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廿五年风雨话南大(二)

16/12/82

易行:廿五年风雨话南大(二)

原自1982纪念南大创校二十五周年特刊

标题目录:
三、发展(1957一64)
四、改制(1965─78)

三、发展(1957一64)

南大创设以后,各国各地嘉宾莅临参观,为数极夥,他们对南大环境众口交誉,例如一九五七年九月,由英国前来的马来亚大学调查团艾坚博士致函南大行政委员会主席,字里行间,便充满赞誉之词:“这次到南洋大学所看到的和所听到的,尤其是校园建筑物的美丽,教师和学生的认真勤劳及高度追求成就的精神,给我们极深刻的印象”。

但是,南大不能满足于此时此刻的成就;执行委员会与行政委员会均深切体认凡事作始也简,必须假以时间,累积经验,随时虚心接受客观之检讨与批评,以期改进更新,日趋完善。

建议当局 评议水准

南大成立之日,是马新走向独立、自治的前夕;南大由马新华裔群策群力,集资创办;南大的兴建,面对重重人为阻力,饱受各种歧视。在南大排除万难,光荣诞生之后,随着马新取得自治独立,这些不利南大的情况,并未从此改变,相反的,却是与时俱进,变本加厉。当南大成立后不久,即面对学位不受承认,及学术水准被当局质疑的阻难;而到一九六八年为止,其间十余年的时间,南大学位问题,一直成为争辩不已,久悬未决的课题。

一九五六年五月二日,南大正式开学后不久,新加坡教育部长周瑞麒即成为始作俑者,指出南大未向政府申请颁授学位的法定权力前,南大学位不受承认。

一九五七年十一月十三日,南大行政委员会致函新加坡政府,建议聘请国际著名学者组成大学评议会,以审查大学(包括政府主办的大学在内)的学术水准,表明南大准备接受该评议会之调查。

嗣后,南大负责人与政府当局进行多次洽商,讨论评议会人选的问题。

一九五八年三月十八日,行政委员会主席张天泽将所推荐的五名评议员人选名单,正式提呈教育部考虑。

一九五九年一月,南洋大学与政府同意共同聘请西澳大学副校长白里斯葛教授(Prof.S.L.PreScott)、美国哈佛大学教授洪煨莲博士、台湾大学校长钱思亮博士、荷兰莱顿大学汉学院院长胡恩威博士(Dr.A.E.P.Hulsewe)、菲律宾东方大学教授谢玉铭博士担任评议委员。

二月中,白里斯葛教授等代表中西文化及其大学传统的学者分别到达。由二月十七日起至三月十二日,该委员会历经几次实地视察、会谈,并检讨各种文件、举行会议后,提出报告书,对南大组织、行政、课程、教职员、考试、学生生活等分别提出批评及各种建议。

三月四日,南洋大学法令提呈新加坡立法议院,并顺利获得通过,但当局并不连带承认南洋大学学位。五月二十七日宪报公布自即日起开始实施南洋大学法令。马新各族人士更益切希望南大将根据法令发展、扩充。

一九五九年六月,新加坡步上自治新纪元。新成立的行动党政府甫一上任,即宣布平等对待四大教育源流政策,因此人民引领企盼,希望久悬未决的南大学位问题,将迅速获得合理解决。

七月廿二日,各方瞩目的白里斯葛等人评议委员会报告书正式发表,其检讨对象,虽然只是南大的行政与教育设施,但其得失评骘,却将作为政府考虑承认南大所颁发的学位的参考,关系与意义重大。由於评议报告书,连篇累牍对南大的行政提出求全过甚的批评,在客观效果上,起着引导人们怀疑南大毕业生素质,以及否定南大存在价值的消极作用,因此遭到热爱南大的广大社会人士的非议。

政府设立 检讨委会

新加坡政府在“白里斯葛报告书”发表次日,即由教育部长杨玉麟另委派魏雅聆医生、翁姑阿都阿芝、符气林先生、黄丽松先生、廖颂扬先生、连士升先生、B.R.史林尼哇山先生组成一个检讨委员会,进行审订白里斯葛报告书,以及大学改组的程序与范围。

