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动辄举行补选 影响国家稳定

28/08/08

作者: 联合早报 日期: 28-8-2008 来源: http://www.siecc.com.cn/00gonggao48.asp

新加坡国会昨天因裕廊集选区议员翁执中博士突然逝世,而再次引爆几十年来不时争辩的补选问题。李显龙总理借机阐述了新加坡建国初期的动荡局势及选举 制度的演变背景,以此说明现有的选举制度是政府经过深思熟虑而审慎地作出的选择,避免议员滥用手中的议席进行要挟或被人收买,新加坡国会动辄举行补选,影 响国家稳定。

  新加坡国会上一次是在1999年辩论这个课题。当时惹兰勿刹集选区前议员朱为强因被提控而辞去议席后,反对党,包括工人党前秘书长惹耶勒南就多次要求总理举行补选,以填补空缺。事隔近十年,如今的议员超过半数未参与上次辩论。

  这次辩论因两名官委议员、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教授张黎衍博士和莱佛士医院集团执行主席吕俊暘医生提出动议,要求政府制定明确的补选条例而引起。

  目前的法律只规定在单选区议席悬空或集选区所有议席悬空的情况下才可举行补选,但没规定何时必须举行补选。政府过去曾让议席悬空长达两年,直到举行大选。

  针对两名官委议员提出担心某个区选无人代表的问题,李总理指出新加坡的选举制度和英国等国不同,选民在大选时选的是组织政府的政党而不是个别的候选人。

  “这也是为什么在2006年大选时,个别反对党无论在哪里竞选,得票率都相近,工人党约35%,民主联盟30%,民主党25%。工人党即使派出 默默无闻的新人,也可以得到35%的选票,这不是基于他们个人的表现,而是因为他们是在工人党的旗帜下竞选,选民认识秘书长刘程强,知道他的政治理念。”

  因此,李总理表示即使有议员卸下议席,也无须急于举行补选,议席悬空的选区可以由同一政党的其他议员代劳,即便反对党区也是如此。

  两名官委议员昨天向新加坡国会提出的动议,是要求在集选区内的一名少数种族议员、集选区内半数以上议员以及单选区议员,因各种理由导致议席悬空 时,都必须举行补选。他们也要求修改新加坡国会选举法令,规定所有的补选都必须在议席悬空三个月内举行,除非从议席悬空到新加坡国会任期结束只有六个月或 更短的时间,才无须举行补选。

  议员们昨天针对这项动议进行了四小时的辩论,并以投票表决,结果是5人支持,62人反对,没人弃权。支持者张黎衍博士、吕俊暘医生、欧生优丽、梅达副教授和萧锦鸿律师,都是官委议员。

张黎衍表示,政府虽把国家治理得很好,但新加坡终归需要一套法律制度,让人们可以在必要时通过补选改变政局,并确保新加坡国会有代表自己的声音。

   李总理则以本国历史和国外的现象来说明允许议员牵制政府的弊端。当人民行动党在1959年组织新加坡自治邦第一届民选政府不久后,党内部就出现分裂。当时 又因卫生部长阿末依布拉欣病逝,使得行动党失去了原有的一席优势,与社会主义阵线各占25个议席。社阵当时频频在新加坡国会上对政府提出不信任动议,导致 政府深受牵制。

  在印度,利益相关团体可以收买议员,议员也可以自由转移立场,完全不受政党控制。在马来西亚,政党可以拉拢别党议员跳槽,而且只要有人辞职,就能迫使政府举行补选。

  李总理说:“在我们的制度下,人们不能收买或要胁议员转移阵线,因为当你离开原本的政党,就变得没用了。在大选时赢得大多数议席的政党也可确保 有足够的人数,可以在下届大选来临前继续执政。议员不能随意在任期中途强迫举行补选,分散国家处理要事的注意力。这么一来,我们就能够保持稳定。民众和媒 体也许因此没戏看,认为稳定的政府不刺激,但对新加坡人民来说,这比较有利。”

  官委议员班纳吉表示他原本在心里支持这项动议,但在听了总理的说明后改变主意。他透露自己身为新移民,未曾经历新加坡建国初期的动荡局面,但他正是因为被新加坡社会的稳定所吸引,而决定移居新加坡。

  不过,欧生优丽认为人民能投票的机会不多,多举行补选,能使人民更热中于政治,有助加强国家认同感。

  张黎衍、吕俊暘和萧锦鸿都表示既然集选区制度是为了确保新加坡国会有多元种族代表,那一旦某个集选区的少数种族议员离职,就应该举行补选。

  行动党的印度族议员哈里古玛(碧山—大巴窑集选区)和马来族议员哈莉玛(裕廊集选区)先后起身驳斥这个论点,表示集选区不应该受少数种族议员牵制。他们也认为若少数种族议员一离开,集选区的其他议员都得下台,这议员的权限未免太大,反而会引起其他议员的不满。

  总理也解释新加坡国会目前已有23名少数种族代表,比原本设定的14人底线来得多,因此即使有少数种族议员离职,这些族群在新加坡国会里依然有足够的代表。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