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与马共政治捆绑之必要性

02/04/16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李光耀政权与马共的政治捆绑之必要性,并非一个理论上的假设,而是一个事实。看看2014年至2015年间的一些官办政治活动项目;这其中彼此关系的紧密性,一目了然。

现实是,马共是李光耀的必要之恶。两者宛如实体与影子的纠缠一起。对李光耀而言,没有了一个邪恶马共实体的确实存在,则行动党政权的合法性也同样的不存在。

2014年5月13日,官方媒体在一个纪念五一三学生运动60周年的特殊日子,发表了一篇论述文章,肯定学运的历史意义,并且定调1954年的学运,是一场由马共主导的反殖民政府运动。

2014年10月9日至2015年3月30日,国家图书馆举办《争取合併的斗争》巡回展览,宣传李光耀的电台讲话,和展示内政部搜集到的有关马共之历史文件。

2014年10月21日,李显龙在个人脸书网页指出:林清祥是马共;马共是个暴力的非法组织;李光耀的电台讲话是要说服民众,共产主义者的目标是要通过颠覆活动和武装革命,在马来亚与新加坡建立共产政权;社阵当年受马共控制;修正主义在质疑行动党政府的合法性。

2014年12月8日,在新年前夕,国家总统为新落成的反共斗争纪念碑举行揭幕典礼。立碑是纪念25年前合艾和平协议的签署,及所象征的马共武装斗争的结束。

旋即,2015年元日,新加坡启动了一个劳师动众,耗费巨大的SG50全年庆典。SG50是记述从1965年独立到2015的50年,李光耀统治新加坡的英雄膜拜。

SG50是2015年的新世纪概念,何以有如此必要扯上60年前的华校学生运动?

官方何以要大肆渲染52年前的新马合并?李显龙又何必要在个人脸书网页,而不是更适合的官方渠道,旧事重提的指控林清祥是共产党,社阵是被共产党控制?

新加坡没有参与合艾和平协议的签署,也不承认马共和平解散,更拒绝让前马共成员无条件回国。新加坡既全盘否定合艾和平协议的意义,又是此一历史事件的局外者,何必要破费为合艾和平协议立碑?

可见,李光耀的历史与马共的历史,确实是有如影随形的不寻常关系。

为此,官方为了庆祝SG50,就有必要让已经步入历史的马共起死回生,重新回返政治舞台,活现在新加坡人民的面前。这是无可避免的政治现实,李光耀确实必须通过指控与渲染马共的邪恶与非法,来对应与衬托行动党政权的正当与合法。

从这一层相互牵制与对立的关系来看;即李光耀政权的正当与合法性,是建立于马共的邪恶与非法性。那么,一旦马共非法论被异议挑战,则李光耀政权的合法性就会受到同样的质疑。反而言之,马共的合法就等同是李光耀的非法。诚然,这就是当权者在当下最忌讳的政治隐忧:修正主义在质疑行动党政府的合法性。

何以如此?何以SG50有必要和马共扯上如此紧密的关系?何以李光耀政权逼切需要与马共政治捆绑?要明白个中因果究竟,可以先行了解官办活动的目的,之后,再看看,执政党政权的是否合法性,与马共威胁论有着一个什么样的因果关系?

官媒的五一三学运文章,十分详细的描绘出一个结构严谨,效率高超的马共地下组织,通过学校的抗英同盟成员,成功领导与指挥了一场声势浩大,影响深远的学运。在此,官方的意图是要把马共的组织存在及其动员影响力,清晰的呈现在社会大众的眼前,来证明马共实体的确实存在。

构建一个马共实体存在的事实,有助于强化马共威胁论的真实性。

这是因为马共威胁论仅是一个政治观点,而观点的合理与可接受性则是取决于客观现实:马共确实存在,马共确实具有威胁能力。所以通过五一三是马共主导的理论,先行塑造出一个马共存在的事实,之后,再证实马共成功领导社会运动的能力。官方借此描绘,从而把虚构的言论,具体的形象化,给力马共威胁论的真实性。

把社阵是被共产党控制之说和新马合并串联一起,是模糊与转移合并议题的历史焦点。历史要关注的是,合并历史的真相是什么,而不是马共扮演了何种角色?

实际上,官方塑造的合并历史是一个被严重扭曲的论述,尤其是其中的左翼政治反对合并之说,完全是颠倒是非。真相是,左翼政治从来没有反对新马合并,而是反对在不平等的条件下加入马来西亚。左翼政治反对李光耀在牺牲新加坡利益的条件之下,廉价出卖新加坡人民的未来前途。在此,马共沦为合并议题的代罪羔羊。

SG50的元年是1965年,如此一来,取巧排除了反殖民运动和新马合并的历史,取而代之的是反共斗争历史。显然的,塑造一个反共斗争纪念碑的目的,就是要偷天换日,在概念上,把新加坡在1965年之前的历史,定调为反共斗争历史。

此外,树立一个反共斗争纪念碑,更是要把李光耀塑造的马共威胁论;一个虚构的概念,立体的三维化。有了一个实际存在的反共斗争纪念碑,则一个原本虚拟之无形的马共威胁论,就可以固化为一个有形象的实体,借助一个历史性地标而存在。

历史上,李光耀是通过内安法把反对者彻底消灭,从而在再也没有政治对手的情况下,独揽大权。为此,内安法的合法使用,是行动党政权之合法性的重要理据。因此,唯有马共威胁论的确实存在,才能证实内安法的合法使用。这一层关系也就解释了为何政治捆绑有其必要性:内安法的正当性,攸关行动党政权的合法性。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