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临终关怀”服务怎么做:七成经费政府出

22/11/15

作者/来源: 刘展超 2015-11-21 财网 http://www.yicai.com

大约70%的费用由新加坡卫生部提供,20%-30%的费用由病患者和他们的家人来捐助,其他的资金来自于一些私人企业的捐款

“没有人应该孤独地离世……每一个人应该在临死的最后时刻望着一张慈爱的脸”——特蕾莎修女。

在新加坡慈怀理事会(SINGAPORE HOSPICE COUNCIL,新加坡所有临终关怀服务的协调结构)出版的《慈怀通讯》刊物上,上面的一段话经常被引用。

所谓临终关怀(hospice care),是一种专注于在患者在将要逝世前的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的时间内,减轻其疾病的症状、延缓疾病发展的医疗护理。通常由医生、护士、心理师、社工和义工等多方人员组成的团队提供特殊的缓和医疗服务,也包括对临终者家属提供身心慰藉和支持。

阿齐利·瓦兰(Akhileswaran)医生目前担任着新加坡慈怀理事会的主席,他同时也是新加坡HCA慈怀护理机构(HCA Hospice Care)的总裁兼医疗总监。

HCA慈怀护理成立于1989年,是目前新加坡规模最大的居家临终关怀护理机构。它旨在整合和促进新加坡的安宁缓和医疗,训练医生、护士、护理人员和志愿者,向公众普及安宁缓和治疗。

HCA慈怀护理开办26年来,一共为新加坡超过5.5万病患提供居家护理。现在每年为超过3700名病患提供免费的居家护理服务,通过减轻病患的痛苦及控制病征,病患可在无痛苦的情况下,安心地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段旅程。

就新加坡目前临终关怀护理机构的运行情况,近日,包括《第一财经日报》在内的媒体专访了阿齐利·瓦兰医生。

免费服务

记者:目前新加坡的临终护理机构都有哪些类型?

阿齐利·瓦兰:目前提供的护理服务有三种:一种是上门访问的家居式护理;第二是为可以来到护理中心的病人提供日间护理;第三种是让病人留住看护的服务。

新加坡所有的医院都有一个舒缓病痛的小组,照顾这样的病人。医院会提供医疗诊治和护理,并为有需要的病人提供病床。新加坡的医疗系统以区域性的医疗系统为主,大的医院之下有社区医院,社区医院之下有一些疗养院和护理中心,疗养院和护理中心下面是社区的一些服务,HCA慈怀就属于社区服务。

记者:HCA慈怀主要为临终的病人提供哪些服务?

阿齐利·瓦兰:我们的服务包括提供病人心理上、社会上的需求。还包括培训护理人员,还有提供贷款给患者进行装修,因为照顾老人在家里需要一些特别的装修。当然照顾病人不能只有一个人,我们有5个团队,每个团队有1名医生,4名到5名的看护,1名医药社会工作者,还有一些志愿人士。

我们不仅提供一种有形的体育的活动,帮助他们能够行动,也帮助他们参与社会互动,让他们有所期待,而不是每天都坐在家里面。

许多人在参与日间活动之后,病情有所改进,原本医生预测他们只有一年的寿命,结果三年四年之后还在这里活动,这的确是起了一定的作用。这种精神上的、社会上的志愿我们也延伸到家人,通过各个方面让他们能够更好的面对家里亲人的情况。

我们提供的是完全免费的服务,不论年龄,不论种族,不论性别,甚至不论国籍,病人不用花一分钱。有些病患来自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他们来这里看病,病得太重,不能回家,就来这里,由我们免费照顾他们。

我们要尽全力把他们遭受的痛楚和折磨减到最低点。我们可以达到为患者解除90%的病痛的成就。我们在一年有3700多个患者,在这一年之中上门访问40720次,从1989年成立以来一共看过55000名患者。目前我们中心有98位授薪职员,包括全职的和兼职的,志愿人士不包括在内。

记者:病人需要达到什么标准才能接受免费服务?

阿齐利·瓦兰:需要有医生写推荐信,证明寿命只剩下一年或者更少,所患的病是无药可救的病。如果要留住的话,医生给他们预测的寿命要少于3个月。我们定下这样苛刻的条件,是因为我们资源有限,如果我们能够增加我们病床的数目,这个期限可能会被延长。

大部分经费由政府提供

记者:HCA慈怀的经费主要来源于哪里?

阿齐利·瓦兰:我们60%——70%的费用由新加坡卫生部提供的,20%-30%的费用由病患者和他们的家人来捐助,其他的资金来自于一些私人企业的捐款。我们也会主办一些筹款活动,筹集经费。

因为我们免费的服务不是无条件的,所以我们定了两个条件:病得很重,到了末期的病人,他们剩下寿命可能少于一年。

记者:志愿者主要从事哪些方面的工作呢

阿齐利·瓦兰:志愿者通过其他的方式,比如给他们煮饭,驾车接送病人,或者参加我们日间照料中心的其他活动。还有一些简单的方式,比如有一些病患者很长时间没有到美容院去过的,他们可以上门帮他们理发。

有的时候他们也提供一些照顾小孩子的服务,让小孩子的父亲母亲有时间休息或者去做一些其他的事情。一些年轻助理会到学校培训学生来做一些志愿活动,还有一些职员人是会在行政工作方面帮我们做一些文书、文案的工作。

记者:中国有些企业,把对这些失能老人的居家护理,作为盈利的一种手段,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阿齐利·瓦兰:我的看法是,在美国的确有这样的做法,就是以营利为目的提供服务,这样的做法不是一个错的做法,只要服务好,病人有能力去支付,要收费也无所谓,最终的目的是让让病人得到更好的结果。

这三种模式都是有可能的:一种是完全免费的;一种是保险制的,由保险公司来支付;一种是患者自己支付。

---

分类题材: 行业_industries, 新加坡模式_sg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