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林德修宪与华人政治的兴起

04/10/0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1953年的林德修宪是新加坡历史上的一个十分重要的制度改革,从根本上改变了新加坡的政治发展内含与方向。林德修宪的政策结果是华人政治的兴起,新加坡华人政治在华人选票力量为后盾的支持下,崛起为一股再也不能被忽视的政治力量。但是,由于华人政治本质上的多元化,也强化了华人之间的分歧,使到新加坡政治的后来发展变得更为复杂。

英国政府在战后的全球反殖民运动的浪潮中,有必要为新加坡殖民地制定一套新宪法,以作为新加坡走向自主的民主议程路向图。林德的工作指示,仅仅是为新加坡走向自主政体制定必要的宪法基础,而不是设定新加坡走向独立的政体。换言之,宪修仅局限在新加坡转型为半殖民地政体,而並不是让新加坡脱离英国的独立路向图。

林德修宪的单一最重要内容是华人选民人数增长了4倍,从76000人增加到300000人,而其中大部分是从中国移民来的新加坡居民。华人选民的大幅度增加,也意味着华人选票己经崛起为新加坡政治里的最主要票源。从此之后,任何新加坡的从政者再也不可能,在不必付出任何政治代价的情况下,忽略华人社会的利益。

华人社会,特别是方言群体,由于长期的被政府政策所忽略而产生的浓厚反政府情绪,就自然的成为反政府政治所极力争取的选票。华人势力,特别是反殖民政府的华人势力的兴起,却也同时引发了敌对势力的相对回应,从而使华人政治日益复杂。反华人政治势力,在以华制华的传统策略下,进一步分化新加坡的华人社会,以一个派系的华人去克制另一个派系的华人。

新加坡华人社会並不是一个单一的社会群体,而是一个派系复杂的社会群体。华人的分歧来自:移民的先后;早期移民和后来移民有着不同的社会行为与文化心态。此外,不同教育语文背景的华人,也会有不同的政治思想意识。

因此,新加坡有英化的华人,主要是来自早期移民的后裔以及受英文教育的华人。这批自认高人一等的‘英皇的华人’在文化认同上以殖民地的宗主囯为本:他们的祖国是英国。早期移民后裔在文化认同上对中华文化己经淡化,但还遵守一些华人在喜庆婚丧中的仪式与生活习惯,所以可以看成是半个华人。

受英文教育的华人之所以认英作父,主要是功利的务实心态促成。这是因为一来英国人是经济好处的源头。二来,积弱的中国使到这些华人认为中华文化是次等文化,所以不愿意认同中华文化,说华语或者方言,认为感染了低层次中华文化气息有损个人的上流社会形象。这种文化心态,英化华人是上等华人,方言华人是下层华人于是塑造了新加坡社会里的祛华意识:尽量驱除中华意识。于是乎,望子成龙的英化家庭是要把自己的孩子教养成为英囯绅士。中国已故总理周恩来称这类新加坡的伪白人为香蕉人,取其外黄内白之意。

显然的,英国人心目中的理想新加坡人是英化华人,英国殖民政府也就是从这类人士中寻找,培养並扶持政治权力接班人。在新加坡本土政治的斗争里,英国人的以华制华策略,就是以英化华人来克制反英与反殖民运动的华教人土。

新加坡的华文教育者本身也不是一个单一的和睦社群。在20世纪初期的中国本土政治斗争的冲击下,新加坡华社也产生了政治认同上的分歧。在清末时期即有保守的保皇派与新思想的改革派之分。1949年之后又有了亲中与亲台的左右两派之分。在左右两个极端之间,也分布了不一的中间派,中间偏左,中间偏右,以及从功利取角可左可右的务实投机之流。

由此可见,新加坡华人社会在政治认同上的复杂性。鹤蚌相争渔人得利,新加坡华人政治在本质上的复杂性,让反华人政治有机可乘,可以利用合纵连横来分裂华社团体,将之各别击破。一个和尚挑水喝,三个和尚沒水喝,以及宁为鸡首莫为牛后的民族性使到华社一盘散沙,徒有最大族群之势,却无最大族群之实。

回顾历史。新加坡英化派系的人民行动党在加入了反华人政治阵线之后,三方联盟在共同政治意识下进行了冷藏行动,把华人政治领袖与组织连根拔起。斩草除根,春风吹不生。新加坡的华人政治在1953年的林德修宪后崛起,在1963年的冷藏行动中由盛而衰。到了1980年作为新加坡华文教育的最高精神堡垒的南洋大学,被人民行动党政府之后关闭,华人政治从此在新加坡全面消失。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