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英国公投之新加坡现实意义?

03/07/16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官方媒体刊登了一篇牵强撮合,不知所云的应时文字拼图。

文中提及之新加坡的现实意义,那是什么?是所谓的:新加坡国族认同的身份一旦在短期内,受到外来的强大冲击,反弹在所难免?

前些年,李光耀言之凿凿的指出,新加坡国不为国;需要几代人的时间,新加坡才会有一个共同的社群意识。除非是李光耀的判断出现错误,要不然,何来会有新加坡国族的认同身份?

从一个没有现实存在的纯属虚构之新加坡国族的论述概念,来谈论英国公投对新加坡政治的启示,能得出一个什么有意义的结果?这一种假说是无稽之谈。事实上,一个逆来顺受的驯服社会,对外来冲击,比如,移民问题,岂有抗拒之力?一个被折腰的社群,何以会有在所难免的反弹?

竹林七贤是一则历史。而当下的报章空谈却不仅内耗社会资源,也是对珍贵纸张的平白浪费,进而破坏了绿色环保意识。

前车之鉴。李光耀的一位新闻官在退休之际,向媒体传达了追随总理多年的心得:没有做好功课,就没有发言权力。确实,这是一个来自亲身经历的肺腑之言。

此君何以有此一说?答案应该可以向澳洲学者James Minchin 请教。当年MInchin 访问李光耀一事,就是通过此一官员的安排。MInchin 是新加坡禁书;非官方李光耀传记一书的作者,数年前,在接受了民主党的访问,畅谈新加坡政治状况之后,被政府列为不受欢迎人士,遭拒绝入境新加坡。

诚然,对新加坡历史所知不多,甚至于,一无所知,兼且好为人师的外来人士,是不是应该先做好功课,熟悉新加坡的发展历史,认识社会制度变迁过程的来龙去脉,之后,才使用发言权力,去教导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要如何应对外来的强大冲击?

回顾历史,今天的英国脱欧公投,对当年李光耀执行的新马合拼公投,却是一个莫大的历史讽刺,因为很不幸的,两者对比之下,李光耀践踏民意的非民主政治模式,在此处得以原形毕露。

新马合并的历史事件,坊间有大批的文献资料可供参考。

简单扼要的来说,英国脱欧公投是在正反两方都处在,一个相对平等的政治平台上进行民主角力,各自公平的去争取民意支持。

反观新马合并公投,却是一个在李光耀全面垄断政治资源的格局之下进行。李光耀除了享有铺天盖地的新闻媒体宣传之外,还得以通过电台广播12篇讲话深入社会,扭曲事实,模糊人民对历史的认知,利用无所根据的共产党威胁论,来误导人民对合并公投的选票。另一方面,反对者除了背负被拘捕的威胁之外,还得在全然没有公共传媒资源可以利用的大局限之下,面对李光耀的恶意指控,而无法给予必要的回应。

明显的,李光耀举行的公投仅仅是为了满足一个必要的政治程序,而不是为了要在一个有公正平等意识的环境下,征询社会意愿。也就是说,李光耀追求的并非是民意,而是一个设定的政治结果。

另外,更重要的是,英国脱欧公投是一个直接的议题选择:留在欧盟,脱离欧盟;两者任选其一。选项的概念清晰,全无悬念,人民一清二楚的知道自己的选择是什么,个人可以根据自己的判断进行投票。

本质上,英国脱欧公投是一个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民主政治,反观李光耀设计的新马合并公投却是一个处心积虑,别有用心的政治游戏。

关键之处是,合并公投仅仅提供了一个加入马来西亚的三种选择,公投并没有给予一个人民可以拒绝加入马来西亚的选择。换言之,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早已经是一个设计下的必然结果。

此外,在三个概念模糊不清的选择方案之中,其第三个选项,是一个尚未定调的政治方案;这是一个无法理解,更无法决定的一个十分荒唐的选择。由此可见,李光耀设计的合并公投,完全是一个怀有私心,预设结果的政治程序。

由于公投没有提供拒绝加入马来西亚的选择,所以反对者提议以投空白票来表达不支持加入马来西亚的政治意愿。对此,李光耀的回应是,立即修改法令,赋予政府解读空白票之政治意愿的权力。换言之,李光耀可以指鹿为马,公然违背空白票为反对票的原本意愿,而把空白票界定为支持新马合并的选票。

理解了新加坡经历过的公投历史,再回头看看英国人的脱欧公投,其中有什么值得新加坡人学习的教育启示?

有的,当下一次的新马合并公投再次降临时,也许就在不太久的将来,当政者千万不要再忽悠人民,拿些不三不四的公投选项来欺骗民众,而是像英国脱欧公投一样,只提出一个简单直接的公投选择;加入马来西亚,不加入马来西亚。

对李光耀众多的忠实信徒而言,他们确实是有必要好好接受李光耀的庭训:没有做好功课,就没有发言权力。

末了,新加坡是一个国际大都会,国民即便是一名顺民,也会有深且广的国际视野见识,对时事有精明判断,无需闲人来指手画脚,说三道四。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善哉,善哉。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