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隐藏在编辑和审查之间的暧昧

10/04/16

作者/来源:直言 (06/04/2016)大马华人网站

一叶知秋?一阵风吹来,你看那树梢的枝叶迎风摇曳,摆呀摆呀,一片枯黄的叶子飘呀飘呀旋转着落下来…在这赤道上长年是夏的岛国,叶子天天在生长。也天天在脱落。呵呵,既然夏虫不可语冰,新加坡人呐,一片黄叶,自然也无处让人感受到秋凉的肃杀。

所以嘛,大伙儿都在兴趣盎然地看着李玮玲和海峡时报的编辑的争议,在一个不是没有言论自由,而是每个人都在小心翼翼的为自己的言论作自我审查之后才敢于发表的自由言论纠缠不清的[杯具]。李玮玲是谁呢?她是太上皇的长公主、皇上的胞妹耶!

李玮玲自然也没有想到,凭她这个长公主的尊贵身份,竟然也有人胆敢不卖账?其实,她如果有足够聪明,自然会想到若不是有皇兄在后头撑腰,再借给编辑老爷们几个狗胆,枉论审查这般严重,就连[编辑]文章大约也没有这个胆量。

然而,李玮玲更没有想到的是,在广大的人民的言论自由之前,她一个人的言论自由算得了什么?李玮玲只晓得为自己的言论被编辑审查忿忿不平,不幸的是,在伊为自己的言论自由呛声的时候,竟然还敢为他的亡父,钳制言论自由的始作俑者辩解。

本来嘛,《没有过去的记忆就没有未来 — 杨荣文访谈录》,李慧玲的访谈,杨荣文的有些观点都说得好 ,只是在李光耀这一部分,竟也避重就轻。可见凡是新加坡人,就总过不了自我审查这道坎。

杨:如果没有李光耀,就没有新加坡,这是肯定的。因为当时的情况险恶,他治理下的新加坡秩序井然,纪律严明。有时候,对人的严厉惩罚没有通过一般的法律途径,有时候没有公正可言。但是假设他在政治上不强势,他就无法为新加坡的后来奠下基础。如果他成天得为维护自己的位置而斗争,那些我们不该视为理所当然的许多成就根本也就无法取获,新加坡也就不可能是今天的新加坡了。

不错,“如果你在拳击场内,脸上挨揍,那是不能抱怨的。”,这样的说法,和进入厨房自然就要耐得起油烟热气一样不新鲜。但是,若是擂台的主办方却规定挑战者必须自缚手脚方能上台比试而任由擂台主拳打脚踢的时候,这样的擂台还有什么意义?

李光耀斯人已去,棺材盖都盖上了,一周年了,却迟迟不将棺材钉打下去。弄得她的女儿自己都看不过眼。想来是海峡时报不敢对公主的来文照登,[编辑]又不能让公主满意。呵呵,也难为了编辑,为五斗米撑直了腰板 — 毕竟,在皇上与公主之间孰轻孰重,一眼分明。

贾纳达斯•蒂凡是何许人呢?从2012开始担任首席公共沟通司长,这位[前]海峡时报副总编辑,就是在[官委总统]时期唯一被炒鱿鱼的总统。很显然的,李玮玲的矛头并没有指向这位海峡时报[前]副总编辑。可怜的是李玮玲或许没有想到,透露出“贾纳达斯形容新加坡报业控股英文及马来文报集团前总编辑张业成是个“狡猾”的人”这样的讯息,就犯了大忌。其实,李玮玲应该想得到的,就像她透露一名人民行动党干部告诉她总理哥哥李显龙为此曾打电话骂了张业成一顿,而为了保护这名“干部”,不愿意说出名字的道理是一样的。

这当然让贾纳达斯•蒂凡受到伤害。只是,在李玮玲和贾纳达斯•蒂凡的各自的一面之词之间,言论自由在这里其实只是个假议题,因为新加坡人从来就只有自我审查后的言论自由而没有自由的自由言论这回事。我这里想说的是,其实李玮玲和贾纳达斯•蒂凡的争执,有很好的先例可以解决。

不是吗?只要李玮玲把自己的文章和经过海峡时报编辑过的文章一起放在脸书上、或者贾纳达斯•蒂凡将所有李玮玲的文章原文照登,同时也将编辑过后的文章一起刊出来 — 这时候,就像新加坡当时要求《亚洲华尔街日报》将双方的信都登出来一样:让读者评判 — 这时候,是[审查]还是[编辑],岂不是都一目了然了吗?

当然,甭幻想有自由言论这回事。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