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选民之理性无知与选举结果

17/10/15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国民为何投票选择人民行动党?

新加坡华文媒体对这一个问题的答案是:人们选择好政府和好政策的结果。这一种歌功颂德式的言辞,除了满足当权者的虚荣心之外,对社会现象的解释,无所帮助。

好政府和好政策之说,主要是来自媒体通过以讹传讹之舆论,塑造出来的形象,其真实性,无从检验与印证。实际上,这一种善颂善祷之说,完全是杜撰的成果。

如果说,好政府会当选,则坏政府就必然会失败。其实不然,既便人民行动党不是一个好政府,但是,由于人们对选举议题的无知,不论,是一个有意之中,抑或无意之间的无知,其选举结果还会是执政党的获胜。

由此来看,人民行动党的胜利,可以说是源自选民之理性无知的选举结果,和政府的好坏与政策的成败,都没有多大的因果关系。

何谓理性无知的投票?

一个理性的投票决定,理应是选民对选举议题,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谨慎判断结果。

然而,普遍上,选民是在不经过这一个思考程序的情况下,就轻率的投下神圣的一票。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要执行一个思考过程,会出现搜索信息的成本;一个明智的投票思考过程,会有一定的成本代价。

选民基于有信息成本的付出,加以认为个人一票不会影响选举结果大局,于是选民会选择在对选举议题所知不多,甚至于,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贸然的投下一票。也就是说,选民有意识的选择了以理性的无知,去履行投票的义务。

理性无知投票有其必然性?

新加坡是一个非对称信息的社会。人民行动党利用政府机器垄断国家信息,之后,依据个人政治背景赋予的权力,按地位高低给予多寡的信息;地位越高,享有的信息越多。反之亦然,结果是,处于社会底层的普罗大众,对自己存于公积金的血汗钱之来龙去脉,一无所知。

新加坡的政治现实是,由于政权的极端集中,除了权力核心的仅仅数人之外,既便是民选总统,也未必对国家机密全盘知情。

本地华文媒体的素质已经沦落到党报性质,善于报喜,不会报忧,更不敢为民请愿,而外来媒体则在不被允许涉及本地政治新闻的约束下,不得不装聋作哑,所以人们无从新闻媒体,得到可靠与真实的信息报道。

在资讯是特权阶级权力的恶劣环境下,搜索信息的成本非常昂贵。高昂的搜索成本会促使人们放弃,进一步去理解政策之真相,与对政府行政表现给予评估。可见,人民行动党政府,是可以通过对信息的严格管制,大幅度的提高搜索成本,刻意的制造出一个人们选择理性无知的社会现实。明显的,人们之所以会去选择理性无知,是有其人为上的必然性。

理性无知之社会成本为何?

人们的理性无知可以给予,无限期的保证人民行动党的竞选胜利。

另一方面,非对称信息的社会,是一个人们无法监督政府行为的社会,在此,老百姓的悲剧是,除了要承受被政府隐瞒与欺骗的道德风险之外,还得面对政府在逆向选择下之机会主义行为所带来的痛苦。

简单的说,道德风险是政府卸职的拒绝兑现竞选承诺;逆向选择是政府隐瞒政策的真实意图,通过蒙骗手段赢取人们对政策的支持。

历史上,新加坡有更多好年头的承诺,是一个没有也无法兑现的竞选承诺。民选总统制度,表面上是为了保护国库,实质上,是确保失去政权的人民行动党,依旧可以遥控新加坡的经济命脉。

PAP直到SG100?

总的来看,通过对信息资源的控制与分配,人民行动党可以持续的掌握政权,但是,选择理性无知的人们,却得付出巨大的政治代价。

明白了选择理性无知所带来的不菲社会成本,新加坡人民是否还要期待人民行动党执政,直到SG100?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