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开埠的认可

03/10/0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萊弗士是在假公济私的个人利益动机下,以不正当的手段取巧占领新加坡岛。

因此,新加坡开埠引起荷兰的外交抗议。英国外交部对东印度公司贸然在新加坡开埠感到惊讶与不解。因为英国外交部认为开埠新加坡的外交纠纷,会影响欧洲国家期待已久的和平愿望,有违国家的即定外交策略。

英国东印度公司内部对新加坡开埠也有不同的意见。原有公司政策是重点开发梹榔屿,所以不允许任何会危害梹榔屿口岸经济的活动,而开埠新加坡是视为会给于梹榔屿额外的负担。

梹榔屿是英国在马六甲海峡边上最早的通商口岸,也是在印度之外的一个重要殖民行政据点。梹榔屿总督全权负责英国在马六甲海峡的政治与经济利益。因此,开埠新加坡既会给梹榔屿加重行政与财务的负担,也分割了梹榔屿对掌管马六甲海峡的权力与地位。梹榔屿总督就是基于个人利益与官职权力增减的考量,坚特反对在新加坡开埠。

英国东印度公司的另一名区域要员哈丁总督与其下属莱弗士,则是以开埠新加坡是即成事实的心态来看待这一场引起内外纠纷的案件。

实际上,莱弗士也预期这一场纸上外交战的发生。而莱弗士是以侥幸意识来看待这一事件,认为纠纷最终会以不了了之的情况结束。因此,在1819年到1824年之间,当新加坡口岸还是处在一种政治上不稳定状况下,继续在岛上为所欲为。

法夸在新加坡岛上进行移山填海的工程把沼泽填成实地。法夸也进行城市发展规划区分商业区与民宅区,并用地方行政把岛上的人口依种族分配在不同的地区居住。法夸也策划财务政策来筹集开埠所必需的开发经费。

法夸政策的成果塑造了新加坡将是一个会长期持续发展的新口岸形象,从而快速的吸引了一些周边市场的经济活动。荷兰在其殖民地实施的苛捐杂税,使到许多商家乐意把土产贸易转移到新加坡。因此,新加坡口岸的贸易市场快速成形。

英国政府在1822年在即成事实的现实情况下,又加以新加坡在贸易经济上的表现,开始接受开埠新加坡的事实。于是,英国外交部和荷兰进行对新加坡开埠的外交事件进行谈判。

1824年英国和荷兰签订伦敦协议,正式承认新加坡为英国在远东的新贸易口岸。这两个欧洲国家也同时坐地分赃:英国占有包括新加坡在内的马来半岛,而荷兰继续在现今的印度尼西亚称霸。因此,马六甲通过属地交换又再次掉入英国人的手上。

从此之后,直到马来亚在二战后独立为止,英国在马六甲海峡的一边分别占有由北而南的3个据点:梹榔屿,马六甲与新加坡。

1819年萊弗士先是非法登陆新加坡。3年后于1822年英国同意东印度公司在新加坡开埠。开埠5年后于1824年伦敦协议,正式承认新加坡是英国在远东的一个新贸易口岸。由此可见,新加坡开埠的首5年,岛上的一切活动都是沒有依法处理,所以皆是非法行径。

1824年新加坡取得合法国际地位后,英国殖民政府更积极开发新加坡。在政治日趋稳定的情况下,更多的周边经济与人口开始快步转移到新加坡。马六甲华人经済也伴随华人南下搬迁,从而南渡到新加坡落地生根。

到了1833年在廖内群岛的土产经済已经几乎销声匿迹,因为原有的贸易经済因不堪荷兰殖民政府的重税,已经转移阵地在新开发的新加坡口岸发展。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