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野芒果 (下)

05/06/16

作者/来源:海凡

(四)

雨无声的下着。

没有闪电,没有雷声,连微风也止息。所有的动物都窝在巢穴里,听不到猿啸,听不到鸟啼,不仔细,几乎也听不到沥沥淅淅。

然而丛林始终苏醒,细雨无日无夜的敲打,每一片叶子都在微微的抖动,颤栗。雨水使叶面映着晶亮的反光,水雾弥漫里,像墨绿色的蝴蝶的幽灵,拍打着沉重的羽翼 。

要是雨停了,各类不知名的树木会从树干,从树叶,甚至从树脂,从一片脱落的树皮,散发出沁人心脾的清新的气息。但在这无休止的雨雾中,却只有凝滞的,像翻动朽叶般潮霉的味道,在四周流淌,浮荡。

浸泡在雨中的丛林,好像一片平置在湖面的倒影,模糊,摇晃,真实而不确定。

身体透湿,手足冰冷,同志们以急速的行进来驱赶寒意。

在一处空阔的凤鸡坪(注7 )与民运同志接上头,大家身上一样都在溜溜滴水。交接了物资信件后,长话短说,一会儿就道别各自踏上归途。

八份货物,除了油米罐头各类日用品,还有两背各四十几公斤的猪肉,装盛在竹背篓里。

叶进要扫路,分配背一袋三十多公斤的罐头等杂物。他瞥见莲意蹲下身子,背起竹背篓里的猪肉。她的脸色,在冷雨里尤其发青,已经蓄长的秀发有一绺垂下贴在嘴角,衬的嘴唇紫里透白。

雨中运粮,不比旱天那样热气蒸腾。冰冷的雨水给背负重物而发热的身体带来了丝丝凉意。但到底是在一两千尺的山林跋涉,很快额头、脊背也沁出汗滴,掺合头顶不停淋洒的雨水,混成一股咸味流进嘴里。

脚下的道路比平时加倍崎岖难行,逢到上下山坡,先前的路模,被多日的雨水冲刷漫浸,风雨卷落的枯叶掩盖着松软的烂泥,每一步都设下一个溜滑的陷阱,落脚没有踩实,连人带货物,都要摔个满身泥污。

要过木薯芭河了,微雨中,河面烟霭腾腾,天空一道不规则,狭长的罅隙,洒下午后灰蒙蒙的天光。那些平日垫脚过河的大石头,不是已被河水冲走,就是淹没不见踪迹。同志们以木棍为拄杖,在浑浊而湍急的流水中,一步一步的试探行进。队长和另一位男同志分别立在河心,随时准备拉一把护持接应 。

叶进埋头用心打扫痕迹,那些留在山路上的杂沓纷乱,深浅不一的脚印,宛如他一早上的心绪,纵横交错,打理不清!

他望着河中央队长的身影,今日运粮的队长也是一位老同志。他不期然联想到李群早晨那一番话。

他也隐约听闻,大姐在撮合莲意与一位老同志——据说是黄强。是黄强不奇怪,队伍里还单身的老同志也就那一两位。

李群的提醒是好意。如果他不知道,那么信真的写了,交上去,他怀的是患得患失的困惑,他无从确切明白莲意的心,只感觉到与莲意眼波交汇时,她那不一般的眼神。 他记得她对他的好,那些匀出来的糖使他永远感到甜蜜。他一直都记得那在暮色里坠落的泪滴!她也从不拒绝他给予的适度的关怀和赠与,野芒果的芬芳曾给过他无尽的的绮思和遐想。

然而感觉归感觉,在队伍里,莲意对同志们都那么友好亲善。一切都不确定,好像这雨季里的丛林光影迷离!他等到的也许是惊喜,也许是失意!要面对的却也只是自己。

李群的好意却成为另类提醒,让他堕入一个始料未及,尴尬的处境。

黄强是他敬重的老同志,老同志一般受教育不高,言语不多,举止却透着沉稳与刚毅。在他们身上,几十年游击战争的历练,总有许多本事深藏着,关键时刻露一手解决难题。

他从突击队北上边区,一行十余人,黄强正是带队中心 。有一回接连十余日完全没有任何猎获,餐餐只能是“峇拉煎”“咸豆豉”配一些沿路采摘的野菜,缺乏蛋白质补充消磨着同志们的精力。

一天队伍过了河,停驻下来后,黄强带上他和李群,说要沿河去钓鱼。

山里的河流清澈冰凉,河滩上怪石嶙峋,河水时而平缓,时而湍急地从离离的水草丛中,从长着青苔的岩石旁,蜿蜒流去。

叶进问李群,哪里找鱼饵?李群摆手道:“不必!”还眨眨眼睛,“你就只顾捉鱼,手脚要快噢,慢了来不及!”

