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林语堂的心术使南大走向成功 (五)

02/01/16

作者/来源:余山农

六 从预算中谋私利

林语堂在来星加坡之前对连瀛洲先生表示:“林博士表示除渠本人将兼任文学院院长,林可胜博士兼任理学院院长外,商学院院长及英文系主任将在美国物色适当人选,其他教授则拟在东方聘请以省费用。”这是彻头彻尾的假话,心存欺骗。他的概算中,教授薪金比美国的还高(见刘君惠《南洋大学创校概述》):

由1955年1月至8月,八个月当中开销竟达四十八万八千馀元,平均每个月六万多,开学后当不只需加倍。四十八万八千馀元中,最大的开销又是薪金,计估去三十二万二千馀元,自称世界第一流大学的教职员,其薪金之高,比美英还要高,南大起码讲师年俸一万零八百元,实际待遇比美国大学教授为优,教授年俸一万九千多,比美国大学教授高出一倍。……林语堂心目中要执委会交出二千万元奢言办第一流大学就是这麽样子的,他们无视觉星马婆及各地侨胞的血汗钱,更无视侨胞刻苦办学的宗旨。

概算桉中八个月的总费用是五百六十一万一千一百三十一点八九(5,611,131.89)元。照这样的花费,两千万的建校基金将在两年之内用完。南大除了停办,别无它途。

陈六使先生在1955年2月17日南洋大学新加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上说:

犹忆当时连先生曾报告,除林语堂、林可胜两位先生将分别兼任文理学院院长,另加聘一二知名学者外,其馀则将就近在远东聘请,按部就班发展;又连先生曾谓在美所聘人员服务南大,仍照美国数额领薪,即在美国一千元,在新加坡亦为叻币一千元,并不提高,吾人始敢安心聘请。

林语堂为了骗取南大聘书,对连瀛洲先生说的全都是假话。到了星加坡之后才原形毕露:一隻披着羊皮的狼,不止穷凶极恶,而且贪得无厌。

在这之前,1954年8月到10月,林语堂一家人到欧洲和中东游玩两个月的费用要南大支付,而且再三叮嘱南大秘书绝对不能透露,南大也就没有公佈。但是,林语堂的预算桉影响太大了,南大不能不公佈。陈六使先生说:“南大乃众人创办之大学,如将众人之钱随便开消,实系罪人。”

南大把林语堂的预算桉公佈出来,一时舆论譁然,指责之声四起。林语堂大发脾气(见刘君惠《南洋大学创校概述》):

林语堂为什麽发这麽大的脾气呢?不外是因为执委会把他们所提出的概算桉发表了出来,各方意见又认不合,秘密揭穿,不能讨价还价。因为1954年那笔账被压在档桉裡未公诸社会周知,正使林语堂这班人大感得意的缘故。表面看来林语堂和执委会的冲突是因为发表概算桉而起,实际上这是他以进为退的手法。这时候的林语堂情绪原已恶劣至极久矣。……他们一家人更疑神疑鬼,从东海岸路的寓所裡搬到国泰五楼去,并且请了一个保镳随身,总之,这时期的林语堂一家人实在是身在星加坡而心在美国,林本人也无志于为南大服务了。他想摆脱,奈何又被他的同事拉住。

这完全是心术不正的结果。照当时情形看来,最好的解决办法是快刀斩乱麻,不要多说,让林语堂等儘快离开。南大方面却一再想说服林语堂,改变预算,希望圆满解决问题。这无异于缘木求鱼。即使林语堂改变预算,留下来,以后也不会有平安日子。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