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罪犯改造制度的新发展

06/04/07

作者: 叶青 日期: 6-4-2007 来源: http://www.haolawyer.com/article/view_21507.html

刑事诉讼程序终结的一个最为表面化的后果就是罪犯(犯人)的出现,除被执行死刑外,大量被判处监禁刑的罪犯都会被关押于监狱等服刑监管场所进行改造。如何改造罪犯,并使他们最终能重返社会而自食其力,可以说是当今世界各国政府司法行政当局所面临的重大课题,因为这一课题的实质内容关系到社会的稳定、经济发展的环境、犯罪率的高低。从理论和实践的两个方面讲,研究和考察罪犯改造制度是有其现实意义的,本文在此仅就新加坡罪犯改造计划的新发展作一简要的介绍和分析,以期引起大家的关注和深入研讨。
  
一、监狱改造功能的新定位
  
监狱向来被法律定位于监管改造犯人的场所,犯人在其内只可面壁思过,或被强制参与完全由狱政当局安排的生产劳动。犯人不是监狱改造计划的主人,他们只是客体。监狱里的犯人对未来的唯一想法就是“快点出去”,至于是否能过上正常人的普通生活,有属于他们自己的美好未来,即可被社会完全接纳的未来,对他们来讲恐怕只是一种奢望了。新加坡监狱总监蔡振杰在亚太改造行政大会上发言时说:“如果犯人出狱后不为社会接受,无法就业,走投无路而重回作奸犯科的老路,这样,不只是狱政当局一切努力白费,也会对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这种理念代表了新加坡政府的最新立场,在此理念的指导下,新加坡监狱署借重犯人的力量,协助管理其他犯人和提高犯人谋生技能,从中培养其社会责任感,以便他们出狱后融入社会和适应生活,成为对社会有用的公民。

新加坡政府将监狱功能由原来的“改造犯人”提升为“协助犯人自新和重新出发”,同时改变原先的监管教育目标,即由原来侧重监规、法制教育而转向协助提高犯人融入社会和受雇就业技能的教育。为此,监狱署从四方面着手进行调整:一是改善犯人管理;二是提高犯人技能;三是预防犯人再犯;四是训练与狱官的配合。从思想上改变了原先将犯人看成是累赘或废人的观念,而是将犯人也看成是一种有价值的资源,让他们参与部分管理工作,藉以培养他们的责任感。因为,犯人所犯的罪是不同的,犯罪的原因也是各不相同的,他们的知识水平、教育程度和技能更是不相同的,很多犯人曾接受过很高的教育,有相当的办事能力和才华,这些是可以被充分利用的,但长久以来一直不为主管当局所重视。新加坡监狱署现在已充分地认识到了这一点,为此,他们将一些简单的领导和管理犯人的工作,交给那些有经验和能力的犯人来做,从而将更多的监狱官员安排到更能协助犯人改造和重返社会的计划中去。