魏雅聆及七人委员会于七月廿七日起至十一月二十日,展开工作,计共举行二十七次会议,全体委员先后五次集体莅临南大进行实地视察,并举行个别访问谈话,检阅各种官方文件记录及教职员、学生等致送的备忘录。十一月二十日,七人委员会终於完成报告书,具体提出十八项彻底改革南大的建议,其中要点:

(一) 南大执行委员会与教育部磋商后,任命一名代理副校长;
(二)设立临时理事会,接收南大权力;
(三)解散现在的执行委员会及行政委员会; (四)设立评议会,毕业生同学金,及其他法定机构;
(五)设立联合工作团,由南大、马大及两地政府代表组成,以便策划两间大学的将来关系;
(六)制订修正法令,因南大法令中的许多缺点是由於南大在特殊情形下建立,于一九五三年按照有限公司组织而产生;
(七)解散南洋大学有限公司。

基於上述两项报告书的建议,南洋大学新加坡委员会于一九六O年一月十一日召开第一次会议,主席陈六使先生正式宣布执行委员会聘请庄竹林博士出任副校长,主持校务,行政委员会任务告终。南大并聘定严元章、傅文楷出任文、商学院院长。

二月八日,新加坡财政部长吴庆瑞博士发表聘用南大第一批毕业生政策文告,正式宣布承认南大第一批四百余名毕业生的学位,与其他被承认的大学的普通学位相等。至於将来的毕业生,政府保留其立场,学位承认与否,胥视南大改组和提高学术水平问题工作委员会报告书而定。

二月九日,魏雅聆等七人报告书正式在报上发表,其精神实质,人们始得一窥全貌。这份报告书,其实与白里斯葛报告书一脉相承,对南大提出求全过甚的批评,其中一些对南大办理情形的指谪,虽然颇为中肯,但其提议的改革办法及精神实质,却难免不引起热爱南大各界人士的疑虑,诚如星洲日报一九六O年六月二日社论指出:

“魏雅聆医生报告书所建议的南大改革方案,从头至尾只是以目前的马大为蓝本来改组南大。这个建议根本忽略了南大创校的历史背景与宗旨,等於建议动用外科手术来治疗伤风,於是群情大哗,大家都误认政府有意使南大与马大合并。”

“第二个误会是关于南大教学用语的问题。这个问题对於南大非常重要,因为南大的创校动机就是为了这个。南大的创办人并不是对马大的办学精神有什么歧见,唯一的另起炉灶的原因只是因为马大不能收容由华校毕业出来的华语学生。”

二月十日,新加坡教育部长杨玉麟在立法议院发表对南大政策声明,表示原则上接受魏雅聆报告书,更加深了人们对政府有意改变南大教学媒介语和控制南大理事会的疑虑。

杨玉麟政策声明,也提出将来南大外国新生入学人数只限十五巴仙。

翌日,南大槟城委员会副主席刘玉水特由槟莅新加坡晤陈六使,强烈反对新加坡政府拟议未来只限招收十五巴仙外国学生之举,因为有关限制违反马新华裔集资创设南大,为两地华校毕业生广开深造之途的宗旨。故此,新加坡政府限定招收外国学生的建议,乃成为南大执委会与新加坡政府双方代表举行会谈时,商讨的课题之一。

二月廿三日,杨玉麟教育部长与南洋大学执委会主席陈六使及廿七名执委进行讨论南大问题。

理事组成 各持异议

一九六O年四月二日,南大举行第一届毕业典礼,毕业学生计四三七人,将以所学所长,贡献马新社会。这天,由於校中各项馆舍建筑均已陆续完成(建筑费共计一千余万元),校园及路旁树木成荫,各方贵宾及学生家长莅临观礼,咸有树木树人的观感。

五月四日,执委会同意与新加坡教育部成立“特别联络委员会”,探讨南洋大学问题;政府方面希望藉此了解南大执委会能够接受政府南大政策声明中的那一些部分,以及不能接受那一些部分。

七月七日,新加坡政府与南洋大学代表所组成的“特别联络委员会”,假总理公署举行第一次会谈,会议商定在一个月内,在吉隆坡召开南大联合邦十一州代表大会,统一南大联合邦各州委员会对改革南大问题的意见,然后与南大新加坡委员会联合出席会议,与政府代表另行会商。

