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林语堂的心术使南大走向成功(二)

12/12/15

作者/来源:余山农

二 林语堂走后门

林语堂又有什麽神通可以夺取校长聘书呢?他别无什麽神通,他靠的是心术:走后门。

在南大的创办人中,连瀛洲先生是很重要的一位。他出钱又出力,为南大奔波。陈六使先生对他非常讚赏和感激。林语堂通过说客联繫连瀛洲先生(见刘君惠《南洋大学创校概述》):

表面上看起来,南大是主动地并且不嫌万裡求才而派执委连瀛洲到纽约去聘请,好像林语堂经不起连氏再三敦促恳求之下才肯勉强牺牲“豪华生活”和“一个字以美金一元计算”的优越条件而答应来星任职的。实际上主动要前来任职的却是林语堂本人。南大执委会一方面慕其名,一方面要赶快请一校长主持校政,使早日开学,也就乐得与林语堂接洽。当连瀛洲尚未赴美之前,林语堂在纽约通过一位和连氏有亲戚关系的女士恳请连氏向南大执委会示意提名,多方拜托,打通路线而由南大执委会正式提出聘请的。连氏于1953年12月衔命赴美,翌年一月与林语堂会见,一拍即合。南大既急于聘请校长前来,对林语堂所提各点也不大注意计较,只希望林氏大驾早日到临主持开学大计。对于一些枝节问题,相信可在实际环境情形下获得解决的,因为大家想林语堂到底是中国人,相信他会一心为侨胞做事,争一口气,何况侨胞创办最高学府又是急不容缓的事,且又有无比坚韧毅力去完成的。

走后门是中国人的陋习,而林语堂却精于此道。他拜託连瀛洲先生的亲戚做说客,而南大委员会又急于聘请校长,林语堂就因此走后门得逞。

连瀛洲先生在亲戚为林语堂说项后,便向陈六使先生推荐。陈六使先生也就同意由连瀛洲先生和林语堂接洽。聘请校长这麽重大的事,由连瀛洲先生一人洽谈决定,实在过于草率。一人的识见毕竟有限,更何况林语堂一方面走后门,托人说项,把连瀛洲先生蒙蔽,一方面又放出风声阻止别人应邀,左右事情的决定。

在陈六使先生和连瀛洲先生决定之前,至少应徵询林文庆先生的意见。他当时年事已高,未担任星加坡委员会委员,但之前在筹备委员会中。要是当时谘询林文庆先生的意见,结果必定大不相同。这一次的草率决定是造成后来祸害的原因。

潘国渠先生对聘请林语堂当校长的程式也不以为然。他回忆说(见张曦娜《答客问》):

在林语堂闹得满城风雨的时候,我和李光前由于不敢苟同,有一度都不便过问南大的事,因为我们觉得应该把所邀请的三位校长人选,试探后的反应如何,都拿出来详细研究,不可仓促草率。“急行无好步”,莫贻后悔。

1954年2月13日,在南洋大学新加坡委员会第三次会议上,连瀛洲先生报告洽谈聘请林语堂当校长的事,但并没有讨论林语堂是否适合当校长。虽然表面上最后是陈六使先生决定的,实际连瀛洲先生出使回来时,已经决定了。这主要是想早些请来校长,帮助策划发展南大。正是这样的心理,让林语堂有机可乘,仓促决定,造成祸害。

林语堂的为人狂妄嚣张,他又为什麽肯走后门呢?他在美国真的是过“豪华生活”和领取“一个字以美金一元计算”的稿酬吗?潘国渠先生回忆说(见张曦娜《答客问》):

林语堂对南大的聘请,那样一拍即合,那样急急放出风声,那样怕一个大好机会落在别人手裡,是有两个苦衷的:其一,他为了搞一个中文打字机,希望获得发明专利,试了又试,改了又改,却差不多花光了历年可观的积蓄,令他太太廖翠凤时出怨言,渴望赶快回到东方来捞一笔。其二,林语堂原由他的美国朋友华尔希和赛珍珠夫妇鼓励他用英文写作的,并对他的作品不时提供“宝贵的意见”,所有英文作品都由华尔希的庄台公司初版。不料五十年代上半期林语堂才发觉庄台公司给他的版税不公道。出版公司一本书原只应抽百分之十,庄台公司居然抽百分之五十。版权原应属于作者,林语堂由庄台公司出版的书竟全部属于庄台公司。一生崇洋如林语堂者,竟然上此洋当,难怪其大怒特怒,而终于和华、赛夫妇闹翻了。

林语堂的这段历史,李敖也说到(见《探访林语堂故居》,凤凰卫视节目):

林语堂一辈子啊,……他老想解决中文的,这个输入的问题,或输出的问题,这裡面涉及了打字机,如何用中文可以打出来,……比照英文打字机的方法,来打出中文来,可是这裡面变成一个魔咒一样,在林语堂的头脑裡面,……在时机不到的时候,他始终没有解释出来,解决出来。……

他在一九三六年就跑到美国去,到美国去的原因最重要的,他认识了一个好朋友,这个好朋友后来翻脸了,他就是有名的,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叫赛珍珠。赛珍珠是美国人,帮助他,所以他在美国能够站稳脚步,赛珍珠跟她先生,……他们办了一个出版公司,给林语堂出书,所以前后在美国出了十三本书,后来可能,很可能是因为版税的问题,双方搞得不愉快,有点反目状态。

由于这两个原因,他千方百计走后门,又放出风声,阻止可能有意来当校长的人,好让自己夺取南大的聘书,到南大来捞钱。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