在犯人参与领导和管理狱政工作上,新加坡监狱署设计了以下几个岗位由犯人担当:(1)领班。由行为良好的犯人担任领班,带领同监区的一组犯人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参加活动,一般一组犯人为10-12人,这样就减少了狱警的押送任务;(2)文化、技能学习指导员。选择那些教育水平高、有特殊专长和技能的犯人担任文化和技能学习指导员,为其他犯人开设基础学历教育课程(如英文课、数学课、华文课、计算机课等)或职业课程(如缝纫课、修理和维护汽车课、清洁楼宇技能课、烘焙制作面包课、维修电脑和电器课等),传授知识、经验和技能;(3)讲解员。选择那些具有较强口头表达能力,且行为举止良好的犯人担任访问者的向导或讲解员,通过亲身感受来讲解监狱的情况,以宣传监狱改造的成绩、监狱丰富多彩的生活及监狱的各类设施,消除外界公众对监狱的恐惧感和神秘感;(4)心理伙伴。选择那些心理成熟、稳定且又熟悉监狱生活的犯人担任新进犯人的心理伙伴,为新进犯人主持狱中生活常识课程,讲解监狱规矩、运作程序、沟通及求助渠道,开解情绪不稳定的犯人,让他们能尽快地适应监狱生活,这也是新加坡近年来实施效果较好的伙伴制度的重要内容。通过对原先传统监管工作岗位的调整和改变,大大地激发了犯人改造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同时也增强了他们的自主意识和责任意识,激发了他们的自信心和自尊心。用新加坡监狱总监蔡振杰先生的话说,“与其让囚犯出狱后面对学习做有责任感的公民的问题,不如我们让他们先在监狱中负责任,了解他们也能造福社会。”所以,笔者认为,那种只是将犯人看成是危险人物或是不可信任者的对立和消极的观点,应该被犯人可以自我改造、自我重塑的观点所代替。过去犯人在监狱里只扮演消极被动的角色,时时处处受到控制和制约,因为狱政当局总认为他们是接受改造的一方,不鼓励他们参与狱舍日常运作,生怕他们利用管事的便利而谋取私利,即使是参与监狱的劳动和工作,也都是为了满足狱政当局改善自身福利或创利的需要,而不是为了满足犯人出狱后自立谋生的需求。漠视犯人自身的专业和技能的特长,也不顾及犯人为了出狱后求职受雇的现实需要,机械地要求犯人接受统一的劳动和工作的安排,大多是劳动密集型的工作,或是采矿、种植等工作。甚至要求那些有一技之长的犯人放弃专长,也重新开始学习所谓的新知识,适应新工作。事实上,很多犯人在监狱所学到的东西和所熟悉的工作,在出狱后一点都派不上用处,相反不少犯人对自己以前熟悉的知识和所掌握的技能,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忘和生疏了。例如让原居住在城市的犯人学习种粮、种茶叶等农作物技术,经过长时间的实践,他也确实掌握了种植技术,成了种植能手,但刑满释放后他不可能被安排在农村生活,他毕竟还要过他的城市生活,并与他的家人团聚。那么他在监狱里所学到的干农活的技术又能给他未来的生活什么帮助呢?很显然,这对他重返社会是无益的。但也有人说强迫犯人从事一定的劳动,对培养他们的劳动观念和吃苦耐劳的精神是有益的。笔者并不反对此观点,同时认为劳动也是必要的,相反笔者是坚决反对将监狱变成“疗养院”或“度假村”。问题是你通过强制劳动增强了犯人的劳动观念,矫正了他们好逸恶劳的恶习,他们不再排斥劳动而喜爱劳动了,可是出狱后他们这种强烈的劳动愿望,却因劳动技能的缺乏或不适应就业单位的要求,抑或还有观念上的问题而最终不能实现时,我们的努力与理想都将是徒然的。如果那些青壮年犯人出狱后因找不到适当的工作,不能安居乐业,何谈法制观念和劳动观念的巩固呢?“民以食为大”是生活的永恒法则,没有工作就没有合法的经济来源,生活将变得毫无生机,重蹈覆辙再行犯罪又将出现,我们付出如此大的改造成本,而得不到应有的回报,最终可能还要付出更大的成本。这是值得我们关注的一个现实问题。有鉴于此,新加坡政府将监狱改造计划的功能由传统的“面壁思过”和“强制劳动”,改为现代的“协助囚犯自新和重新出发”及“协助囚犯发挥融入社会的潜能,提高受雇技能”,大大地提高了改造的效果,使法律所规定的改造宗旨得以实际地体现。因此,笔者认为新加坡的“劳动+就业技能培训”式的重返社会改造理念是值得我们学习与借鉴的。   

