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补丁黄靖Get Out 事件

09/07/16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从官方处理黄靖Get Out 事件来看,此类新闻议题应该是没有什么值得深入讨论的社会价值。然而,主流媒体如何看待与处理社会新闻的本身,却是充分反映了新加坡审理新闻的社会现实。不论其他,单说如何报道新闻的事实,就是一个十分严肃的新闻专业问题。

按搜索黄靖Get Out 一词所得,官方华文媒体只有由晚报撰写的一则《教授与德士司机理解不同 一句‘Get out’惊动警方到场》。

根据晚报报道:为了一句“Get out”双方理解不同,德士司机和教授大闹纠纷,还惊动警察到场调解。这起风波发生在前午(28日)1时15分左右,德士司机大卫(47岁)从樟宜机场载到黄靖教授,前往国大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黄靖教授是该学院的特聘讲座教授。

报道以简短的5行文字记述司机的陈述:大卫指,那趟车程费用21元,他找钱后,教授留下约一元当小费,他也因此感谢他。他声称,过后不知何故,对方要他下车以示敬意。“他一直重复要我下车表示敬意,又不愿离开,还要拨电向德士公司投诉我。”他说,因为不想浪费时间纠缠,希望把握时间继续载客,便报警处理。大卫把教授的照片和视频放上网,引起网民热议。

之后,报道以9段文字聚焦教授的回应:教授受访:视频非事情全貌。记者今早联系上黄靖教授。他解释说,视频只是事发过程的一部分,并非全貌。他说,司机在机场为他拿行李上车,一路上双方也有聊天,气氛不错。“但对方找钱后,就对我说,why don’t you get out?”他说,当时他已开车门,一脚也踏出车外准备下车。但因常出国,钱包有多国纸币,把钱放进钱包时,多花一些时间。接受美式教育的他认为,司机不应要他“get out”(滚出去),因在美国“get out”是不礼貌的用语。他当下认为,自己已付车资,不应获得无礼待遇,便坚持对方也下车表示敬意。他解释说,要司机下车与一元小费无关。他说,车费是21元多,司机当时问他是否有一元方便找钱,他就告诉对方直接收22元就好了。

晚报的这一篇报道是否公正?公道自在人心。各人可以凭借个人的价值观去决定。

如果说,视频非事情全貌,那么,事情的全部真相又是什么?这是不是新闻报道应该做到的基本目的?

对黄靖Get Out 作为一件十分有深度意义的社会课题来看,确实是很有必要对一些不知何故被忽略的重要细节做出补充,以正视听。

事件是由Stomp 的视频引发;视频记录了双方的一些对话:

Huang: “Could you please step out and be professional”
Cabby David: “Huh?”
Huang: “Could you please step out and open the door. Be professional. I gave you $1 already, right? You have to. That’s your profession…. open your door, step out… ”
Cabby David: “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

黄靖:请你下车,要专业。
司机:什么?
黄靖:请你下车,打开车门,像个专业,我已经给了你一元,是不是?你必须的,那是你的职业,去开门,下车…。
司机:你在说什么?

这一段双方对话,记录了冲突事件的根本缘由。

Get out事件是因为乘客支付了几毛钱小费的打赏之后,要求司机下车开门所引起的。新闻遗漏了如此重要的关键性内容,是一个极为严重失误的报道。

另外,新闻报道把乘客要求司机下车开门的Step out事件,掉包为司机要乘客Get Out的事件,却是颠倒了是非黑白。以偷梁换柱来转移新闻焦点的记述,更是一个非常不诚实的报道。

还有:‘ 接受美式教育的他认为,司机不应要他“get out”(滚出去),因在美国“get out”是不礼貌的用语。 ’新闻通过黄靖指责司机的的讲话,有意无意之间,方便的把事件责任转嫁给司机。一个模糊实情,兼且转移事件责任的新闻,有违报道务必正确的根本性职业要求。

首先,说黄靖是一个接受美式教育的他,那,是不是要说?接受了美国教育就可以要求司机下车开门?事实上,黄靖是在中国长大,在中国受教育,先后在四川大学与复旦大学完成大学教育,之后,才到美国继续深造与工作。从普通常识可以知道,除了私人雇佣的专职司机之外,在西方国家即便是纽约,都没有这麽一个德士司机必须下车为乘客开门之惯例。事实是,为了司机的生命安全,司机与乘客的车间是隔离的,双方是通过对话机沟通。可见,要德士司机下车开门之说,是一个非分要求。

更重要的是,如此的文字叙述是别有用心的混淆了肇事者与受害者的身份。从对话内容来看,毫无疑问,黄靖是要求司机下车开门的一方,而司机是被要求下车开门的一方。明显的,如此这般的报道除了有失新闻道德之外,更是对事件受害者的再度伤害。

新闻报道除了是一个撰写者的专业能力之外,也同时反映了报章编审的职业素质,更是折射出一份报章对社会新闻的政治立场。

SG51之如此程度的新闻报道,确实是令人心寒。但是,这也体现了李光耀对新闻从业员的判断之高识远见,或者,也可以说是,不幸而言中。

想当年,李光耀对新闻记者的价值评论是:只有那些在职业上别无出路选择的人,才会从事新闻记者的工作。数十年来,有不少新闻工作者,晋升政客,包括好些身居高位的内阁部长和次级部长,但是,却从来没有人胆敢反驳李光耀的不当与不实指责。

确实不幸的很,官方媒体素质的本身,却明明白白的背书了李光耀的这麽一个政治判断。

一个强者欺凌弱者的社会,是一个悲剧社会,那,既是当权者,也更是新加坡人民的悲剧。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