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徐順全兄妹賠償李光耀父子

14/10/08

作者: 星洲日报

民主黨秘書長徐順全和妹妹徐淑真,誹謗罪成被判賠償總理李顯龍33萬新元(馬幣約79萬令吉)及內閣資政李光耀28萬新元(馬幣約67萬令吉)。

高庭週一(10月13日)針對新加坡民主黨、民主黨秘書長徐順全和中委徐淑真誹謗李顯龍總理和內閣資政李光耀的案件發表書面判詞,指他們誹謗罪成,必須賠償李顯龍33萬新元和李光耀28萬新元的名譽損失。

高庭法官洪素燕今年5月完成對這項名譽損失賠償申請的公開審訊之後保留判決,至週一才發表長達157頁的書面判詞。

她指出,基於第二和第三答辯人,即徐淑真和徐順全在本案作出異乎尋常而且是惡意的誹謗言論及行為,其嚴重性在我國法律界前所未見,因此她即使參考過去一些指名譽賠償額不應過高的判例,但仍必須根據此案的嚴重性,計算出其應得的賠償額。

“人們不能因為這起案件的賠償額度,而產生誹謗原來是可以很‘廉價’的印象。我知道徐順全和徐淑真兩人都是破產者,但這並不能改變問題的原則。”

她解釋說:“在這起誹謗案中,答辯人由始至終都堅持他們所聲稱的,指起訴人貪污、不誠實、搞裙帶關係及不正當處理財務等嚴重指控。因此他們的誹謗行為攻擊了起訴人的畢生成就與人格,因而破壞了起訴人的政治名聲、個人誠信及人格。”

起訴人應獲合理賠償

洪素燕法官認為,起訴人李顯龍和李光耀應獲得的公平與合理的名譽損失賠償額,應分別是50萬新元和45萬新元。

不過,由於原來也涉及誹謗案的6名民主黨中委,之前已作出道歉及支付17萬新元的賠償額而豁免訴方的追究,因此她下令民主黨、徐順全和徐淑真這三名答辯人,共同承擔33萬新元和28萬新元的賠償額,並支付訴方的全部訟費及承擔法庭估算賠償額的堂費。

徐氏兄妹是因民主黨在2006年出版的首期黨報《民主報》上,刊登談論全國腎臟基金會事件的評論,對總理、李資政和政府作出毫無根據的指責,而被兩領導人起訴。

言行放肆被控藐視法庭

洪素燕法官早在前年9月12日作出即席判決,以他們的指責毫無根據為理由,宣判總理和李資政勝訴,並裁決徐氏兄妹須對兩位領導人作出名譽損失賠償,同時在日後不得發表或透過其他方式,重複有關的誹謗性言論。

高庭在今年5月26日接連3天,針對答辯人所應支付的名譽損失賠償額開庭審訊。徐氏兄妹選擇自行答辯,拉維律師則代表民主黨陳情。
在3天的審訊中,徐氏兄妹多次無視法庭威嚴而作出種種放肆的言行,使洪素燕法官後來向他們提出藐視法庭的控訴,並最終判處徐順全和徐淑真藐視法庭罪成,分別坐牢12天和10天。

法官在書面判詞中,用了大篇幅詳述法庭控告兩人的法律依據。

她指出,徐氏兄妹罔顧法庭的一再提醒,執意採用迎合觀眾口味的“肥皂盒策略”(soapbox tactics),將法庭變成本身的政治演說舞台,因為他們知道這起案件備受國內外的關注。

她說,徐氏兄妹不僅屢勸不聽,堅決在盤問證人時提出與本案無關的問題,還在審訊中恣意發表中傷司法制度、詆毀法庭威嚴的言論,加劇了誹謗的嚴重性。即使法庭給予機會,兩人也不願撤回中傷言論或作出道歉。

“徐順全和徐淑真的目的,就是為了個人的政治利益去詆毀法庭。只要能營造出他們看似有抗辯的論據,而且是受到法庭不公平對待,他們才不管自己到底是不是歪曲事實。”

代表訴方的高級律師文達星五月在高庭總結陳詞時指出,徐氏兄妹在整起審訊中,無所不用其極地誹謗訴方,程度簡直是“前所未有”,因此呼籲法庭,不應僅以判例作為決定他們須支付的名譽損失賠償額的標準。

針對洪素燕法官的書面判詞,民主黨昨晚在其網站反應說已收到高庭通知,但沒有向法庭購買這份判詞。它聲稱,基於目前的情況,只要總理和李資政向法庭提出破產申請,就能使該黨無力償還債務而被撤銷政黨資格。

来源: http://www.kwongwah.com.my/news/2008/10/15/2.html

新加坡14日综合电)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被法庭判决诽谤李光耀两父子罪成,需赔偿61万新加坡元(约146万令吉)。

法庭要求民主党及徐顺全,支付61万新加坡元(约146万令吉)的赔偿,因该党在2006年在党报中,刊登涉及国家肾脏基金的报导,涉及诽谤前任总理李光耀及现任总理李显龙。

民主党发表声明称,有关判决将令民主党破产,并不能继续运作,但民主党将坚持信念,为新加坡人发言。

徐顺全已在2006年涉及诽谤李光耀及前总理吴作栋,被判赔偿30万美元(约105万令吉)。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人物_biogph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