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观察的表象与实相

26/09/15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表象是来自对实体外在现象之观察的体会,实相是实体的本来面目。表象是实相的局部,局部层次的深浅,体现实相整体的完缺。表象是认知一个真实现象的必须过程,因此,要了解一个现象的实质性,是有必要先从对表象的认知开始,之后,继续的往现象的深层次去追究与探索。

新加坡大选的结果引发了为数不少的评论,其中有一篇的论述,文字简洁,条理清楚,井然有序的分析了人民行动党政府的优越性。诚然,在与其他东亚与东南亚国家的对比之下,人民行动党政府的表现确是令他人羡慕,然而,这一表象背后的真实现象是否确实是如此,那还是有待更进一步的去发掘与论证。

为此,不妨从一些对新加坡现象的典型式认知开始,尝试去看看繁华景象背后,较不为人知的另一些实情。

1、‘ 执政人民行动党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赢得了选民的认同,彰显了国家凝聚力。’

国家凝聚力的先决条件是政治包容性,而包容性又是取决于政治参与性,比如,言论与结社的自由。诚然,新加坡宪法明文保障人民的言论与结社自由,但是,集会,既便是在官方指定的地点,也必须事先得到官方的书面批准。历史上,政府以行政手段欺凌与打压反对声音的真实事迹并不罕见。现实是,批评李光耀的言论是要以未审先判的囚禁精神病院为惩罚。

从竞选言论来看,内阁部长的攻击性言论只会增加社会对抗的分裂性。换言之,执政党的政治文化缺乏,或者说,完全没有包容性。事实是,李光耀早已经承认新加坡是一个四分五裂的社会,人民没有凝聚力,新加坡人缺乏国家观念。

2、‘ 从领导执行力看,新加坡强人李光耀长久政绩卓越,获得了市民的信任,领导与民众互信,施政事半功倍。 ’

在新加坡,官方垄断了近乎所有的重要资源,比如,住房,教育,医疗等等公共性服务,于是乎,人为的制造了人民对政府的依赖性。高度依赖性的结果是人民之所以更不敢反抗政府的索求;既便索求是如何的不理性。人民不敢反抗政府,不能等同人民信任政府;反抗与信任涉及的是人民享有之意愿自由的多寡程度。

施政事半功倍的关键是在一党专政,人民行动党政府可以随时任意的修宪与立法。在法律框架之下,政府可以无往不利,为所欲为。

举一个例子,在退出机制下,捐献人体器官涵盖全体人民,医院享有比病者家人优先处理器官的权力。如有必要,医院可以借助警方干预,强行摘取垂死病人的器官。

其实,只要看看竞选的主要议题,比如,公积金,公共服务,外劳等等的社会困境,应该就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人民对政府的信任是何等程度。

3、‘ 新加坡基于周边地缘政治及立国安危,都令政府充满危机感,民众具团结意识,强烈期望国家富强。 ’

人民行动党政府善于使用外来威胁论来吓唬人民就范。早年,李光耀就是使用新加坡是处在回教马来海洋的一个岌岌可危的华人小岛之危机论,来呼吁华人支持自己的政治势力。换言之,必要时,毫无顾忌利用种族主义言论来挑拨社会情绪。

其实,只要看看新加坡是如何傲慢的处理与印尼与马来西亚的关系,就可以知道新加坡政府从来没有把邻国的尊严与感受放在眼里。就是在这一种格局下,印尼总统鄙视新加坡为小红点,马来西亚首相讥笑新加坡贪得无厌,贪婪发别人的灾难财。

在欺人太甚的背景下,难怪新加坡的邻国不时地伺机反击。这才是真实的地缘政治。

4、‘ 李光耀及其后领导具备正直与清廉的品德,以身作则,在新加坡高薪养廉,唯才是用,廉洁程度世界闻名,民众称许。 ’

新加坡领导人有正直与清廉的品德,高薪养廉,唯才是用等等的赞美言辞,纯粹是以讹传讹的说法,是政治文宣的有效结果。

翻看新加坡历史,不难发现文字狱与莫须有罪名的真实事迹。新加坡国库是国家最高机密,只有数人知情,把如此这般的一个神秘黑箱作业视为清廉,是彻底违反常理,既不明智,更是凭空捏造。

在新加坡坊间,高薪养廉只不过是合法的敛财致富,和其他贪赃致富是异途同归,虽然手段不同,而其结果却是毫无异样。事实上,两者的行为都是,当官是致富的有效途径。本质上,两者是不是只有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差别?

如果人民行动党确实是相信唯才是用,那么,反对党阵营中的优秀人才是不是应该进入政府的内阁?其实,新加坡政坛上,谁是人才,谁是庸才,人民心中有数。

5、‘ 新加坡执政党的执政能力强悍,为人民长远福祉为依归。以住屋为例,新加坡採取的组屋模式,可租可买,民生安定,不愁居住,社会自然稳定。 ’

按官方说辞组屋是人民福祉,事实上,建屋局以市价向政府购地,而政府是以低买高卖套取巨大土地交易利润,是建屋发展的第一个经济受益者。新加坡的房奴现象就是这一种政策结果的有力注脚。

除了房奴的代价之外,由于早年的租赁政策需要庞大的资源,于是租赁被改为出售,政府借此把种种成本转嫁人民。人民承担巨大房贷,导致了家庭成员都必须成为劳动力市场的供给者。组屋也使到人民长期的处于制度化的管制与监控之中。事实上,通过组屋政策,政府可以实行种种的社会工程,以绑架人民意愿与改变社会架构。

新加坡没有福利制度,住房不是利他主义政策。对于普罗大众,组屋是唯一住房选择,而不是因为组屋是最佳选择。简单的说,不同的住房选择有着不同的机会成本,在无所选择情况下,人民就丢失了可以按个人意愿规划不同人生轨迹的自由。

由此可见,组屋是人民福祉之说,脱离现实,先是模糊了人民必须付出的莫大社会代价,随之更是隐瞒了政府从中牟取经济利益与政治资本的实情。

6、‘ 新加坡政府政绩可嘉,官员年来弯下身段与民众接触,愿意听取民意,执政人民行动党成为「一党独大」,大选证明民心归向。 ’

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以史为鉴;一党独大的必然结果是绝对腐败,反其道的相信绝对权力能够无瑕与清廉之思维,是对历史经验的挑战与颠覆。

一党独大是政策设计与安排的自然结果,和民心所向之说没有实质性关系。

事实上,竞选议题的谴责与辩护就有效的质疑了政绩可嘉的论断,而攻击性的竞选言论,则明显挑战了执政党愿意听取民意的说法。官员弯下身段与民众接触是形式主义,不会带来通过包容性协商所能够达致的实际成果。

由此可见,对新加坡的观察,仅仅停留在现象表面的了解是不足够的,对表象背后的实质性架构有更深层次的认知,才能够更完整的反映出新加坡现象的本来真面目。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