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补选对港的借鉴

22/05/16

作者/来源:孔永乐 大公网 http://news.takungpao.com

  五月七日晚上,新加坡公布武吉巴督区补选结果。人民行动党印度裔候选人穆仁理获得超过六成选票,成功当选。另一候选人,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则获得约三成八的选民支持。今次新加坡补选,有几点值得港人观察及思考。

  高度重视候选人品格

  第一,人民行动党对党内成员的领导能力及品格有严格要求。这次补选原因,正是由于人民行动党原当选者,因婚外情而辞去议员职务。人民行动党为此马上回应,现任副总理尚达曼更亲自走到区内向居民道歉。同时,人民行动党派出拥有十六年基层经验的穆仁理参选。李光耀生前经常公开表示,新加坡人口不多、面积不大,人民行动党要不断寻找社会精英人才参与政治,治理地区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有人认为高学歷、出自名校及获得奖学金才是人民行动党的首选,李光耀认为,这种说法对人民行动党欠缺深入认识。以往,张泰澄、黄麟根都是博士优异生,陈英梁更是世界著名罗德奖学金得主,但他们都欠缺卓越的领导能力,最终未能出任政府要职。反之,现任副总理尚达曼就没有拿过优异生奖学金。李光耀更坦然说,不记得前总理黄根成是否在大学获得过优异生荣誉。然而,两位总理过往在处理金融、内政及越南船民等多项事件中,都显示优秀领导才能。这次,原人民行动党当选者就因私德需要辞任,副总理尚达曼也要亲自向区内居民道歉。同时,主要对手徐顺全虽然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但只有硕士履歷的印族穆仁理仍获党内支持出选。可见,人民行动党非常重视个人的品格与能力,而非学歷或种族等因素。

  第二,本次补选活动时间较短。武吉巴督区在四月二十七日接受提名,五月七日投票。一如既往,投票前一天是“冷静日”,任何政党、候选人和竞选代理都不准展开竞选活动。换言之,正式竞选活动只有约九天时间。对于一些从未有地区工作经验的人士而言,这短暂的竞选时间难免令人感到困惑。然而,一些长期在区内服务的地区工作者,以往已经常接触及了解居民,因此在短暂的竞选活动中,只需要多提醒选民投票及再度宣示其政治理念。

  笔者认为竞选时间相对较短,是新加坡一直以来都不希望候选人在竞选活动花费过多金钱。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先生在其回忆录中曾分享,作为一个廉洁的民选政府,候选人不能由于花费过多选举费用而当选。不然,候选人当选后会面临对捐款人的回报困境。这也更容易引起贪污及金钱选举的恶性循环。现时,美国正进行为期多月的总统初选,其后更有全国的总统竞选活动,政治活动每天都要花去不少金钱。读者可以比较新加坡与美国两种截然不同的选举制度。

  第三,个别媒体(特别是网上媒体)在补选期间,都有散播种族或负面攻击的倾向。投票前数天,网上有不少言论指“华人应投票予华人”,以及有网站刊登匿名信,指“有人在选区内遇到人民行动党竞选团队,当中一名印族党员上前告诉印族人应支持印族人”等消息。人民行动党其后澄清绝无其事。熟悉新加坡政治的读者必定知道,新加坡及人民行动党非常重视种族和谐的原则,同时,政治选举也集中于讨论政策内容及细节。然而,这次网上仍有各种未经证实的“谣言”试图影响选举。笔者曾撰文指出,有学者分析现时美国传媒也越来越倾向对各候选人作出负面或恶意攻击报道,方式也是让这些“新闻、故事”先在互联网部落或社交网络流传。若然我们冷静思考,会察觉大部分负面报道,与候选人现在的工作表现或将来的政策理念,根本毫无关系。

  立国后,新加坡政府特别重视传媒对当地政治的深远影响。一九九○年,新加坡政府修订《报章与印刷法令》,当中规定在新加坡内每期出版三百份或以上的外国报刊,如果每周或经常评论东南亚事务,必须向政府申请特别许可证。今年初,新加坡《海峡时报》报道有网站因违例收了外国广告公司五千新元而违反法令,最终网站负责人需要退回金额。新加坡对网上媒体也有严格的规定及措施应对。每次政治选举中,新加坡重视的是公开讨论,人们需要根据客观事实证明什么政策是好,以及思考政府必须承担的成本。

  对骚乱的周密监察

  另外,选举期间新加坡政府周详准备应对可能发生的闹事或骚动。一九六三年,新加坡大选在即,选前曾有组织举行一次超过十万人的群众大会。时任人民行动党领袖的李光耀预料群众大会,将会有激进人士混进大会趁机闹事。当天,政府早早于会场外部署了六千名警察及军人,随时候命调动及维持秩序。同时,会场内设备了数台特别的强烈照明灯,当有人闹事时,照明灯便集中于他们,摄影师立时上前拍摄,警方日后便可以按图进行调查及拘捕行动。事实上,当天李光耀登台演讲时,现场的确有少数人士不断高呼口号,盖过李光耀演讲的声音。政府其后按计划行动,最终闹事者偃旗息鼓。

  最后,这次补选结果人民行动党虽然获胜,但得票率较上届约有一成下跌。笔者认为,这可能与早前人民行动党当选人婚外情事件、穆仁理的印度裔背景、对手徐顺全的选举策略,以及新加坡近数月的经济或民生政策都有关联。事实上,李光耀生前也担忧没有经歷过战乱及立国初期动乱的年轻新加坡国民,不明白平稳政治环境的重要。新加坡年轻选民最近两次的投票倾向值得关注。笔者也留意另一现象:现时,世界各地的政治都相继出现极端言论及极端政治人物。不过,即使在全球极端思潮涌现下,新加坡在去年大选及最近的补选中,都由主张务实的人民行动党取胜;笔者认为,这与新加坡规定全民投票有密切关系。近年来,香港的政局似乎越来越混乱,香港政府可参考各地的选举制度及实质运作,改善现时的选举规则及各项细节,从而令香港的政治变得平稳,选出的民选代表也能更有效治理地区。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博士生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模式_sg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