黄强找来一杆细竹竿,从子弹袋里掏出一条扎着钓钩的鱼线,绑紧在竹竿上。也没见他串鱼饵,就径直往河滩走去。

李群负责警卫,叶进专管捉鱼。

黄强挨近水边,执杆的手一挥,一道白线向河面飞摔直去,一触水面, 霎时间钓竿往回抽拉,一条十来寸长的银白色的鱼,就在鱼线尾端蹦跳!震得细细的鱼竿颤颤悠悠的。

叶进摸不着头脑,张大嘴“哦”声还未出口,却晓得扑过去捉鱼。脑里闪过曾在银幕上见识过的在观众席上钓鱼的魔术画面。

黄强摘一根柔软的矮青枝条,留着尾端开叉的枝叶,捉到的鱼扳开鳃盖穿过去,从鱼嘴出来,那鱼头再不能动弹,只有嘴巴一翕一张,尾巴不停地强劲摆动,打得叶片“啪啪”作响。

随即黄强又转身向河流走去,又是手一挥,钓竿一抽拉——丛林里午后溫熙的阳光下,鱼儿抖动闪烁的银光炫得叶进眼睛昏花,鱼身抖落的水滴,喷得他满脸满身。他兴奋地一次又一次在河滩上奔扑。

有的鱼儿没有被勾紧,“啪”一声落在河滩上蹦跳,鱼身溜滑,叶进费好大功夫才抓着。这时黄强的另一条鱼又抽上岸,一双手还真忙不过来,应了李群说的:慢了来不及!

不到半个小时,他手持的枝条已串满了二三十条鱼!

中途歇下来,叶进这才有机会拿过钓竿来看仔细:黄强的吊钩上,只串着一颗鲜红发亮、比野樱桃还小、浑圆的塑料珠子。

“怎么样,不骗你吧?”李群把那一大串鱼装进背包,“这叫骗钓。鱼一见果实掉落,抢过来张嘴争食,钓钩一抽,总能勾中。”

叶进向黄强看去,黄强正打开烟盒,用草纸把烟丝细细卷好,叼在嘴角,眯成一线的眼睛里,露出满意的神气。

如此简单容易?!叶进按捺不住,拿着钓竿也到河边,模仿黄强的动作,一摔一抽……十几二十次摔抽,却全然勾不上一条鱼!

“不、不、不行的。”黄强纸烟抽过了,立起身,“骗、骗钓一、一处只能骗一次!”

黄强有轻微口吃的毛病:“鱼鱼也聪、聪明呢!要一、一、一直换地方,眼明—手、手快,看准了,哪里——有、有鱼才摔、摔去。胡乱下钓,反反、反倒把鱼吓跑!”

薄暮时分,他们带回了上百条总共约二十几公斤的小鱼,除了饱餐一顿,还能在火炉旁炕干了,做干粮带上路。

黄强摔杆抽钓的利落身影,一直萦绕在叶进的脑际,但要怎么眼明手快,看准哪里有鱼下钓,却至今还是个谜。

后来他听说,黄强这身本事,是因为一次战斗中受伤,滞留在马来队十几年,向马来同志学来的 。

如果大姐给莲意拉线的真是黄强,他实在不愿设想自己会横在黄强面前,成为他的障碍。老同志大半辈子奉献给革命,如果因为他而失去结束孑然一身的机遇,他又将如何面对自己?
信未曾落笔,自己却先陷入一种背负道德责任的忐忑不宁。

……

“莲意,你可以吗?”站在河心的队长在喊话,“大家都过去了,快过河吧!”

“我可以的,你们先走,我马上过去。”

叶进听到回答,循声才见莲意把背篓靠在河边一块半人高的石头上歇息。

“叶进,你照顾她。”队长又发话,“赶快跟上队伍!”

叶进走到莲意面前,说:“我先替你背过去。”

“不必。”说着她腾地起身,“我先过河,你不要跟来。”

叶进目送她手持拄杖下水,浑浊的流水从脚踝,小腿,很快淹至膝盖,大腿下半截——莲意的身子在滚滚湍流中微微发颤,脚步艰涩地移动。

突地她“呀”一声,手上拄杖不知怎地脱手,很快被浊水卷走。

叶进闻声立即一脚踩入水中,“哗啦泼啦”来到她身后。

他把扫路棍递过去。这时,他闻到一阵淡淡的,裹卷在河水泥垢里的血腥味……他看到莲意裤腿边淌过的茶色的流水,晕染了转瞬散去的褐红色!

他立刻明白了:为什么莲意坚持要单独过河!他一时也愣住。

莲意的背影,一步一拄,危危颤颤地过了河去。

(五)

莲意低头闷走,一路暗自怨恼自己。

怎么那么“衰样”,偏偏在那人面前“漏气”?

实在料不到,一早来的月经量,竟然多得出奇。 雨水,河水,这身淋漓的军衣,让她要如何遮掩?唉唉!连自己都闻到那股不寻常的异味了,她能选择的只能是故意落下掉队!

