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劳动界对南大建校的贡献 1

02/07/16

作者/来源:余山农

一、序说

二、三轮车工友义踏
(一)星洲筹划
(二)吉隆坡和怡保先行
(三)星洲集体义踏
(四)四方响应
1、雪兰莪
2、马六甲
3、柔佛
4、吡叻
5、槟城
6、森美兰

三、交通运输工友报效
(一)星洲
(二)吡叻
(三)雪兰莪
(四)柔佛

四、小贩等行业义卖
(一)吡叻
(二)柔佛
(三)雪兰莪
(四)玻璃市
(五)星洲
(六)吉兰丹
(七)吉打
(八)丁加奴
(九)槟城
(十)马六甲
(十一)彭亨

五、手艺人与劳工报效
(一)雪兰莪
(二)柔佛
(三)槟城
(四)吡叻
(五)森美兰
(六)星洲
(七)吉打
(八)马六甲
(九)丁加奴
(十)吉兰丹

六、结说

附录 劳动界支持南大建校文献(略)

一、序说
陈六使先生在一九五三年一月十六日倡议创办华文大学,传承民族文化,以免为当时英国人推行的敌意政策所同化。这项提议像一颗原子弹突然爆发,震动星马社会。英国人措手不及,但又不能强行镇压,只能不顺而顺之。这间华文大学随后命名为南洋大学。

虽然倡议创办大学的是工商业界的贤人,但在星马华人社会,这项建议就像水面上的巨大波动,迅速扩大至各个角落。创办大学,维护民族文化,成为每一个人的责任。这种责任感在各个阶层的人身上表现出来。生活在社会低层的人所表现出来的责任感,最为感动人。

这些生活在社会低层的人,他们离开大学很远,却愿意为支持南大而出力。他们的思想很单纯,没有功利心,只是一心想为创办南大出一点力。这样的真诚心意,真足以感天地而泣鬼神。

生活在社会低层的人都属于劳动界,日日以劳力换取生活,没有多少金钱可以捐献,只能出力。在南大建校运动中,他们的贡献便在于劳力,主要是这四种行业的人:
其一,司机。
其二,小贩。
其三,手艺人。
其四,劳工。
他们的劳力和技艺并不能换取多少钱银,却有强大的社会效应。他们对建设南大的重大意义,不在于筹得多少钱,而在于向全体星马华人传达,建设南大,人人有责。

三轮车司机的义踏,在南大历史上,有极大的象征意义。南大是由全体民众上下一心创办的,是属于民众的大学。

虽然南大原本由商界的贤明人士倡导创办,但是由全体民众建成,为全体民众创办,属于全体民众的大学,就像林肯(Abraham Lincoln, 1809-1865)所说的: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南大就是这样的一家民众大学。就这一点说,南大跟同时的马来亚大学大不一样。马来亚大学是官办的,是属于官家的大学,是为殖民地政府培养公务员而设。

南大跟后来的新加坡大学也大不一样。新加坡大学是马来亚大学的延续。后来强制南大与新加坡大学合并组成新加坡国立大学,只是个骗局。新加坡国立大学是新加坡大学的延续,无论校园文化还是办学宗旨,都跟南大毫不相干。新加坡国立大学与原来的新加坡大学并无两样,而与南洋大学则完全不同。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校园内,完全看不到南大的影子。所谓合并,只是个骗局,实际是并吞。

在南大被关闭后成立的南洋理工大学,也跟南洋大学毫不相干。南洋理工大学曾经演了一出改名南洋大学的闹剧,也只是个骗局。南洋理工大学跟南洋大学之间,无论校园文化还是办学宗旨,也都毫无关系。

南大是捍卫民族教育的民众大学。这一点,从劳动阶层对南大建校的贡献可以清楚看出来。

南大创办于五十年代初,当时正是二战结束后不久,社会主义和反殖民主义的思潮席卷全世界,工人运动蓬勃发展,领导工运的领袖也都有反对殖民主义和支持社会主义思想。星马两地当时的情形正是如此。新加坡的工运领袖林清祥(1933-1996)和方水双(1933-)都大力支持创办南洋大学。工运领袖对南大的态度必定也影响工人对南大的态度。劳动阶层对南大的支持也就理所当然了。

陈六使先生在一九五三年一月十六日倡议创办大学后几个星期,星洲三轮客车工友同业会便在三月间发起“一华一元”运动,为南大筹款。“一华一元”运动是整体华人的运动,所传达的讯息便是“建设南大,人人有责”。

这“一华一元”运动自发起之后,迅速遍及马来亚半岛各地。所得捐款不会太多,但所传达的信息,有助于促使整个华人社会认识建设南大的重要性。这是工人运动对南大建校的巨大影响。