二、重就业率:成立公司提供过渡工作
  
协助犯人改过自新和融入社会,可以说是新加坡政府监狱当局的最高工作目标。不少刑满释放的犯人无法找到工作,他们无法回答雇主有关“过去数年工作记录或经验”的问题,不论他们是如实告诉对方“我数年前在坐牢刚出狱,还是告诉对方我没有实际工作经验”,其结果都一样,即不被雇佣。这也是我们中国刑满释放者同样面临的问题。你不要说坐过牢的人难找工作,就是没有坐过牢的人也很难找工作。笔者在新加坡《联合早报》(2004年10月7日第4版)上曾看到过这样的报道,说是一名家庭主妇,想找一份工作来帮补家用时却四处碰壁,只因年过四十。后来,朋友向她提议去申请校车司机执照,可以载送学生上课,于是她便向有关当局提出申请。不久,当局便来函拒绝了她的申请。追问之下,才知因20年前替人做假帐被捕,当时只是被处罚款了事,并没有坐牢。这位主妇自己因事隔20多年早已忘记了,所以没有在申请表格上填写曾有案底,最终因不诚实而遭拒。年轻时所犯的错,可能就会永远地陪她一生,而且永不翻身。在当前城市人口激增,经济尚未完全复苏,就业竞争异常激烈的时代,一个毫无前科劣迹且有学历文凭的人都很难找到称心工作,更何况一个从监狱出来毫无工作经验和技能的犯人。为了增加出狱犯人的受雇机会,新加坡监狱署与内政部下属的复员技训企业管理局(SCORE)的工业与服务合作社成立了RE集团私营公司,为刑满释放的犯人提供类似中途之家的过渡工作环境,让他们在合资企业工作半年,取得经验记录后再寻找其他工作单位。合资企业所提供的工作都与犯人在监狱里做的或学的工种一样,以使犯人出狱时就能马上上手工作,而不至于又要从头开始学一门新的技术或熟悉一个新的工种。根据复员技训企管局公布的数据,2003年他们为3000名刑满释放的犯人找到了工作,这比2002年增加了60%。监狱当局除了成立公司提供过渡工作外,还在监狱里为低教育者开办各种程度的速成教育班,协助他们出狱后继续学业,以取得更高教育资格。对有一技之长的犯人,为了使他们的技术更加成熟和完善,专门为他们提供职业训练和磨练技术的机会;对无职业技能者,监狱则为他们开办各种职业技能培训课程,同时也在他们出狱后在关怀网络支持下的黄丝带计划下继续接受培训。

从这里的媒体报道看,新加坡国民非常支持“黄丝带”计划,现在已筹集到了几百万元,就连纳丹总统也亲临为“黄丝带”基金筹款的慈善演唱会。政府还决定将每年的10月2日定为“佩带黄丝带日”,以显示支持刑满释放人员重返社会。据统计,新加坡每年平均有11000名犯人从监狱和戒毒所获释,他们为自己先前所犯的罪行受到了法律的制裁,付出了应有的代价。如果他们出狱后仍然不能得到社会的宽容和理解,得不到应有的工作岗位,服务社会和国家,而重新开始他们正常的社会、家庭生活,那么对他们及其家庭来讲,都是不幸的。这不仅是人力资源的浪费,也会带来一连串的社会问题。
  
三、重亲情:扩大在家服刑计划的实施范围
  
新加坡国会于2004年9月27日修改《监狱法令》,扩大在家服刑计划的范围。在家服刑计划适合于初犯和犯轻微罪行者,他们被允许不脱离家庭服刑,服刑的时间将根据刑期的不同,从一个星期到一年不等,一旦发现在家服刑期间违反相关规定或者再次犯罪的话,犯人不仅将重新入狱,而且将取消其减刑的机会。该计划自2000年执行以来,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成功率达到99%。同时,这一计划对于犯人在服刑期满后尽快重返社会很有帮助。正因为如此,新加坡国会决定将原先适用于已服刑期超过6个月的犯人,改为刑期不少过4周并且已经在监狱服刑至少14天的犯人,由监狱长决定就可以在家服剩下的刑期。同时该法令第53条(1A)款又规定,如果不符合上述规定的犯人,只要得到家庭支持,在监狱服刑期间有改过自新和进步的表现,并且没有累犯的可能,报经内政部长批准也可以适用在家服刑计划。

在家服刑的犯人必须要在其脚踝或者手腕上戴上一种电子跟踪器,根据《监狱法令》第54条的规定犯人还要遵守以下规范:(1)必须居住在自己的家里或监狱长指定的地方;(2)主管者和主管者指定的人可以进入犯人的住所,以安装、检修和更换电子跟踪器;(3)在犯人家里或指定的住所里安装一条电话线连接电子跟踪器;(4)保证线路和电子解调器装置的顺畅;(5)不可以转移、毁损、干扰或者遗失电子跟踪器;(6)一旦电子跟踪器和电子转换装置遗失或损坏应立即报告主管者或监狱官员;(7)对监狱长打来的电话必须迅速反应;(8)遵守监狱长规定的戒条。在家服刑犯人如果违反上述规定,或是又触犯法律而作案的话,将会被重新收监,并可能加重对他的处罚。

