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龙牙门与新加坡

09/04/0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新加坡是在1819年由英国东印度公司开埠,成为一个英国在远东的通商口岸。新加坡在开埠之前的历史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文献记录。

根据马来文献的记载:大约在14世纪末年巴拉默瓦拉,是当时石维查言王朝的末代王子,在被马加伯希王朝击败后,逃亡到称为谈马锡的新加坡。这位落难王子在淡马锡成立了一个新王朝。可是过了不久新王朝再次受到外来的侵略,又被迫把都门往北迁移。这次到达了马来亚半岛的马六甲,建立了马六甲王朝。因此,这段历史把谈马锡看成是马六甲王朝的一个属地。

新加坡一些历史学者认为新加坡在14世纪的时候,己经是一个在当时是属于相当繁忙的港口,是一个土产交易市场。这一个看法是根据一本由汪大淵撰写的游记里,有关龙牙门一地的记载而來。这本游记记录了14世纪中未期的南洋风土人情。其中收录了有关龙牙门的民生与一些经济作业状况。因此,龙牙门是一个土产贸易口岸的历史是有文献记录的。而对这一记录的确实性也并没有争论。

有关龙牙门的争议是在龙牙门的确实位置。龙牙门就是新加坡的说法,是根据新加坡吉宝港外的两奠大石头来判定。这两块大礁石过后让英国人给炸毁於方便船集川行。学者之所以认定这两块大石是龙牙门,是因为这数米高的大石其形状有如龙牙。

林我龄质疑龙牙门是新加坡的说法。林我龄于是以科学技艺来求证龙牙门的确实位置。求证的方法是根据文献里郑和下西洋的水路图与航海记录,用中国罗盘阅读航海图的计算法,测算出龙牙门的所在,而在那一地点也确实有座双高峯特征的海岛。

林我龄的观点本身却也受一些研究郑和历史的学者置疑。龙牙门是否就是新加坡,虽然还没有一个由专家学者从共识而成的定论,但从一般地理与历史常识的推理来看,龙牙门应该是廖内群岛的一座海岛。

林我龄确认的这个海岛位置与巨港只是一峡之隔,和当时的主要贸易港口巨港隔海遥相呼应。林老先生也点出岛的双高峯就是水手转航进入巨港的地标。所以双高峯作为龙牙地标的可能与可靠性,肯定要比吉宝码头外的两片半月牙型石块来得高。

中国船队由北一直向南航行,在看到双峯岛地标后,转向东航进入廖内群岛海域,先到达巨港停泊,在此可以进行贸易以及添加食水粮食等,之后再继续东航进入马六甲海峡,到另一个重要港口马六甲停泊。这一航运水道也十分符合经济原则。

明朝历史也点出,中国在1405年召见马六甲皇朝的使臣。这显示了马六甲在当时的区域经济地位,也间接反映了淡马锡的微不足道。明朝公主与随从在马六甲的遗墓,也反映了其当时政治地位。

此外,17世纪的西方贸易主义与随之而来的殖民主义也是以马六甲为经贸中心。从这4点来看,把龙牙门看成是新加坡的理论,是有必要解释为什么谈马锡作为一个繁忙的港口,为何会突然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直到1819年才第二次开埠。

由此来看,新加坡岛从7世纪到14世纪是居于主要贸易航道的边沿,并非一个繁忙贸易口岸。但是,但淡马锡也并非名不见经传,因为这个海岛是遇到恶劣天气时可以暫时停歇的避风港。这也就是新加坡从谈马锡改变为新加埠拉这一名称的由來。

新加坡岛上有居民在沿海与福康宁山之间的平原居住。廖内来的华人自17世纪就在岛上种植甘蜜。淡马锡是华人与爪哇人在14世纪时通用的名称,之后到了14世纪末及15世纪时水手们则以新加埠拉来命名。从马来文来看,新加埠拉的字面意识是暂时停歇的小岛。而现用的新加坡一词,应该是英文的音译。

这个解读若是可信,则新加坡一词是狮子城市的传统共识就只是一则神话故事。无论如何解读这一段历史,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这一个区域是由马来王朝所统治。这也解释了莱弗士为何有必要凭空捏造出一个新加坡马来苏丹,以便为占领新加坡的合法性立论垫定基础。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