第二年,一九五四年三月间,星洲三轮客车工友同业会再发动工友义踏一天,为南大筹款。这个消息迅速传遍星马各地。

三轮车工友义踏,是在星加坡筹划的,预定在四月二十日。但在这之前,八位吉隆坡三轮客车工友,在三月廿七日首先为南大义踏一天。

他们的愿望是:“我们希望南大成为一间大众化的大学,凡是有志升学的侨胞子弟,不论是有钱的或穷苦人家的子弟,不论是那一帮派的人,都有进南大的机会。”

他们的愿望也正是南大创办人的愿望。

三月廿九日,又有十一位吉隆坡三轮车工友,为南大义踏一天。

在星加坡工友义踏之前,四月十七日,怡保也有四十名三轮车工友,为南大义踏一天。这也正可以看出,创办南大是南洋华人共同的期盼。南大是由民间同心协力创办的民众大学。

四月二十日,一千五百七十七位三轮车工友在星加坡的大街小巷穿梭,浩浩荡荡,为南大义踏。参加义踏的工友中,有两位是印度工友。他们都只是为了教育。

每一辆车前都插上义踏的旗帜。三轮车工友不为别的,只想为南大尽一份力,用劳力与血汗所换来的收入,全数贡献南大为建校基金。他们为此感到光荣。这不仅是南大历史上的光辉一页,在世界教育史上也是空前绝后的记录。三轮车工友象征建设南大的平民百姓。

星洲三轮车工友义踏之后,马来亚半岛各地三轮车工友纷纷起来组织义踏,此起彼落,为南大筹款,成为一时的景观。

劳动界为南大筹款,牵动了整个华人社会。这是个群众运动,男女老幼都参与了。出钱出力的人中,也包括年逾古稀的人和幼小的孩子。

在星洲三轮车工友义踏时,年约莫八九岁的小女孩,陈文治小妹妹是个聋哑学校学生。她坐上三轮车上学,一路上捧着个扑满,转到三轮客车工会,把扑满里的钱全都献给南洋大学。她的神情激动,旁观的人也激动。

五四年四月廿七日,笨珍三轮车工友义踏当天,有三个小学生支持义举。林福美(八岁),在笨珍英校读书,将平时所节省的糖果费十元,投进义箱。洪天来(十四岁)与洪玉英(八岁)两兄妹,也愿意节省全年之糖果费支持南大,要求父亲洪业成先出一百元,以乘坐义踏车。虽然小小年纪,却深明大义,令人感动。

五四年八月三十日,南吉打羔丕公会在居林埠横街华南茶室义卖时,有两位小女孩,郑小玲(九岁),将储蓄廿元捐给南大,郑玉梅(三岁),将零食钱十元,乐助南大。其热诚童心,令人惊喜,而家长之教育,令人钦佩。

五四年五月十七日,马六甲一百四十位三轮车工友为南大义踏,为南大尽力,博得全甲人士一致称许,并致崇高敬意,当日全市汽车少了,大家都以搭三轮车,支持南大为荣。

在一百多名工友中,有一位年逾古稀的杨万兴先生(七十一岁),不辞劳苦,为南大效劳,以尽维护民族教育之责任。他说:“我们此生虽无读书的幸福,但希望儿孙及侨胞的子弟,都能进入南大之门。”其热肠义举,正是出于对南大的期盼。

当天又有另一年逾古稀老人(七十二岁)刘祖苗先生,日常生活颇为清苦,却义卖瓮菜,为南大尽力,深情感人。

玻璃市加央一位年届古稀的黄玉钦先生,邀同三位朋友,于五四年四月十六日至十八日,到市内各个地区,沿路义卖落花生,为南大筹募建校基金。其目的是希望同侨各界,热烈响应义卖,集腋成裘,撮土成山。毋忘陈六使先生的话,南大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正是这种忘我的精神,推动南大建设成功。

无论年纪大小,大家都只是一心一德,为了建设南大而贡献一点力量。此种精神,足以让后人永远敬仰。

劳动界的义卖活动,在南大创办初期,此起彼落于星马社会的各个角落,真如风起云涌。无论是个人义卖,还是集体义卖,都出于对南大的深情。

吉隆坡两位生果小贩尹锦川和卢东成,于五四年五月廿九日和三十日,在后巷义卖两天,将全部收入捐给南大基金。其他生果批发商为他们的热诚所感动,一共有共三十一家商贩赞助生果,供应义卖,并得到其他热心者义务帮助义卖工作。

由于义卖成功,又在六月十二日和十三日,第二次义卖两天。由于义卖是为南大効劳,又得到许多各热心生果商报効。这是由个人小贩引起多人赞助的义卖活动。

南吉打羔丕公会于五四年八月三十卅日起,在会员商店发动义卖羔丕四天,所有原料由该公会购备,一切收入扫数报効为南大基金。这义卖,分别在三个小镇,居林埠、鲁乃埠、巴东色海埠的四间茶室举行。这样的安排,组织周详,可以达到很好的宣传效果。

