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开放社会的界限在哪里?

26/09/07

作者: –

说起本地剧作家王少妍(Eleanor Wong),总让人想起“争议性”这三个字,因为她的作品总是碰触敏感的课题,所提出的看法大胆得令人咋舌。   本地剧作家王少妍的成名作“邀约”三部曲(《并购与指控》、《遗嘱与断裂》 《可合与可分》),刻画的是女同性恋律师在不同的生命阶段里,在面对社会认同、婚姻抉择、家庭责任和本族群情欲纠葛时,经历的矛盾挣扎。
 

   她即将重演的作品《为JBJ获服务勋章的推介活动》 (The Campaign To Confer The Public Service Star On JBJ),以著名反对党员惹耶勒南为假想对象,描述着一名大学生为支持JBJ获得服务勋章,四处发起签名活动, 最后却意外地死去。

  王少妍不只是作品具争议性,连她的人也如她作品一样,总是走着与常人不一样的路。
 

  她是专业律师出身, 曾在一家外国律师行工作,年薪高达20万美元(约35万新元),但她却放弃高薪跑去当大学讲师。

  她喜欢法律的思维方式,但又讨厌法律所拥有的无上权力。
  她对新加坡环境有诸多不满,有机会在外国工作,但她依然选择回到这里,以写剧本的方式来爱国 。

  王少妍说:“我其实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要求也不多。”事实是,这个喜欢突破常规,爱在政治、权利、制度等敏感课题间游走的女人,又怎会这么容易“满足”呢?

法律容易迷惑人

  今年45岁的王少妍,为人随和,穿着也很简单,穿着一件黑色T恤和蓝色牛仔裤。拍照时,她就开玩笑说:“我有什么好拍的,因为你翻我过去的照片,就会发现我的外型十年如一日,都是黑色T恤和牛仔裤。”

  的确,单从外表来看,你很难猜想到王少妍是一名律师,而且是颇为成功的一个。
  自小喜爱文学的王少妍,是在英华初院毕业后,决定不修文学而改读国大法律系。

  她说:“当时我忽然对制度感兴趣,想了解一群人是如何通过法律,在一个制度下和平生活着。”

  王少妍在系里的成绩斐然,是公共服务委员会奖学金得主,也曾赢得国际Philip C. Jessup Moot比赛最佳辩说员的荣衔。

  法律系毕业后,她当起副检察司,处理过多起轰动的案件。例如80年代末,王少妍在陈群川案件中扮演重要角色,是成功提控陈群川的副检察司之一。可是王少妍对副检察司的工作感到不自在。她说:“也许我更适合当一个辩护律师,而不是一个提控者吧。”
  她说,自己对权力的使用一向有所保留,特别是法律所赋予的权力。
  王少妍也认为,在新加坡这样一个讲究法律、相信法律的国家,法律更容易迷惑人,让人不知觉地滥用了法律的权利。

  她说:“拥有主宰他人的权力,是一种既诱惑又可怕的感觉,特别是当你权力越大时,你就越难保持客观,最后甚至被权力牵着走。”

一想家就打开窗

  当了几年的副检察司后,王少妍于1989年到纽约大学修读企业和证券法硕士学位,过后还在一家国际律师楼找到工作。

  当时,王少妍主要处理各种跨国贷款和商业贸易,所处理的款项也很大,例如她曾处理过80多个银行组成财团给印尼的国家级贷款,款项高达数十亿元。

  尽管工作繁重,王少妍却很回味当时的工作情况,因为她有机会接触世界的不同面,扩大了她的视野。

  王少妍说:“我的同事就像一个小联合国,有台湾人、日本人和俄罗斯人等。”

  当时王少妍事业处于巅峰,年薪高达20万美元,但在外久了,她也不自禁地开始想家。

  王少妍说,当她在纽约家时,每当想起新加坡她就会打开公寓窗口,做深呼吸。原来,她就住在一家华人餐馆楼上,当她嗅到下面所飘来的蒜蓉和蚝油香时,感觉中仿佛又回到自己的家园。

  王少妍说:“虽然我在纽约过得很开心,但是新加坡才是我的家园,我有责任和义务参与新加坡的成长与发展过程。”

  于是,经过10年在外国工作的生活,王少妍在1999年决定回来新加坡。目前她是国大法律系讲师,负责思维训练课程。

  谈起她设立的新课程,王少妍自豪地表示,这是由她创导的课程,主要是加强学生的思维能力,让学生不受各种法律条例束缚,以不同角度去审视同一个事件。

  她说:“我们现今社会里,认为好律师的定义是:熟知法律条例,能帮你打赢官司。其实一个好的律师还应该有主见 。”

  她说,很多律师都是在做“图书馆资料库”的工作,遇到案件就把各种相关的法律条例搬出来,却做不到分析事件,也提不出自己的见解。
 

谁是JBJ

  从律师到剧作家,这看似一个奇异的突转,但对王少妍而言,法律和戏剧其实是相通的。

  她说:“法律或戏剧的目的都一样,是在说服他人(法官或观众)接受自己提出的意见和看法。它们都有一个故事的框架,有一个起承转合的过程,有各种细节,有各种不同的诠释角度。”

  对她来说,修读法律让她更容易整理自己的思维逻辑,建立剧本结构等。“当然,这也让我知道作品的界限在哪里。”

  如前所述,王少妍的作品向来具有争议性,其中不少更是抨击现今的政治气候环境。尤其是她去年创作的《为JBJ获服务勋章的推介活动》,演出时曾引起好一些争议。

  谈起这个剧本灵感,王少妍说这是一天驾车时忽然出现的灵感,既不是针对大选,也没有任何政治意图。

   她说:“很多人一听到剧名就觉得不自在,这也许是因为大家很自然地将JBJ联想到惹耶勒南。这也正是我要探讨的问题。毕竟,我们今天是一个开放社会,应 能公开讨论惹耶勒南对社会的贡献。但事实是,我们的社会并非我们所想象的那么开放,或者说我们仍不知开放的界限在哪里?”

  王少妍认为,新加坡过去纪律严明,人人都清楚言论的界限,然后,随着社会变得开放,人民开始赋予一些言论自由时,大家反而不知所措,不再清楚什么话该说或不该说了。

  王少妍坦言,比起同性恋、种族和宗教等敏感课题,政治的讨论界限是最模糊的。“有些东西你以为是无关痛痒,可能它们是超出界限的。”

  与其去猜测什么东西能过关,什么东西不能过关,王少妍更重视的是与观众的交流。她说:“当我创作时,我关心的不是政府,而是我的观众,我关心他们是否明白我要传达的信息,我跟他们是否有沟通。”

  也许王少妍要求真的不多,只想真诚地表达自己的意见,做自己开心的事。然而在新加坡环境中,她的行为也就被人诠释为“争议性”了。

谁是王少妍?
  ■年龄:45岁
  ■履历:国大法律系讲师。毕业自国大法律系和纽约大学法律系,曾担任过副检察司和商业律师。
  ■艺术创作:代表作品有“邀约”三部曲(包括“Mergers and Accusations”、“Wills and Secession”、“Jointly and Severably”),以及《为JBJ获服务勋章的推介活动》等。

---

分类题材: 文化艺术_culture,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