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华语教育陷窘境

26/06/16

作者/来源:文铮 多维人文http://culture.dwnews.coml

繁荣背后的尴尬

新加坡是华人世界文明程度最高的国家,城市风貌如同花园,人均年收入超过五万美元,富裕程度胜过美国和日本。

但在这样一个以华人为主体的国度里,华语教育却面临着严峻的“身份危机”。

新加坡的小学、中学都是采用英语教学,只有在所谓“母语”课上,学生才有学习华语的机会。华语的生存空间被压缩得极其微小,即使在家中与亲人对话时,用的也不是华语,而是闽南话、粤语、客家话等方言。

华语的尴尬处境并不是一朝一夕,它基本是从新加坡独立以来就存在的问题。

1980年政府下令取消了方言类广播电视节目,提倡“华人讲华语”,这种硬性的规定并没有使华语获得更多的认同,相反被视为一种负担,学生学习华语仅仅是为了通过考试,获得中学文凭,心态上和中国大陆学生学习英语毫无二致,而且越是优秀的学生就越重视英语,也就更加轻视中文。

在这个极为繁荣的热带小岛上,“英华双语政策”只是一个理想化概念,实际上,英语才是被社会广泛认可的官方语言。

但问题就在于即便是被推崇的英语,一样有着尴尬的基因。英语是一种“舶来品”,在当地缺乏传统文化的根基,即便英语说得流利无比,也难获得英语世界的根本认同。

早在1965年独立之初,双语政策就被政府极力推行,但其实目的是普及英语来和国际“接轨”。而国父李光耀(Lee Kuan Yew)自幼接受英式教育,对英语的提倡也是顺理成章。

语言被当成了政治工具,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这样就导致双语政策从一开始就存在隐患,新加坡如今的繁荣发达掩盖了这一隐患,特别是在年轻人中,他们从小浸染的就是英语教育,看的是英文书和英语原声电影,当地人也并不觉得华语讲得不好有什么问题,他们对中国也没有想深入了解的兴趣,华人的身份意识显得有些薄弱。

还有一个尴尬之处在于:新加坡人在轻视华语的同时,又希望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汲取能量来获得身份认同和独立特性,这就产生了一种矛盾,了解文化的前提就是语言,抛开语言谈文化是不成立的。

也许,对华语在新加坡的冷遇感到惋惜有很多一厢情愿的成分,但横向的比较可以说明一定问题。与之毗邻的马来西亚,华人只占人口总数的1/3,华文教育水平却高过新加坡,这和政府的重视程度有直接关系。

政治因素的确是一个很难避开的障碍,在新加坡,华语势力在政治和文化上必然和中国较为亲近,华语势力的扩张壮大若与政府的执政策略相左,华语教育的处境就无法得到根本性改善。

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曾访问过新加坡,被问及印象时说:“新加坡做得很好,但缅甸要走另一条路”。

新加坡的成就举世瞩目,但即便在功利思维模式指导下也不应忽视华语教育,因为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已经是世界性现象,中新两国同属东盟,新加坡无法避免和中国进行政治经济往来,而事实上这样的往来已经越来越频繁。

所以,无论是历史还是现实,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新加坡都无法根本上断绝华人血脉,华语的尴尬处境是历史和政治选择的后遗症,但即便在意识形态的苍穹下,还是希望给华语保留更多的生存空间,让同宗同祖的华人能够用母语畅快交流。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新加坡模式_sg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