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莱弗士三访新加坡

25/02/0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由英国人撰写的新加坡历史里,萊弗士对新加坡的贡献是很伟大的。这些歌功颂德:沒有萊弗士就没有新加坡;萊弗士是新加坡的建国之父,等史诗般的赞美不可尽信。这一类的说法在极大的程度上是胡说八道,缺乏历史根据。

实际上,从马来政治的角度来看:莱弗士是一个用不正当手段骗取马来领士的一个殖民者。因此,在马来民族主义观点,用很文明的评审来看莱弗士,那萊弗士充其量只不过是一个狡猾的英国政商。

新加坡人应该怎样看待萊弗士呢?新加坡人必需从就事论事的角度,来回顾萊弗士在新加坡的确实历史。

莱弗士在新加坡的历史是相当短暂的。从1819到1822年间萊弗土三度到访新加坡,总共的逗留时间约为8个月。新加坡草创期间,在岛上实实在在埋头苦干的是威廉法夸。

1819年2月6日莱弗士首次在新加坡岛上,和刚册封的新加坡苏丹签定租借新加坡口岸为东印度公司的贸易站。次日莱弗士旋即离开新加坡回返明古连。法夸和其他白人随员与印度雇佣兵留下,发展与守卫新加坡岛。

1819年5月尾,莱弗士第二度回到隔别约3个月的新加坡岛。这一次莱弗士总共在岛上停留了4个星期,之后于1819年6月再次离开,重返明古连。

1822年10月莱弗士第三度回返阔别已经3年又4个月的新加坡。这次重访原本是莱弗士在结束了明古连任期后,在回返英国退休之前,先再次看看新加坡口岸的发展状况。

这一个原本是过境性质的游览却突然变成一个新的工作任务。萊弗士一呆就是8个月,之后在1823年6月回去英国。此后就永别新加坡,再也没有回返新加坡岛。

据英国历史学者玛丽登布的文献记载:在1819到1822年的3年时间里新加坡从一个渔村转变为一个国际贸易口岸。当莱弗士第三度重访新加坡时,眼前所见的一切繁荣欣悦情景,令一个患有精神忧郁征的莱弗士感到极为兴奋。

玛丽登布对这一时段历史的描述是这样的:‘在这3年多的时间里,新加坡在法夸独自领导下发展。虽然莱弗士对有关新加坡在快速发展的消息报导感到很欣慰,但在那一时段里新加坡只不过是莱弗士野心中的一个很小的角色。’(Turnbull 1977: 17)

法夸为何是独自发展新加坡呢?其一,当时通讯不易,书信来往费时。其二,法夸向明古连的请示,要不是音讯全无,就是长时间才有回示。因此,许多重要事件的决策都是法夸在新加坡资源范围之内解决。这些必须当机立断的事,不能漫无目的的等待批示。因此可见,草创时期的新加坡开发与社会政策,主要是來自法夸的决定。

当法夸在独自领导新加坡的发展时,莱弗士又是在那里干那一些事?玛丽登布也记载了这些历史:莱弗士处心积虑的,意图把东印度公司在东南亚的据点-梹榔屿,威城(梹榔屿对面的一个马来半岛小城镇),新加坡以及明古连归纳在自已的管辖范围之内。他最终的野心是要成为印度的总督,一个有崇高地位的官员。当柏那曼总督在1819年突然去世后,莱弗士火速赶往加尔各答意图顶替这一个空缺,但徒劳无功,失望而返,悲愤的回去明古连。

莱弗士在这一时段里接二连三的遭遇到不少的个人家庭不幸事故,莱弗士夫人也得了重病。此时的莱弗士意志消沉,‘突然之间未老先衰,变成一个老态龙钟,干瘪和一张满是皱纹的脸。(Turnbull 1977: 17)

新加坡的进展和繁荣,虽然令意志消沉的莱弗士兴奋起来。但旋即莱弗士却表示对法夸的政策与办事能力感到不满,并给于负面的批评。过后,莱弗士安插自己的亲戚与心腹取代法夸委派的人选。

莱弗士在1823年1月向印度总部举报法夸处事不当,没有办事能力。莱弗士也通过把法夸的工作,交给年青低级官员去执行来羞辱法夸。4月莱弗士进而自已取代了法夸的职务。5月莱弗士正式解除了法夸的所有官职与地位。

莱弗士在1822年抵达新加坡不久,就在福康宁山建了一座行宫,除了要享受更清新凉爽的空气,莱弗士也期待享有和马来王储一样的荣耀,能在死后葬在山上。这一行动与意愿显露了莱弗土的真正意图。莱弗士已经取消了回去英国退休的计划,而是要长期的掌管新加坡。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莱弗士,必需想方设法除去法夸的地位。

玛丽登布认为莱弗士对待法夸的手法,是莱弗士工作生涯中最污秽的行径,不公正的否定了一位朋友。这位朋友在开埠的初期冒着生命的危险,埋头苦干把一个小地方发展成一个充满活力,也令莱弗士赞不绝口的口岸。莱弗士以卑鄙下流的手法,推倒并羞辱一个不幸的法夸。(Turnbull 1977: 19)

法夸在丟官之后,留在新加坡几个月之后才于1823年尾启程回返苏格兰。新加坡的洋商与华社以非常隆重的典礼仪式来欢送法夸回乡。据历史文献记载,印度驳回莱弗士对法夸的指责,也同时肯定了法夸的能力,与对开埠新加坡的贡献。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政府,把环抱手臂侧头俯视的巨大莱弗士铜像,摆放在商业区的中心,以表扬莱弗士对新加坡的丰功伟绩。莱弗士,这一个在马来民族主义眼中的不诚实英国商人,真的是英国历史文献中的那般英雄吗?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人物_biogph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