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林语堂的心术使南大走向成功 (七)

16/01/16

作者/来源:余山农

八 如期开学

4月7日,南洋大学新加坡委员会于下午三时举行第七次会议。陈六使先生在会上宣佈(见刘君惠《南洋大学创校概述》):

在会议上,主席陈六使重申信心,决如期完成开学。他即席掏出一张支票,说:“卅万零五千零二百零三元遗散费既不是薪金亦不是抵偿什麽代价,纯粹是一笔无价值支出。为此,兄弟除前认献五百万元外,再捐出卅万零五千零二百零三元交南大财政处,俾免浪费公帑,而抵遣散费之支出。”陈氏爱护南大的热忱使会场的掌声历久不息。陈氏并勉励现在纠纷已完全解决,事件经告一段落,今后大家更应戮力同心,共同负起任务,出力出钱,使南大开办计划如期完成。

陈六使先生为南大尽心尽力,操劳不息,足为全体华人的楷模。随即设立校长遴聘委员会,由陈六使,庄竹林,高德根,林庆年,陈锡九.杨缵文,潘国渠七位为遴聘委员会委员,负责聘请人选,并尽速筹划进修班开学的事。

4月17日下午,林语堂在星马、香港、台湾、美国各地一片指责声中飞机离星加坡,前往法国。

陈六使先生虽受林语堂一再威胁和侮辱,依然遵守“君子绝交不出恶声”的古训,在林语堂离开时,亲到机场送行,与他握别,好来好去,显示出他豁达的胸怀,非凡的智慧。他便是以这样的豁达与智慧发展自己的事业,并以这样的豁达与智慧创办南洋大学。

林语堂到了法国坎城之后,随即攻击星加坡华文学校(见《南洋大学创校史》):

根据廿三日美联电讯,渠抵坎城之日,即肆意攻击星洲华校,妄指全星华校均由共产党把持,并捏造事实,谓近数周来共党方杀死一学校之校长,伤及另一校长,并以硫酸淋一名反共之女教师云云。

林氏此种言论传至本坡时,当地政府有关当局及各华校负责人,于受记者访询时均表愤慨,一致予以驳斥,认林氏之指本坡所有华校皆受共党把持,诚为胡说八道,毫无根据。……

据四月廿七日美联社电讯报导,林语堂复在美国生活杂志撰文,对南大更肆意破坏,语无伦次;对南大组织及当地侨胞肆加诬蔑,竟向政府献议驱逐六十馀名学生及一着名侨领,其狂妄无耻之态,诚所罕见。……

南洋大学执行委员会主席陈六使氏,以林语堂辞职领了七万馀元遣散费离星后,还失约背信,在五月二日美国纽约出版的生活杂志发表「共产党恐怖如何破坏我的大学」谬论,公开破坏南洋大学,诬蔑星马华侨,并造谣惑众,妄指陈嘉庚与南洋大学有关,特于五五年五月廿六日下午在丹戎禹俱乐部接见记者,打破沉默,发表南大纠纷解决后第一次有关南大之谈话,痛斥林语堂是人格卑鄙,无真才实学,更无资格办大学的丧心病狂文棍。

林语堂到南大来只是为了捞钱,完全不是为了教育。一离开便出恶声,诬陷星加坡华文学校都受共产党控制,还呼吁英国政府把李光前等侨领驱逐出境。其行卑鄙,其心恶毒。

林语堂诬衊华文教育,虽荒唐无稽,却是跟稍后的李光耀一模一样。幸亏林语堂早走,要是他留下来继续当南大校长,跟李光耀朋比为奸,裡应外合,便可以在一夜之间把南大毁灭。

正如俗话所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创办南大的人从林语堂的祸害中吸取教训,发奋图强,终于把南大办起来,而且,十分出色。潘国渠先生回忆说(见张曦娜《答客问》):

林语堂走后,陈六使振臂一呼,再接再厉,重整旗鼓,比林语堂的阵容更加像样,所有院长,教授都是中国各名大学成名已久的有学识、有经验的人士,不像林语堂徒窃虚声。而且都是异口同声说是为奔赴南大伟大的号召而来。林语堂一群人糟蹋了南大大半年宝贵的时间,浪费了南洋华人许多宝贵的血汗金钱,开学老是那麽遥遥无期。而我们终于在一九五六年三月十五日,即林语堂一群人离去短短大半年后,喜获麟儿,光荣地宣佈南大正式开学了。记得陈六使主持开学仪式时,张开双臂,大声说“今天是我们海外华人教育史上最光荣的日子”。那天出席的来宾、执委、全体师生都望着冉冉升起的校旗,三呼南大万岁、万岁、万万岁。

林语堂来了是坏事,走了是好事。他心术不正,带来祸害,却让大家从祸害中吸取教训,求取进步。从此,“自强不息,力求上进”成为南大和南大人的明训。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