从叶进的眼神,她能读出多少他的心思?他一定已经知道了。他是真心要帮她的,他也确实比她大力气。那么就让他帮忙减重,卸一些到他的背包里。或者换背?

可他还要扫路啊!这一路脚印痕迹,清理起来多么不容易!

她不会感觉不到,当自己患上那个古怪的毛病:缺乏维生素 C 那阵子,每逢他出发,那个时节该有的各种野果都不会错过:藤果、淡卑、“屙屎酸”、酸仔……还有之前的野芒果。

她默默地领受。她以为这是一个姿态,一种意味,一份鼓励……可是却一直等不来她内心里的期待!

但她也知道,依他那温吞水的性格,似乎还在等待什么时刻水到渠成?

他知道吗?眼下已经是这样的节骨眼!她不可能接受黄强,可是她能直接开口对大姐说她喜欢谁了吗?

难!难!难!

闷!闷!闷!

雨水浇凉她微微发烫的额头,水珠从发鬓簌簌滚下,流经她雪白的颈项,淌入她起伏的胸口。水珠还能揣摩她的心事呢,怎么碰上的他却这么笨?

队长和同志们已经下了陡坡,隐入半排山(注8 )去了,隐约只见到摇晃的矮青。

她向后望,叶进倒着身子,低头专注打扫从河滩遁入丛林的路口。

要等他来了才走吗?

这是老天给的难得的时机!莲意两颊发烧——可要说什么呢?两个人都那么口拙,要怎么说?要怎么暗示他——写信!?

她向前望,陡坡地上绵软溜滑,一大片褐泥裸露着,树根交缠如蛇一般盘曲。经同志们又踩又蹭,陡坡被践踏得烂泥沟似的。雨水混着泥污渗流,有的积在深深的脚印坑里。两边的小矮青被拖曳的倒卧向下坡方向。

叶进就快来到身边了。

莲意却无意识地起身迈步,倒像急急地要回避什么。

紧接着——“噗—查啦!”叶进看见莲意踩脱了烂泥,来不及反应就一屁股跌坐在泥地上!
然后看她翻身屈膝直立,还未见跨步,又“噗”一声跌回去!还溜了几尺!

又再翻身屈膝想站起,怎么未立定却又滑倒了——她背上的的竹背篓半边肩带几乎甩出肩臂,身子半侧着卧倒!

然后,只见莲意整了整肩带,竟然不准备站立,而是曳着竹背篓,拖着屁股,往下坡挪移。
叶进一阵风似的飚到她身旁。

如何能想象,一贯整洁的的莲意,竟会让自己近乎躺在泥地上,像一头野猪似得,滚得满身满脸的烂泥污渍!

他把扫路棍往她身边一插,故作轻松地说:“起来!这形象不美呢!”

摔得浑身酥软,泪眼婆娑的莲意,不知要怨人怨己,还是怨天怨地,突然无来由的发恶:“噢!不美?!我这不是为革命运粮吗?怎么就不美?!”

叶进发愣,“这……”然后想到她背的猪肉坠脚,就扶着竹背篓,“我……我们换背吧!”

她却还陷在那个念头里,曳着竹背篓又要往下挪,“怎么会美呢?满身水,满身泥,美的不会在这里!”她变得语无伦次,“是当然不美,不美,才没有人要写信!”

写信!毫无预兆地脱口而出!天地瞬间静寂,雨水销声匿迹。

“我……我是说,要……要是没人帮……帮你,这是我们队伍形象不……不美。”竟让叶进想出词来安慰,说得吃力,额头雨水汗水津津滴。

然而,却也顿时舒畅轻快,堵在胸中的巨石般的什么东西倾倒了,身子冉冉飘升,一转身就要迈出这片乌七八糟的烂泥地。

他瞥见莲意那甩脱在左侧的一只塑胶鞋,里头是一坨浆糊似的污泥,他捡起来敲落了递给她。
然后轻轻晃了晃她的竹背篓,说:“信,给你,背篓给我。”

莲意头低低,鼻子一咻一咻的,强忍着,真想哭啊!

22-9-2015
25-11-2015

注释

1,鸡心龙:夹在两道岔河间的狭长山岭。
2,6·20事变:英国殖民政府为镇压马来亚民族独立运动而颁布紧急法令的事件,时间是1948年6月20日。
3,乌皮仔:一种枝干特韧的植物,树皮黑。
4,水简:引山涧水进营房的竹导管。
5,烂头饭:大量加水,煮成团糕状,以增大份量的米饭。
6,一驳路:一小段路。
7,凤鸡坪:长尾巨雉跳舞,求偶,交配的小平地。
8,半排山:山龙的半腰。

原刊登于1/2016《南洋商报/南洋文艺》

---

分类题材: 文化艺术_cultur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