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体育运动与南大建校运动 8

25/06/16

作者/来源:余山农

(四)星洲羽球义赛(1956)

星洲羽球总会,於一九五六年邀请星洲,联合邦,泰国,印尼,香港各地第一流羽球名将来星,在星洲羽球馆举行羽球义赛,为南洋大学筹募建校基金。

星羽总将依照南洋大学执行委员会之议案,决将全部球赛门票收入,悉数拨充为南洋大学建校基金,至於球赛所有一切开支,则由该会职员负责捐助。星洲羽球义赛委员会,负责筹备各有关事项,希望此次义赛,能获得优异成绩。

星羽总为扩大宣传起见,决编印羽球义赛纪念册,并将向各民族学校男女学生,劝售义赛票,藉增义款之收入。

星羽总会长黄金辉(1915年-2005)对记者发表谈话称:陈六使先生热心教育,倡办南洋大学,培养南洋华侨子弟,发扬中国文化,凡吾华侨,均须拥护,出钱出力,以促其成,星羽球总会乃拟邀请星马,泰国,印尼,及香港各地第一流羽球名将来星,为南大举行羽球义赛,藉表吾人拥护南大之热忱,同时也尽我人对於教育应尽之一点责任。

黄金辉是受英文教育的华人,认同自己的华人身份,所以举办羽球义赛,为南大筹款。

星洲羽球总会筹募南洋大学建校基金羽球义赛委员会一九五六年五月廿九日(日期有误,或为三月廿九日)下午五时半,在大华酒店召开第一次委员会议,球赛决定於本年五月廿七日(星期日)晚八时,在星洲羽球馆举行,参加义赛者,均系马来亚汤姆斯杯选手。球赛门票分为名誉券廿元,五元,二元及一元等四种,均将提早预先劝售。

羽球义赛委员会邀请王保林(星),黄德福(梹),陈仁勇(吡),林祺芳(雪),沙拉里里(星),林罗拔(星),辛祥国(雪),郑九山(梹),王锡娘(星)及泰国女子单打冠军巴达蓬丝等十位男女羽球健将来星参加义赛。

羽球义赛委员会敦请陈六使,高德根,李光前,胡蛟,胡清才,李志城,黄桂椭,李玉荣,黄毓秀,黄奕欢及陈锦章诸先生,为该羽球义赛委员会名誉会长。

各小组委员会委员包括各族人,成员如下:

(一)纪念刊编辑委员会:廖金发,张炳辉,周永昌,黄贵焕。
(二)票务委员会:黄两全,陈武德,张炳辉,李文辉,陈电钟,苏民真,苏水良。
(三)招待委员会:龙鹏业,查连,林振南,黄锦锭,比特波斯。
(四)场地委员会:廖金发,洪汉明,思惹,张材和,刘宝海,哈裕基。

羽球义赛委员会推举连福明会计师,为该委员会查账员,并决在崇侨银行总行开立往来户口,由黄金辉,廖金发及陈武德等三人负责签发支票。

星洲羽球总会为南大筹募基金而主办之汤姆斯杯选手羽球义赛,於五六年五月廿七晚八时在星羽球馆举行,观众二千余人,场面颇为热闹,门票收入达二千余元,成绩相当美满。

是晚义赛开始前,首由星洲羽球总会正会长黄金辉介绍印尼及星马各地羽球选手与南大执委会主席陈六使先生之代表黄奕欢先生认识;黄奕欢先生代表南大执委会,颁赠纪念旗予星洲羽球总会,留作纪念。

球赛於八时开始,计分四单打及一双打。各场战情均极激烈紧张,十分精釆,博得掌声雷动,五场比赛成绩录后。

第一场单打:林祺芳(雪)败於郑九山(梹)十五比九,五比十五,第三局林祺芳弃权。
第二场单打:尤梭夫(印)胜林罗拔(星)十五比九,十五比九。
第三场单打:陈仁勇(吡)败於辛祥国(雪),十五比十一,十二比十五,四比十五。
第四场单打:奥马曼那(柔)败於沙拉里(星),十二比十五,七比十五。
第五场双打:王保林(星)与马惹(星)胜林罗拔(星)与郑九山(梹)十五比七,十五比十。

这项义赛举行时,南大刚刚开学约两个月。参赛的球员并不限于华人,也有峇峇人、马来人、印度人,反映出李光耀掌权之前,星马社会的和谐。

黄金辉是受英文教育的华人,会说华语和方言。他有华人意识和认同感,所以支持陈六使先生创办南大,为南大筹款。他为南大举行羽球义赛,既是表示拥护南大之热忱,也是对教育尽一点责任。他后来虽被李光耀任命为总统(1985-1993),但他没有李光耀反华人的心态。这一点,从他为南大筹款也可以看出来。

