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淡马锡控股的中国出路

24/08/07

作者: 林烟

中国银行在上市前计划引入战略投资者,已经谈好了的潜在伙伴,包括苏格兰皇家银行、淡马锡控股、瑞士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现在正等待中国银行的最大股东中央汇金公司批准。可是,有消息传出,由于淡马锡已经拥有建设银行和民生银行的股份,所以不得入股中银。

对此,媒体报道最具体的一次是,汇金董事孙晓霞证实,汇金已将中银提出的引入战略投资者建议退回,要求修改后再提。同时,银监会副主席唐双宁公布,中国 内地银行引入战略投资者必须符合五项原则和五项标准,其中第四项标准是“外资入股中资同质银行不超过两家”。这一条显然是针对新加坡政府旗下的淡马锡控 股。

出于安全顾虑的借口

近年来,外资入股中资银行的案例屡见不鲜。其中淡马锡已在民生银行和建设银行投资;国际金 融公司(IFC)投资的银行有上海银行、民生银行、西安城市银行、兴业银行、南京城市银行和北京银行;汇丰银行在上海银行、交通银行有投资;恒生银行在兴 业银行有投资;花旗银行在上海浦东银行有投资,目前据说正与广东发展银行洽谈。

在上述情况中,世界银行旗下的IFC投资公司在中国投资的银行有六家,汇丰及其控股子公司恒生银行的投资有三家,这还不包括汇丰在平安保险旗下的平安银行拥有20%的股份。

如果说新加坡星展银行作为淡马锡的关联公司不得入股广东发展银行,那实在有不公平之处。由此可见,银监会近期提出“出于国家金融安全考量,任何外资不得入股超过两家银行”,确实不合理,似乎有针对淡马锡的意味。

于是,很多人怀疑这可能是因为中新关系又出现了什么问题。笔者认为,事情并不那么复杂和严重。一方面,银监会的确像在找藉口,但另一方面,中国确实有很多金融安全问题。

淡马锡一旦成功入股中国银行,它将对两家大型国有银行有发言权。而中国多数大型国有企业仍然靠四大国有银行维持经营,在经济安全上起着支柱作用。当一家 外资可以控制两家以上大型国有银行的时候,它就可以停止向国企贷款,结果会引发国企破产潮,接下来就是国家经济陷入全面萧条,社会出现混乱。

要避免俄罗斯式的覆辙

很多人都批评说,中国银行系统的问题就是政府干预过多。相比之下,俄罗斯走的是另一个极端,那就是太放任,结果出现了难以收拾的金融烂摊子。俄罗斯在上世纪90年代和去年都发生过不同程度的金融危机,如银行挤兑等。

其实,俄罗斯金融体系改革是在前苏联时代就开始了。1988年苏联开始准许建立私营企业,央行对外资参股或在当地设分支机构的限制十分宽松。

1990年耶尔辛签署有关法律,确定了所谓的二级银行体制,即商业银行自负盈亏,央行则担任“银行的银行”的角色。在短短两年内,俄罗斯金融体系就由政 府完全掌控的一级银行体制,改造成二级银行体制。改革之后,外资控股的银行上百家。可是,改革是失败的,俄罗斯无法应付1998年的金融危机。

淡马锡应利用优势加强攻关

相比之下,正是由于中国政府对金融系统进行高压控制,所以才使中国安全渡过了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现在回想这些,相信中国政府在制定金融改革方案时,一定认真考虑过俄罗斯的教训。

当然,淡马锡投资中国银行完全出于商业考虑,淡马锡在印尼投资过两家主要银行,即BankDanamon和BII。当时,这两家银行在金融风暴中陷入困 境,淡马锡接管后实施了很多改革措施,使之逐步走向良性经营,并成为印尼两家最健康的银行。淡马锡当然也从中获益良多,所以想在中国获得同样成功。所以 说,淡马锡丝毫没有控制中国金融体系的意图。

但是,淡马锡也应该体会到中国政府对金融安全的顾虑,不妨低调和私下与中国政府做好公关,让中国监管当局也理解这样的投资不会影响国家安全,反而可以切实利用淡马锡在金融改革方面的经验,提升中国银行的竞争力。

  在新加坡做事很少讲关系,但在中国却是不可回避的。如果淡马锡在与中国银行签约前,对汇金公司以及银监会高层展开游说,获得信任,那么,此番误会就不难避免。在新加坡政府以及淡马锡集团高层中,华人众多,可以考虑利用华人的优势,争取中国政府更多的信任。

---

分类题材: 政府企业_stateco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