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领先亚洲金融科技中心争夺战

05/07/16

作者/来源: 网易科技 http://tech.163.com

7月5日消息,路透社撰文指出,在成为亚洲金融科技中心的竞赛中,新加坡领先于香港。新加坡正力争重塑自我,成为亚洲的金融科技中心,以抵挡其财富管理行业面临的监管威胁,以及重振不景气的经济。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国家资助,监管相对宽松,近期开始允许创业公司在受控环境中测试金融产品,让新加坡在成为亚洲金融科技中心的争夺战中走在了香港的前头。

正如Uber、Airbnb及其它公司利用技术和在线社交网络颠覆出租车和酒店服务行业,金融科技公司正在寻求颠覆传统的银行和金融服务行业。

新加坡发力金融科技领域,正值其离岸私人银行中心地位因为邻国马来西亚数十亿美元的洗钱丑闻而面临威胁,印尼追逐该低税城市国家的未申报资产。

另外,由于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商品价格和需求下降,新加坡的两大传统增长引擎航运业和制造业陷入低迷。

英国脱欧带来提振?

新加坡也正引起伦敦仅90亿美元的市场中约6万家金融科技公司的兴趣——这一趋势在英国脱欧公投后可能会加速演变。

“我们已经吸引一些英国公司转移到亚洲,毕竟英国市场已经非常拥挤了。”金融科技咨询公司tryb合伙人兼联合创始人马库斯·格尼克(Markus Gnirck)指出,“英国脱欧可能将会加速这一趋势。”

随着英国脱欧以及随之产生的新障碍,英国的柔性监管以及其对欧洲大陆的影响可能将会日渐式微。

P2P转账公司TransferWise的CEO塔维特·辛蒂库斯(Taveet Hintikus)指出,“长期来说,这会使得欧洲对企业家的吸引力下降。”他在一个座谈会中说道,他的公司正在考虑扩张到亚洲市场,而新加坡比起香港是一个更有活力的金融科技中心。

毕马威会计事务所(KPMG)的报告称,新加坡在追逐金融科技机遇上变得更加激进了。tryb指出,在新加坡运营的210家金融科技公司当中,除了12家,全都是在过去的两年里设立——亚洲地区增长最快。

发展障碍

然而,创业公司和咨询公司们指出,新加坡的移民法是个障碍,限制外籍劳工数量和优先雇用新加坡人的措施使得该国缺乏人才。

新加坡的银行管理制度也造成了一种风险规避文化,这与金融科技创业公司的试错做法相矛盾。

不过,该国的努力正取得成果。运营按需提供亚洲机构研究与分析平台的创业公司SmartKarma选择在新加坡而非香港设立总部。

SmartKarma联合创始人兼CEO拉加夫·卡普尔(Raghav Kapoor)指出,“时下,在支持创新方面,全球没有别的城市能够给你带来如此进取的政府——不管是资助,还是提供融资工具,还是提供运营支持。”

新加坡国家机关SPRING是SmartKarma的投资者,新加坡国际企业发展局也在帮助该公司实现海外扩张。

正当穆迪预计新加坡的经济增速将会创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新低,该国的政府官员在积极地接触新行业:有位金融科技创业者称,他平常会通过WhatsApp与监管人员保持联系,每周都会跟他们会面一次。

“发展不够快速”

据律师、咨询人员和金融科技行业高管称,在香港,虽然金融科技创业公司融资额接近3亿美元,但它们面临着严峻的监管障碍。tryb称,香港的金融科技公司不到100家。

香港的规章制度让企业家难以建立众筹平台、支付公司和P2P借贷公司,也让他们难以获得运营牌照。举例来说,中国P2P借贷公司积木盒子为了在香港展开业务花费了近一年的时间,但最终却要放弃该计划,原因是账户开立方面的严格规定让该公司难以获得客户。

“为了在这方面进行探索,我花了不少的时间和金钱,也专门聘请了一些人,最终却不得不放弃,因为从商业角度来看,那是行不通的,光是开户流程就划不来。”积木盒子联合创始人巴里·弗里曼(Barry Freeman)指出。

在新加坡,任何实体都可以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运营支付系统和电子钱包,而香港去年出台的规定则要求企业具有储值设备(预付电子现金或预付电子卡)牌照。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常务董事拉维·梅侬(Ravi Menon)指出,金融科技公司只有在它们发展壮大到足以威胁传统金融系统的时候才会受到监管。

香港负责金融科技政策制定的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发言人表示,政府“致力于促进香港金融科技的发展,同时秉承‘技术中立’原则,确保消费者受到适当的保护。”

“我们在金融科技上显然发展得不够快速。”香港金融服发展局(FSDC)局长劳拉·查(Laura Cha)说道,“这个发展领域是金融行业非常重要的一个要素,我们不能够忽视。”(皓慧)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财务_financ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