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二战后的反殖民活动

05/09/0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二战结束后,马来亚的职工运动开始复苏,以团结並动员劳工力量争取更佳的工作环境与待遇条件。在战后的新政治大环境里,劳工力量开始汇集成为一股庞大的政治力量。1946年2月新加坡劳工联合总工会成立,总工会旗下有超过60个行业工会,是新加坡劳工运动的中坚组织。

职工会由于人多势众,是一股最主要的政治力量。华语职工会的力量来自散布在华人经済里的,各行各业的工友组织。另外,政府雇员中比如港务局员工,以印度工人为主要族群,所以以英语为主的印度工运,是另一股足於左右政局的力量。实际上,马绍尔与林有福先后两名新加坡首席部长,就是得益于英语工会的支持。

在酝酿中的新马来亚政体,也激发了新加坡政治的觉醒,有政治意识的新加坡知识分子,意识到新加坡也必须有相应的政治活动,以捍卫新加坡人在本土,以及在马来亚境内的政地位治与经济利益。

因此,随之而来的是各种的新加坡政治活动,力图争取加入马来亚的政治版图。这是因为在历史上,新加坡与马来亚在政治,行政,与经济上都是紧密联系的一个政体。所以新加坡不可以对与自身利益有密切关系的政治谈判置之不理。

在这一层政治意识的基础上,马来亚民主同盟于1945年12月成立。这是新加坡的第一个政党,由一群受英文教育的知识分子组成与领导。5名发起人之中,3人是萊佛士书院的毕业生,也是知名的共产党员。

显然的,在大时代的背景下,新加坡的英文院校,也受到共产党思想的冲击与影响。英文教育者之间也有共产党员与共产党同情分子。马来亚民主同盟,在新加坡政治历史里只活动了一个短暂时期,过后就在紧急法令下于1948年6月20日自动解散。部份知名共产党员离开了新加坡,一些则转入地下活动。

殖民政府在面对反殖民运动的浪潮中,也积极全面打击反殖民政府的政治活动。1947年7月,政府在新制定的职工会法令下,开始干预工会的合法活动,试图削弱工会动员工人的机制与能力。换言之,政府通过立法与执法的行政权力来打击工会活动。

在新劳工法令下,新加坡劳工联合总工会的合法活动受到政府行政管制,而工会财政,会员与行政也受到严格监管。政府以对付私会党的手法,利用逮捕,囚禁与驱逐出境等等手法来清算职工会运动领袖。这些清算行动削弱了工会的领导能力,也逼使部分工会领袖转入地下活动。

在新加坡的殖民历史里,华文教育向来是英殖民政府打击的对象。自1920年代起,殖民政府就不断的通过立法与行政手段,积极干预华文学校的兴办,行政与课程内容。此外,政府只在财政上资助英文学校,也从来没有为华文教育毕业生提供就业机会。换言之,华文教育除了要自力更生的办学之外,也得面对不公平的政府政策的待遇。

二战后,殖民政府力图通过新教育政策推行国民学校教育,也就是以英文教育取代母语教育。国民学校教育的结果,不仅仅会消灭华文学校,也使到中华文化在新加坡消失。华校学生在面对种种不公平待遇,以及中华文化在新加坡社会中消失的危机冲击下,也开始汇集成另一股强大的学生政治力量以反对殖民政府。

在战后文盲普及的年代,学生领导是华人社会政治运动的先行者,也为职工运动提供了领袖人才。因此,华校学生的反殖民运动,与华语工会的反殖民运动,互相呼应,相互支持,是新加坡争取国家独立的两股政治力量。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