尤宝龙等,双方座谈,议定六月四日义踏之进行办法。

梹三轮车工友联合会主席陈瑞福先生对记者发表谈话说,此次热心参加义踏之三轮车工友,至报名截止时有一百七十名。梹城共有三轮车二千辆,工友达二千余名,参加义踏之工友,未达十巴仙,但较之联邦各地工友为南大义踏之人数为多。为使义踏成绩美满起见,希望全梹热心之三轮车工友,踊跃到工友会报名。此次各热心商号为工友义踏而慷慨报効物品,希望三轮车主对此次参加义踏之工友,免收义踏当天车租。

五四年六月四日,在梹城三轮车工友联合会主持之下,梹城三百零三名三轮车工友举行义踏,其中包括巫籍工友二名,印籍工友四名。收入点滴充南洋大学基金。

三轮车工友会主席陈瑞福先生,以身作范,参加义踏。他的首名「义坐」搭客为头条路莱东旅店经理陈来枝先生。他以支票付车资,志银一百二十元。

三百余名工友,照预定时间,於今日晨七时起,在港仔墘三轮车工友会齐集报到,逐一领取「乐捐箱」及卡片,该卡片为参加梹华商业联合会招待早午两餐时之用。

南大梹委会同人李焕文,陈火炎,叶笞痕,林嘉扬等一早到场,协助处理工友当日义踏工作,三轮车工友会之职员均到场帮忙。

是日天气清朗,各义踏工友之三轮车上,均插有白色小旗,故今日市区各处,随时可见到义踏工友车上之旗帜飘扬。

新闻记者访问二名巫籍工友,对於参加义踏有何感想?他们答谓,马华公会与巫统机构已经联盟,故马来人应参加华人工友为南大义踏,可惜马来人工友参加者太少。

当日下午,南大梹委会在安顺律树胶公会设盛大之茶会,招待义踏工友,同时在会中宣布义踏成绩,由王景成先生主持颁奖章给首五名优胜者。

首名林树华,成绩五百卅三元,次名陈瑞福三百十一元七角,三名张奕时,一百八十八元五角,四名林彩春一百七十五元二角,五名郑洋一百卅五元九角。

其他成绩超过百元者为:林锦水一百卅二元四角,谢亚水一百十六元三角,谢相清一百十二元五角五占,刘布瑞一百零八元一角五分,王德富一百零七元五角。义踏全日收入为七千二百五十元零三占。

获首名之义踏工友林树华君,擅长摄影,其作品常参加星洲周刊主办之摄影比赛及国际沙笼,乃一著名摄影家,平日以踏三轮车为活,乘闲即携带相机四出猎取镜头。

6、森美兰
(1)芙蓉三轮车工友义踏(1954年7月10日)
芙蓉人力三轮车公会各工友为向星马各地同业看齐,于五四年五月九日晚,在该会礼堂召开临时执行委员会议,决定义踏一天,为捐助南大出力,即席选出黄恶爬,陈金发,黄国成,林亚美,关文章,五人为义踏事务委员,负责处理关于义踏一切事务,同时并决定先致函南大森美兰委员会,请示各项手续,以便进行。

芙蓉三轮车工友五十七名为南洋大学筹款,於五四年七月十日举行义踏。是晨七时,齐集森州南大委员会门前,由该会发给义款箱,及「热心教育」锦旗各一面。南大委会宣传主任黄雄飞致词,赞勉工友义举,全体工友随即分道出发,为南洋大学效力,全日收入总共七百五十四元一角二占。

参加者如下:林君,黄钰珍,张记,郑房金,张金龙,黄恶爬,姚亚清,方君,李亚林,黄亚柿,陈亚金,黄扬仰,杨亚磨,陈亚炳,黄亚明,许珍水,张荣盛,何亚洪,黄九枝,黄国成,刘伯钦,黄文来,司徒俊,关文章,许天保,杨亚肥,黄亚梅,谢大儍,叶华,林国伴,李宜柳,朱铭德,黄富金,李金章,陈亚昆,蔡亚禄,陈福隆,陈亚妹,黄陆,白妹爬,黄尾订,林亚喜,余钦文,林春,叶满成,李珠,丘均照,朱先,林培坡,刘养生,张绍,蓝成,黄国发,林亚通。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