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欲掌握东南亚艺术话语权

11/01/16

作者/来源:Mae 许望 21世纪经济报道
http://news.hexun.com

  身型挺拔的陈维德博士走在上个月正式落成开幕的新加坡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Singapore)的中庭,玻璃幕墙外折射进温和的阳光,这是他熟悉的画面。自从2013年加入新加坡国家美术馆并担任馆长,他已经记不清穿梭过这间连接着前最高法庭与前市政厅的中庭多少次。

  然而,通往展厅的扶梯上站着熙熙攘攘的参观者,这样的场景却是他不熟悉的。将前最高法庭与前市政厅进行合并改建为国家美术馆的这个项目耗资3.8亿美元,持续了近10年,直至现在才真正迎来众人。“两周后,这里会聚集更多的艺术爱好者。”陈博士说。1月21日到1月24日,新加坡地标建筑滨海湾金沙会展中心也将迎来名为“艺术登陆新加坡”(Art Stage Singapore)的国际艺术节,这个艺术周囊括了各类艺术活动,将为新加坡的各间美术馆带来大量人流。

  在力图将新加坡建设成国际化的文化艺术城市过程中,新加坡逐渐展示出掌握东南亚艺术话语权的欲望。东南亚艺术在市场持续走俏的大背景下,新加坡频繁出手,马不停蹄地举办各类艺术盛会,一方面邀请东南亚久负盛名的艺术家扩大文化影响力,另一方面不遗余力推广新兴东南亚艺术家,并且建立全世界唯一一个专注于展示和研究东南亚地区现代艺术史的国家级艺术机构——新加坡国家美术馆,将自己打造成这股蓬勃生长的东南亚艺术风暴的风眼。

  两周后即将开幕的“艺术登陆新加坡”还将推出“东南亚艺术论坛”(Southeast Asia Forum),聚焦当代艺术在现代社会蓝图中的重要地位,以及东南亚大背景之下,艺术家所扮演的中心角色。

  确立东南亚艺术收藏和研究机构

  最新开幕的新加坡国家美术馆改建自位于市政区中心的前最高法院大楼和市政厅建筑群,占地面积6.4万平方米,甚至超过了卢浮宫、泰特博物馆等世界顶级博物馆。新加坡国家美术馆的馆藏比恢弘气派的建筑外观更吸引眼球。现在新加坡国家美术馆已经有涵盖十九世纪至今,新加坡及东南亚地区视觉艺术的最大型公共收藏。陈维德认为东南亚是“世界上文化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之一”。然而,这里的艺术长期受到西方的忽视,很多重要作品局限在私人收藏的范畴,殖民主义是背后成因之一。

  开馆展的东南亚部分名为“宣言与梦想之间”(Between Declarations and Dreams),来自馆藏和其他机构或私人的近400件作品梳理了自19世纪以来的东南亚艺术史。新加坡国家美术馆的高级策展人Lisa Horikawa称:“我们的目的并不是给每个国家的艺术做一个全面的回顾,而是提供一个平台,邀请大家来审视、理解、重新想象东南亚艺术和这个地区的当代艺术。”大量的现当代东南亚艺术品耗费了五年时间整理,其中部分重要作品来自颇有国际地位的东南亚艺术家如印尼的艾凡蒂、马来西亚的莫喜丁、泰国的蒙提安·布玛等。

  新加坡国家美术馆的收藏体系要追溯到东南亚自19世纪中期到今天的文化与艺术变迁,包括越南战争等重大事件,以及高速工业化对一个农业社会所带来的影响。美术馆内还有一个穹顶图书馆,作为它的艺术研究中心,它将系统化地梳理东南亚艺术及新加坡本土艺术的“前世今生”。

  东南亚地区长久以来动荡的社会状况以及复杂的政治历史对其艺术发展产生了深刻影响,对于东南亚艺术家来说,如何在西方强势文化和本土传统中找到平衡点至关重要。

  东南亚艺术市场持续升温

  近年来东南亚艺术市场持续升温,据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AMMA)数据显示,经过近十年的发展,东南亚艺术市场在经历了金融危机的考验下稳健上涨。2015年春香港苏富比夜场有四位东南亚艺术家刷新个人纪录。而在去年11月28日及29日进行的香港佳士得秋拍上,新加坡艺术特别专场的总成交额也达到4,769,295美元,最高成交价拍品为新加坡艺术家钟泗宾的作品《峇里舞会》,1,000,753美元的成交价创造了艺术家本人新的作品世界成交纪录。整场共创造10位艺术家作品纪录。

  十余个国家不同的语言文化宗教背景,造就了东南亚艺术的百花齐放,但同时也使得系统全面的梳理尤为困难。新加坡有以华人艺术家为代表的南洋画派;越南有擅长描画传统女性的武元谈、黎谱;印尼有以描绘巴厘岛风情画著称的欧洲籍画家。其余菲律宾、马来西亚等结合其自身历史文化背景,也各有特色。

  “长久以来在世界范围内都没有关于东南亚以及新加坡艺术的权威研究梳理,但近几年来高校也逐渐开始增加许多关于本土艺术史的项目研究,因此我们想要试着更多地改变这个现状。”陈维德博士说。

  一场长达十多年的艺术布局

  新加坡要掌握东南亚艺术的话语权并非临时起意,2006年首届新加坡双年展就受到广泛关注,2012年9月,吉尔曼军营艺术区正式启用,始于2011年的“艺术登陆新加坡”(Art Stage Singapore)也将于本月迈入第六个年头。

  新加坡不光着力将自己国家的艺术家推上国际舞台,还努力扶持其他东南亚国家艺术家。2013年的“艺术登陆新加坡”(Art Stage Singapore)就曾推出印尼艺术专场,举办了有30位印尼艺术家参与的展览。同年举办的第二届新加坡双年展更是邀请了80多位东南亚地区艺术家参与。

  “对东南亚艺术的强调是希望能够通过双年展将新加坡打造成对于这一地区的艺术实践的展出、探索和促进的国际性关键因素。新加坡双年展这个平台将持续哺育地区性的交流和对话。” 双年展总监陈文辉表示说。

政府坐阵,为新加坡从收藏、学术研究和艺术市场推广等三个方面全面掌握东南亚话语权提供了不可忽视的支持。举办首届新加坡双年展所需600万新加坡元大多来自政府资助,而如新加坡国家美术馆等博物馆机构也全都隶属于新加坡政府。新加坡早在80年代就成立了新加坡国家艺术理事会(National Arts Council,NAC)。NAC与新加坡新闻通讯及艺术部(MICA)以及新加坡经济发展局(EDB)合作,发展拍卖行、画廊和专门艺术服务基础,以满足新加坡建设东南亚艺术中心过程中不断增长的艺术市场需求。新加坡经济发展局还曾参与规划了吉尔曼军营艺术区的改建。陈维德说:“这个项目属于政府整体规划的一部分,旨在把新加坡建成一个重要的文化目的地。”

---

分类题材: 文化艺术_cultur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