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林语堂的心术使南大走向成功 (三)

19/12/15

作者/来源:余山农

三 重私利轻教育

闽南人有句俗谚说:“南洋客,无一千也有八百。”林语堂是闽南人,心中以为南洋华侨一定很有钱,想办大学,赶快来捞一把。这就是他急于来南大的原因。正因此,他到南大之后,并不关心办学,只一心设法捞钱,十分无耻。

在新加坡委员会于2月17日举行第五次会议上,陈锡九先生就这麽说:

吾人看了南大预算,谁都为之担忧。……或者校长认为星马富翁极多,有钱办学亦未可知。

为了捞钱,林语堂假装热心华侨教育。连瀛洲先生1954年2月19日在星加坡委员会会议上报告说(见《南洋大学创校史》):

去年年底奉派赴美聘请校长。到纽约后,与林语堂博士恳谈,并告以此间侨胞热诚及创办南大宗旨,因林博士见解与吾人不约而同,认为义不容辞,故答应吾人请求。林博士并力荐林可胜博士为南大副校长,且已开始物色着名教授来星。林博士表示除渠本人将兼任文学院院长,林可胜博士兼任理学院院长外,商学院院长及英文系主任将在美国物色适当人选,其他教授则拟在东方聘请以省费用。

林语堂讲的这些话,跟他后来的所作所为完全不一致。他很显然只是假装迎合连瀛洲先生的意思,虚假赞成华侨节俭办学的主张,骗过一时,夺得聘书。

1954年2月26日,陈六使先生髮聘书给林语堂。林语堂一家大小连同女婿, 在8月1日从纽约出发。他不是直接来南大,而是一路到英国、欧洲大陆、再到埃及去游玩,10月2日才到星加坡。这两个月的旅游费用,全由南大支付,而且是偷偷摸摸的(见刘君惠《南洋大学创校概述》):

他把从纽约动身到莅任而至1954年底为止期间的账目,除送一份给执委会过目之外,却要求不可发表,同时再三叮嘱南大秘书绝对不能透露。这一着真教执委会哑子吃黄连一般,有苦说不出。

把一家人两个月的旅游费用都要南大支付。任何大学校长都不会这麽做。真是恬不知耻!

四 重政治轻教育

在出发之前,他在纽约高调表明反共(见《南洋大学创校史》):

林语堂在来南大之前,对美国合众国际新闻社说:「南洋大学将成为亚洲非共人士对抗共产主义斗争中之自由思想前哨」。又说:「吾人有甚多受高深教育之流亡学者……协助教育青年男女。」

林语堂先后讲的话,道出他来南大的两个目的:其一,谋取私利,其二,玩弄政治。这完全违背了南大创办的宗旨。

1953年2月6日,陈六使先生在南大获准注册后,发表办学宗旨,特别强调这一点(见《南洋大学创校史》):

吾人认为,担任南大校长,院长,教授,助教,讲师,以至校丁者,应无政治作用及无政治关系之人士,吾人始予聘任;学生入学亦然。故此,被聘之教授及其他人员以及入学之学生,俱应认识此项宗旨。设沾有政治作用及有政治关系者,吾人不聘其任职,亦不允其入学。在学校内吾人绝不使染有政治色彩,只使之成为纯粹研究学术文化之机关,有益地方及政府,提高文化水准,培养人才及技术人员,服务本邦而已。馀事先声明,幸将来不致有既聘请者,或既入学者,有因不合上述宗旨而被摈出校外之事。

他后来每次讲到南大创办的宗旨时都一再强调这一点。林语堂想把政治带进南大校园,当时南大可以马上把他解聘。无奈他正在前来赴任,南大方面只能劝他别谈政治。

这件事在星马侨界引起极大反感,完全不信任他。星马侨界原本轰轰烈烈为南大筹款的运动,在林语堂10月2日抵达之后就完全停止了。这对南大是无法补救的打击。

林语堂的一生,看起来好像和政治无关,其实不然。他就是到了晚年仍然依靠政治来谋取私利。他和国民党关係密切,就像李敖所说的(见凤凰卫视《探访林语堂故居》):

林语堂回到台湾,首先一点就是,他要跟台湾的关系很好,换句话说,要跟蒋介石蒋宋美龄,他们的关系很好。林语堂是这样子到了台湾。当时台湾言论控制得紧的不得了,可是由国民党的中央社,他们的负责人叫做马星野,拉拢林语堂,给他写个开个专栏,就他可以写个专栏,到处发表他的文章。

就因为他“跟蒋介石蒋宋美龄,他们的关系很好”,所以他要把南大作为“对抗共产主义斗争中之自由思想前哨”。这样的想法,再加上他要在校舍建设中谋取私利,这就造成他和南大创办人之间无法协调的冲突。

林语堂到了南大之后,做了些什麽呢?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