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价值是不是台湾需要的?

20/03/16

作者/来源:岛屿边缘(23-3-2015)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

李光耀的亚洲价值是不是台湾需要的价值?

新加坡政府在3月23日凌晨公佈李光耀(1923-2015)的过世讯息,国际媒体在他病危住院期间已经高度关注他的状况;简单讲,媒体其实是在等候新加坡官方公佈李光耀逝世的消息。一位未满16岁的新加坡学生因为在3月18日捏造李光耀过世假消息而遭到逮捕,可能因此遭判处最高10年的有期徒刑。上述的新闻,或许可以让读者理解李光耀对全世界的重要意义。

李光耀其实也和台湾有着千丝万缕的纠结,例如李光耀在1975年和台湾签署的军事训练合作「星光计画」至今依然推动着;李光耀在1980年代、1990年代一直是两岸政治的传话人之一。其中,李光耀和蒋经国的乡野传奇故事更是经典。传说在1970年代,李光耀多次密访台湾,某天蒋经国陪李光耀到溪头途中,李光耀用闽南语与这老妇人交谈。对此,蒋经国丧气地认为,外国元首访问台湾可以直接和我的人民交谈,自己却不懂人民在讲什麽。而这就是传说中,蒋经国开启「吹台青」提拔本省人的原因之一。无论这个故事的真假,新加坡议题在近代台湾的发展过程中,的确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李光耀推销亚洲价值对抗西方民主制度

李光耀是新加坡的肇建者,也创造了新加坡的经济奇蹟,其「亚洲价值」论也引起学界的论战。李光耀认为亚洲国家有自己的价值,西方民主不能在亚洲推销。日本率先创造亚洲经济奇蹟后,新加坡、台湾、韩国与香港紧接着也在1980年代创造经济奇蹟,被西方称为亚洲四小龙(或四小虎)。由于新加坡经济成就稳定傲人,李光耀不断推销其亚洲价值论,驳斥西方社会对其独裁不民主的批评。

李光耀对于亚洲价值的辩护大致可从几则主张得知其核心概念。李光耀在〈好政府比民主人权重要〉专书中强调「没有人可以忽视一个社会的历史、文化和背景。几千年来,各个社会都以不同的速度和不同的方式发展。他们的理想和标准也各不相同。二十世纪末期的欧美标准并不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标准。」

他也在〈好政府比民主人权重要〉书中质疑全民投票制、一人一票制与多党制的合理性,也认为「民主政体的弱点是,人人平等而且都有能力为共同利益作出相等贡献的假定是错误的。不认为日本、韩国、台湾及新加坡会把美国或任何欧洲国家的制度视为模范。任何社会都不会抛弃本身的习惯作法,而去採纳全新的方式。」

李光耀更在〈各国民主人权观有差异〉书中批评,在亚洲唯一採纳美国制度的菲律宾,其实已经成为西方民主价值的反面教材。最后,他在〈好政府比民主人权重要〉强调的「民主与人权都是可贵的意念,但我们应该明白,真正的目标是好政府。」显然,李光耀真正想表达的亚洲价值是:政府重要性大于民主与人权。

台湾政客推销的新加坡经验是哪种经验?

每当谈到经济发展时,台湾政客总是要提新加坡经验,即政府效能问题。因为近20年来,台湾媒体不断揭露政客贪污与批评政府效能不彰,李光耀的亚洲价值在台湾社会中其实一直有某程度的支持声浪。不少重视经济发展的台湾人,甚至肯定造就中国高度经济发展的专制独裁体制,也有不少政治人物例如柯文哲也以学习或超越新加坡做为诉求。上述这种追求政府效率不谈民主与人权的现象,的确是我们需要深思的议题。

不可讳言,李光耀政策的确有过人之处;例如他利用政策顺利处理了台湾人很关切的问题:贪污与住宅。新加坡的高薪养廉政策,降低了新加坡公务员贪污的可能性;新加坡的组屋(公屋)政策,保障了新加坡人居住的权益。有廉政公署的香港人买不起也住不起房,所以渴望拥有类似新加坡的组屋政策;有廉政署但功能不彰的台湾人在讨论社会住宅时,也以新加坡为参考范例之一。

然而,李光耀的亚洲价值究竟是可以推销给其他国家的价值,抑或是李光耀个人的价值?

李光耀一党专政控制新加坡超过半世纪,亦即新加坡虽有民主形式,但本质却与专制国家无异。例如司法是李光耀剷除反对势力的最佳武器,甚至连批评李家的言语都可能触犯重罪;而且,党国控制的媒体也打造了没有反对声音的一言堂。最重要地,李光耀家族垄断新加坡的经济利益,新加坡的国家控股公司澹马锡就是由李家掌控。

李光耀创造了新加坡经济奇蹟,但批评者认为新加坡有更多的政治与经济利益是由李氏家族承继,显然李光耀的亚洲价值只是光耀了李氏家族。黑格尔(Hegel)认为,东方专制的国家裡只有一个人的自由。黑格尔已经过世一百多年,但这句话依然被印证,新加坡就是一例,只有李光耀一人可以自由自在地在新加坡建构这个亚洲价值。

杭亭顿(Samuel Huntington)对台湾与新加坡的比较,或许可以做为台湾价值与新加坡价值的对比。杭亭顿在1995年2月于纽约时报发表专文评论溷乱但自由的台湾以及有秩序但没自由的新加坡,杭亭顿认为台湾的民主制度在李登辉去世后还会永续经营;但是李光耀的政治体制,将与其长眠地下。所以,李光耀推销的亚洲价值,是否是台湾需要的价值?

倘若,台湾真的效法新加坡一党独大掌控所有权力,就能有足够的政府效能推动经济吗?马英九全面执政7年,马英九全面掌控行政与立法,马英九也声称完全执政完全负责,如今成果如何?因此,当台湾的政治人物在推销新加坡经验时,我们可能需要想想,究竟这个政客想推销新加坡经验,究竟是哪种经验?!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