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跨越马共非法论的禁忌雷池

26/03/16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历史发展有一定的轨迹,昨天,今天,明天,是一个连续的不可分割过程,一个只讲当下不说过往的历史是一个徒然的,没有实质意义的论述,比如,SG50。

SG50是一个不顾前因只求后果的历史故事,是人为的任意编撰与评论历史事迹,具有混淆黑白,颠倒是非的严重误导性。这一个历史概念的设计有其特殊的目的。

在李光耀的新加坡故事里,共产党威胁论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绝对不能缺席的反面角色。马共必须代表暴力与邪恶。有了一个被极度妖魔化的马共,则李光耀乐于动用的内部安全法令,无限期囚禁异议分子的所作所为,就有了一个合理化的解释。

马共妖魔化,内安法,无限期囚禁,和李光耀政权的巩固性与合法性有着一个正比关系。因此,任何质疑马共妖魔化的言论,都会被看成是在挑战执政者的合理与合法权力。亵渎官方意旨,是绝对不允许,不可原谅,更有必要将之制止。

然而,近年来,作为历史见证者之左翼政治受害者,以及,独立于官方的研究学者,通过撰写回忆录,著述,论文等等,讲述了有别于官方版本的新加坡历史论述。

于是,在支持与批评官方历史观的过程中,坊间出现了切割说,意思是,左翼人士要撇清与马共的关系,以显示清白与无辜。另一个说法是邀功说,大意是,左翼人士通过否定马共的存在,来占有马共的功绩。

切割说的立论基础是马共非法论。因为马共是非法,所以左翼人士要通过否定与马共的关系,来表示左翼政治不是非法。简言之,通过否定马共来体现左翼政治合法。

邀功说的立论基础也是马共非法论。在反对了马共之后,一个合法的左翼政治就可以收割马共留下来的功绩。简言之,有了合法地位,就可以占有马共干下的成果。

切割说与邀功说都是围绕着官方制定的马共非法论,除了一再强化马共非法论之外,更重要的是,也加剧马共与左翼政治之间的分歧。被迷惑的马共支持者,会以为左翼分子倒戈相向,除了要撇清关系之外,还要霸占马共的历史地位。这是一个连消带打的回应,既打击异议言论,也挑拨离间敌对阵营。

切割说与邀功说都是维护官方观点的政治言论,是通过质疑左翼人士的著述动机来否定其内容。换言之,这是拿著述的动机来说事,其意思是,这些都是别有用心的左翼言论,为了要混淆官方对历史的记述。

从厘清历史的角度来看,一个有意义的议论焦点不应该,更不是著述的动机,而是追究著述提出的内容是否真实?是不是有力的否定了官方版本的历史论述?重要的是,官方作为机密信息的垄断者,更有必要公布确凿的证据,来具体的反驳异议者的言论。任何避重就轻,投机取巧的回应,无助了解历史事实。

议题的辩论应该,更必须做到的事,是针对性的在每一个节点上,反驳异议者提出的历史论述。这一个正能量的文明辩论模式,才能够厘清历史上不为外人道的政治事件之来龙去脉。反之,切割说只会进一步的混淆,而不是修复历史的本来面目。

实际上,切割说是很难成立的。切割的先决与必需条件是双方有着特定的关系,要说与马共切割,就得先证实切割者与马共有着一定的关系。举个例子,抗英同盟的盟员不是马共,所以不存在盟员要与马共切割的事实。

另一方面,也是严肃的一面,对原本就和马共没有关系的左翼人士而言,他们为自己的不公平待遇,谋求自我的平反,是应该得到尊重,而不是诽谤,更不是再度伤害。切割说明显的带有,是共产党却要撇清与共产党的关系之贬义,这对无辜的政治受害者来说,是个人尊严的再次重新被污蔑。

邀功说也是虚大于实的说法。事实就是事实,历史事迹不会因为权力的干扰而有所改变。马共不论是合法还是非法,马共的业绩就是马共的业绩,不会,也不可能由他人取而代之。属于马共的政绩,不会因为被他人的抢夺而丢失,也不会因为被否定而随风消失。马共历史是新马历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绝对不会从人间蒸发。

事实上,否定马共并不是什么坏事。否定与肯定是一个历史沉淀的必要过程,澄清了历史参与者之间的实质性关系,才能够梳理出历史事件的先后发展次序。明白了前因后果,了解了来龙去脉,历史原貌就自然的会浮现出来。否定了马共的暴力与邪恶,才能净化马共的原罪,还原马共的本来面貌。比如,马共中央否认参与1957年的人民行动党夺权事件;这一否定也就粉粹了李光耀的马共阴谋论之说。

从历史长河来看,历史判断必然是公平的:是谁的贡献,一分不能少,不是谁的政绩,一寸也不能添。成败是历史的最终审判结果,不是统治者说了算。

回顾历史,马共非法之说,是一个悖论。

马共非法论是英国人留下的历史包袱。殖民历史包袱在后殖民时代肯定要被摒弃。必然的,在新加坡人民的国家历史里,反殖民运动绝对是爱国主义运动,所以爱国运动的众多参与者,包括马共,职工会,学生团体,也都绝对不是非法组织。

然而,反其道而行的李光耀历史观却保留了马共非法论。因此,SG50是一个继承殖民历史包袱的李光耀故事。顾名思义,新加坡故事,并非新加坡史料纪实。

在此,新加坡人民有两个历史版本的选择。一个选择人民历史观的论述,是一个跨越马共非法论禁锢的论述。没有了马共非法论的制约,切割说与邀功说的困扰也随之消失,人民可以海阔天空的,自由自在的,讲述自己亲身经历的真实新加坡事迹。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