在各地举办的义卖活动中,近打小贩商业工会暨近打华侨小商工会主办的怡保全体同业捐助南大基金义卖会最具规模。为了这次义卖,两公会组织了一个筹备委员会:“近打小贩商业公会华侨小商公会主办联合怡保市全体同业义卖捐献南洋大学基金筹备委员会。”统筹义卖事宜。义卖会定在五四年十一月五,六,七,一连三晚举行。

十月廿六日,该两小贩团体发出宣言,吁请各界热烈赞助。其中有一段话可以看出他们的想法:

同胞们,我们小贩小商两个公会力量是微弱的,看起来似乎干不到甚麽大事,但是义之所在,我们是知道的。我们只知道干,成败在所不计,有一分力做一分事,希望我们黄帝子孙,伸出同情的手,当我们义卖那几天的晚上,请你们出钱出力赞助南大,俾我们下一代人材辈出,吐气扬眉。

这不仅说出劳动阶层的心声,也说出整体南洋华人的心声。

劳动界其它行业报效南大的活动,也十分热烈,在星马各地风起云涌,跟小贩义卖的情形大致相同,就是为南大劳动,把收入捐献给南大,如理发电发行业义剪义电,商店职员义捐,胶园工人义割,工厂工人献薪等等,不一而足。其中也有许多感人的事。

五四年十一月廿六日,星洲一位住在武吉智马荷兰律的老农夫陈金贵,赤足泥身,携带五十元,到亚洲保险有限公司交黄奕欢先生,请他代转南大财政处,并频频致意,希望南大得到每一位侨众支持,前途无量。其爱护教育之情,溢于眉表。这样一位以耕种为业的农人,全无私心,只一心为民族教育,真诚感人。

五四年六月五日,马六甲峇株安南五马里园金马士公司,蓝周与黄日两位包工属下之男女华人胶工及杂工,为南大义刈义锄一天,所得(刈胶工二元五角半,什工一元九或二元)全数捐献南大基金,共得四百二十三元一角。

五四年七月十六日,居銮南峇园三号公司工友,为南大义割一天。该园内有一商店,店主陈国才君,报効汽水一箱,饼干一珍,招待工友。一天成绩达一百八十二元一角七占。该园工头罗才君,亦捐十七元八角三占,凑足二百元整数。

当时,橡胶业行情不好,无论割胶工还是杂工,收入都十分微薄,养家困难,却为着民族文化,为着南大早日成功,仍能本着有一分热发一分光的精神,为建设南大効力,感人肺腑。

五四年五月十八日,星洲电车工友联合会,各民族会员二千余人,捐献工薪一日,赞助南洋大学建校基金,以尽社会一份子之天职。工会主席罗宾三米先生为印度籍,认为陈六使先生倡办南洋大学,乃文化历史上光明之一页,不但获得华人之一致拥护,即欧美人士,亦有极多赞成者。电车工友虽未有多大力量,但亦应各尽所能,以一日工薪捐献南大。他还为此特别发表《为南洋大学筹募建校基金宣言》,鼓励全体二千余会员节约一日工薪,报效南大。

从这个事例可见,教育没有种族界限。当时正是重视理想的年代。这位印度籍主席显然比李光耀对华人和南大的态度更加友善。

五五年八月十四日,星洲各业工厂商职工联合会,假芽笼羽球馆庆祝成立一周年纪念,该会属下各民族男女会友,各厂商,各工团,教育团体,南大执委会,校友会等代表共一万余人到会参加庆祝。各民族工友充溢友爱团结之精神,一致通过该会总务林清祥先生的号召,每名会友献薪一天,捐助南大,以表拥护热诚。该会并组织“捐助南大委员会”,专责处理此事,并发表《告会友书》,传达了三点意旨:

其一,维护南大乃是每一个马来亚人的责任。
其二,为了维护南大,全体会友献薪一天捐助南大。这说明我们劳苦大众对南大的关心和热爱。
其三,维护南大就是我们争取民族独立,所不能忽略的一项任务!

星洲各业工厂商职工联合会拥有会员二万余名。这是劳动界集体报效南大最为热烈的一次义捐活动。

由工会发动的支持南大建校运动,是工人运动的一部分。当时星马劳动界对南大的支持,风起云涌,声势浩大。这样的情景,看在英国人和李光耀眼里,必定深感担忧。

李光耀在掌权之后,很快便对付这两位工运领袖,并控制工会。还不仅此,更步步逼害陈六使先生和南大,直到最后把南大关闭。

劳动界都是低收入的人,需要工会来维护他们的利益。倡议创办南大的人刚好相反,他们多是高收入的资本家。照理说,工人和资本家是处于对立的两方,但是,在面对民族生死存亡的时刻,很自然的相互合作,为维护民族教育而共同奋斗。

劳动界为建设南大的奉献,在《南洋大学创校史》中有详细的记录,都是当时报章上的报道。虽然未必齐全,这些记录也可以让后人看出,当时劳动界支持南大的浩大声势。现在就根据其中的记录,略加梳理,按时间地点、人物事件来编排,重现当时的壮观情景。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