对轻刑犯采取在家服刑计划的理念是,让他们通过外出工作,以及家人的支援,逐步融入社会,并减少受到重刑犯人的影响。新加坡监狱署经过调研和个案分析认为,在对犯人的整个改造过程中,家庭是最重要的支柱。人是感情的动物,亲情的力量往往大于一切,很多时候甚至比惩罚性的制裁还要有感化作用。要有效协助犯人重新纳入社会正轨,家庭扮演的是举足轻重的角色,他们的支持和鼓励,往往能够减少犯人在出狱后面对的种种问题和痛苦,使他们重拾信心,更快地投入新生活。如果他们得不到家庭的关爱、支持和谅解,他们会自暴自弃,看不到自己的未来。一个连自己家庭、亲人都不愿意接纳的人,社会和他人又如何看待他呢?这是犯人和监狱方最不想看到的结果,当然也是犯人和监狱方想努力克服和回避的问题。在家服刑计划的设计和推行,就很好地为这一问题的解决带来了曙光。同时,新加坡监狱署还为那些不符合在家服刑条件的在监犯人提供尽可能多的与家人团聚和联系的机会,如获准参加母亲节、父亲节等聚会跟孩子团聚,或允许在囚室里摆设孩子和亲人的照片,允许家人定期来探监,或与家人通电话。笔者参观新加坡樟宜监狱时了解到,犯人还可以通过可视电话与家人联系,这为亲人系外国籍人士、身体残疾人士、交通不使者提供了便利。当然可视电话是需要付费的,但是对于特别困难者监狱方可以提供免费服务,通话对象和内容只限于家人、家务和个人事宜,不允许利用通话的便利从事任何违法违规的活动,否则将会受到制裁。从开通到现在的情况看,犯人及其家庭都非常欢迎且很配合,还未发现有任何不适当的行为,它使犯人更易与其家人联络,并可及时地得到家人的帮助和鼓励。

新加坡实施“在家服刑计划”4年来,大约有4000多名犯人获准在家服刑,随着新监狱法令的修改实施,还会有约四分之一的犯人符合条件而被获准在家服刑,这将使这一计划的适用者再增加近4000名。
  
四、结 语
  
通过上述对新加坡罪犯改造制度的新发展的介绍,笔者认为其中最重要的积极价值在于帮助我们更进一步地认识到监狱所担负的职责或使命,它不再是简单的说教和帮助犯人分析自己的犯罪原因及认清自己的过去,而是要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未来:未来的他们是可以自食其力的,是可以重返社会成为有用资源的。这也使监狱改造矫正犯人有了实际意义和效果,否则是徒劳的。因为大多数犯人都是来自于经济贫困的家庭,且又是青壮年人,若不能让他们对未来有切实的安排和憧憬,社会必然还要付出沉重的代价。为此,改造犯人使其新生的工作不仅仅是政府部门一家的事,还需要社会各界、家庭的共同参与,才有可能获得最佳的效果。
  
【作者介绍】华东政法学院

注释与参考文献
  参见国务院1994年8月25日颁布的《音像制品管理条例》第34、35条。
  违法使用的音像制品包括合法的音像制品,这类音像制品本身不会因为使用方式的违法导致其合法属性的消失。
  本文所研究的侵权复制品均为刑法意义上的侵权复制品。
  参见最高人民检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2002高检研发第24号《关于非法经营行为界定有关问题的复函》第2条。
  根据前文所述,违法音像制品不是规范的概念,这里的违法音像制品指的是侵权复制音像制品之外的违法音像制品。
  例如,明知音像制品中含有煽动分裂国家、破坏国家统一或者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内容,而予以出版、印刷、复制、发行、传播的,依照刑法第103条第2款或者第105条第2款的规定,以煽动分裂国家罪或者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定罪处罚。
  参见新加坡《联合早报》2004年10月4日第4版。
  RE是英文Re-enterprise的缩写,意即重新人行或重新开头。这个集团同中小型企业公司联营或合作开设各种公司,例如洗衣、食物处理、烘培食品、机械装集等。
  新加坡内政部和6个机构组织于2004年9月联合成立了“关怀网络”(CARE NETwork),并推出了“黄丝带计划”(Yellow Ribbon Project),旨在鼓励人们协助前犯人顺利重返社会。每个人可购买黄丝带佩带,每个1元,所筹集的经费用于支持犯人重返社会的计划开展。“黄丝带”一词来源于美国民歌《老橡树上的黄丝带》,隐喻出狱的犯人在离开铁窗以后,却还受困于心理和社会的监狱。而唯有通过个人、家庭和社会的努力及配合,才能解开这条黄丝带,帮助犯人挣脱第二道牢笼,获得真正重生的机会。

---

分类题材: 政府制度_polic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