一九五六年三月十五日,南大开学;五月二日,当时的教育部长周瑞麒指出:南大未向政府申请颁授学位的法定权力前,南大学位不受承认;五月廿九日(日期有误,或为三月廿九日),星洲羽球总会决定主办筹募南洋大学建校基金羽球义赛。这反映出在当时不稳定的环境中,黄金辉支持陈六使先生创办南大的坚定信念。

五十年代,受华文教育和受英文教育的华人之间,并没有认同鸿沟,直到李光耀上台之后,极力歧视和排斥受华文教育的人,才由他一手建造这样的鸿沟,撕裂华人内部的和谐,以便进而同化所有华人。

黄金辉以一个受英文教育的华人,支持陈六使先生创办南大,并为南大筹款,正反映出当时华人内部的和谐。

十 结说

南洋大学是民办的大学,从一开始就和平民百姓息息相关。

南大是在二战之后不久倡议创办的。当时,星马华人正面对英国人设计的同化困境。为了摆脱被同化的悲剧,华人中的贤者,起身共同筹建南洋大学。南大的设立完全是为了平民百姓,所以星马各地的平民百姓,共同起身为建设南大而努力。最具体的工作便是为南大筹款。在这浩大的筹款运动中,无论富商巨贾,小贩劳工,均以建设南大为己任,引出无数可歌可泣的故事情景,以体育运动为南大筹款是其中十分浩大的景观。从当时的义赛,今天依然可以清楚看到当时人对民族教育的感情。

其一,创办南大虽然是由商界提出,但是各界反应都很迅速,星马两地人的反应都很迅速。体现出星马华人是一家的骨肉亲情。其中,教育界的反应当然又特别快速些,因为创办南大毕竟是教育的事。

其二,林连玉先生是当时吉隆坡华校教师公会主席。他是教育界的主要领导人,率先支持创办南大,有吉隆坡华校教师公会组织教师男女篮球队,自备经费,到吡叻的安顺,金宝,恰保,安排男女篮球义赛,全部收入拨充南洋大学建校基金。这当然对宣传南大建校运动大有帮助。体育运动成为南大建校运动的一个环节,负起时代的使命。接着下来,各地更掀起体育运动为南大筹款的热潮。

其三,星马民众同时通过体育运动为南大筹款,展现民间对南大的热忱。这不仅仅是民众体育运动融入了南大建校运动,也显示出建设南大是当时各界华人的急切期待,因而南大的建校运动,也就很自然成为整体华人社会的运动。

其四,篮球是华校学生所擅长得项目。建设南大的民众体育运动也就很自然的从篮球开始。另外还有足球和羽球赛。足球和羽球是英文学校的强项。受英文教育的人,通过足球和羽球义赛为南大筹款,也正显示出当时受英文教育和受华文教育的华人之间的和谐关系。李光耀掌权后,才把这种关系彻底破坏,造成鸿沟。

其五,在各地的篮球义赛中,巴生滨海篮球义赛,规模最大,至今犹令人难以想象。巴生滨海篮球义赛,一共有二十四队参加,都是当地的球队,前后三个多月才比赛完毕。以巴生这样一个小城市,能够组织这么多个篮球队参加义赛,足见民众对南大的深情,单纯而热切,心中充满期待。义赛所筹到的每一分钱,都饱含千斤的感情。

其六,南大杯义赛,连续由体育界和商界联合举办,所涉及的地区最大。由第一届的马来半岛开始,第二届扩大到整个南洋地区,成为当时整个地区规模最大的篮球赛。南大杯义赛把南大建校运动推广到南洋各个角落。

其七,星洲羽球总会於一九五六年邀请星洲,联合邦,泰国,印尼,香港各地第一流羽球名将来星,在星洲羽球馆举行羽球义赛,为南洋大学筹募建校基金。这件事最能反映出,当时受华文教育和受英文教育的人之间,对民族教育的态度。

星羽总会长黄金辉说,陈六使先生热心教育,倡办南洋大学,培养南洋华侨子弟,发扬中国文化,凡吾华侨,均须拥护,出钱出力,以促其成。星羽球总会为南大举行羽球义赛,藉表吾人拥护南大之热忱,同时也尽我人对於教育应尽之一点责任。

从这番话可以清楚看出黄金辉和李光耀对南大的两样态度。黄金辉是受英文教育的华人,认同自己的华人身份,所以举办羽球义赛,为南大筹款。参赛的球员并不限于华人,也有峇峇人、马来人、印度人。这也反映出李光耀掌权之前,星马社会的和谐。李光耀的峇峇沙文主义心态和个人政治野心,导致后来的种族紧张关系。

今天,数十年后,再看看当时的记录,仍然叫人激动不已。南大是一个时代三代人心中的梦。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