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开埠的政治

18/09/0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莱弗士开埠新加坡这一事件,无论在国际政治上或者东印度公司内部,都是具有争论性的。荷兰在廖内群众早有殖民活动,而廖内华人也在新加坡岛上种植甘密。因此,莱弗士占领新加坡岛立即引起荷兰政府的外交抗议。

首先,莱弗士开埠新加坡不符英国的即定外交政策。英国本土政治的意愿是维持当时的欧洲政局。事缘英法长期的战争结束后,英国不愿再看到欧洲政治出现争端。所以伦敦不希望英国殖民属地发生政治争议,从而影响英国与其他欧洲国家的和平关系。

其次,莱弗土开埠新加坡违反英国东印度公司的即定政策。英国东印度公司原有经济策咯是重点开发梹榔屿为商业口岸,所以不允许任何其他商业竞争活动来危害梹榔屿口岸经济。

英国外交部向荷兰指出,萊弗士只是公司的商务代表,其任务只是在马六甲海峡探寻新贸易口岸,公司没有正式授权进行土地的占领,所以并无权开发新口岸。梹榔屿总督从本身利益的观点,也反对萊弗士在新加坡开埠。

从对新加坡开埠事件的处理来看,英国政治是更关注英国本土的政治经济利益。换言之,在英国的官员是以欧洲本土政治观点来考量新加坡,所以东印度公司的远东商业利益并不是官员的关注点。另外,这事件也反映了英国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与各为本身利益打算的官场习性。

实际上,萊弗士本身的行为就是假公济私,以欺诈手段占领新加坡,无非是因为自己在明古连的官职已经不保,不得不另谋出路。显然的,萊弗士开埠新加坡是为本身的官运着想。

萊弗士在面对处交抗议与内部反对情况下,和其顶头上司哈丁总督是以开发已成定局的心态,来等待占领新加坡事件最终可以侥幸的获得一个满意的解决方案。要解读新加坡的早期历史是不可忽略这些细节。

莱弗士在占领新加坡后,旋即离去只留下随行而来的马六甲官员从事开发新贸易口岸。法夸,一名在马六甲有白人之王雅号的英国行政官,是全权全职开发新加坡的工作者。法夸施行的多项政策是塑造新加坡社会架构的基本元素,所以把成功开发新加坡的荣耀归功给萊弗土是言过其实。新加坡正史对莱弗士的歌功颂德也缺乏实证。

从马来政治观点来看,莱弗士只不过是一个欺骗马来人领土的殖民者。人民行动党在早期新加坡政治斗争里,积极和马来政治合作,也大力提倡马来亚化,包抱华文教育体糸必须马来亚化。因此,新加坡政府官方历史,理应认同马来政治对莱弗士的负面评价。

但事实上,新加坡政府在经济政策上,是极度表扬新加坡殖民历史对新加坡开发的贡献。人民行动党,在战后反殖民运动中取得独立的国家群里,既维持殖民言语也表扬殖民功绩的行径是匪夷所思的。新加坡这一个独特的后殖民现象是极为罕见。因此,新加坡共和囯为何具有浓厚的殖民特色,是一个非常有学术研究价值的探讨课题。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