七月廿二日,新加坡政府公布南洋大学助学金申请办法,助学金数额每名每年最高一千五百元。

十月十八日,新加坡政府与南大代表所组成特别联络委员会举行第二次会议,双方对南大理事会组成人数各持异议。十一月间继续举行会谈,双方同意南大应早日进行改革,至於改革的实际工作和细节问题,则交由未来的南大临时理事会根据魏雅聆报告书第 九章“改组程序”所列举的改组原则进行解决。

对南大临时理事会的组成问题,双方仍持异议,新加坡政府建议临时理事会组成情况如下:
南大赞助人代表 十二名
新加坡政府代表 十二名
教授代表 四名
毕业生同学会代表 三名
社会贤达三名
合计卅四名

南大执委会代表则主张:
南大赞助人代表 十二名
新加坡政府代表 六名
教授代表 三名
毕业生同学代表 三名
社会贤达 三名
合计廿七名

会谈中,新加坡政府决定改变资助南大办法,每年负担南大经常预算的五十五巴仙经费,原拟津贴联合邦学生十五巴仙建议则加以取消。
十一月十四日,南大举行第二届毕业考试,校方特延请来自台湾、香港、日本、美国学者担任校外考试委员,以求客观鉴定南大学术水准。

一九六一年三月卅日南大举行第二届毕业典礼,杨玉麟教育部长在仪式上致词,肯定南大第一届毕业生在政府部门服务表现,并希望今后的毕业生继续能有良好的服务表现。

一九六二年二月,南大为提高学术水准及适应当地需求,将各学院学系重加调整:(一)原有复组之各学系分别独立。(二)理论科学与应用科学同时并重。自本学年度起,南大(一)文学院设:中国语言文学系、现代语言文学系、历史学系、地理学系、经济政治学系(分经济学组与政治学组)、教育学系。(二)理学院设:数学系、物理学系、化学系(分化学组与化学工程组)、生物学系(分动物学组与植物学组)。(三)商学院设:工商管理学系、会计学系、银行财务学系。这年各院系学生注册人数已达二一一O人。

三月,英联邦大学联合会执行委员会通过接受南大为正式会员。其后,南大又参加东南亚高等学府协会、国际大学协会、大学成人教育国际协会为会员。从此南大与世界各大学间之关系,益臻密切。

七月十四日,依照“南洋大学法”,由马新十二州各推选一人,新加坡政府提名三人,大学教务会议及毕业生同学会各推派二人组成的首届理事会正式成立,选举陈六使先生为主席。

结束谈判 签订协议

新加坡政府和南大当局的谈商,一直陷於僵局。政府虽然一再重申不会以资助南大为条件,设法控制南大主权,但在会谈上,政府却坚持在南大临时理事会里,必须占有数目相等於赞助人的代表席位。当谈商陷於僵局,新加坡政府即采取了一连串的干预行动。一九六三年九月新加坡大选后,政府在内阁尚未组成之前,便於廿二日晚宣布褫夺南大理事会主席陈六使先生的公民权。九月廿五日,陈六使先生在形禁势格之下,遂向南大理事会请辞所担任主席职务。

九月廿六日,新加坡政府派军警第三度进入南大校园(按:政府曾于一九五九年十月十二日,一九六三年二月二日,二度派军警进入南大,逮捕和殴打在籍同学),褫夺南大学生会机关报“大学论坛”等六种刊物出版权,逮捕五名学生及七名毕业生(包括担任南大理事会代表的毕业生同学在内)。

十月一日,南大首届理事会举行临时会议,即席委派五位代表,包括刘玉水、高德根、黄奕欢、陈锡九、陈期岳等,于翌日联袂赴总理公署,与政府代表进行洽商有关南大问题。在会上,政府代表重申对南大政策,是给予与新大同等的待遇,但“南大必须健全”,并一再保证政府无意改变南洋大学的教学媒介,因为南大是华文教育最高学府。

十月三日,南大学生会发表声明,要求新加坡政府无条件资助南大,承认南大学位。

嗣后,南大代表与政府代表连续举行多日谈判,十月五日,双方达致协议,包括政府对南大理事会中代表席位问题,不再坚持占有十二位原议,而接受只占六席,六个席位中,政府将维持当时理事人数(即三位),增加的另三个席位,准备让马来西亚其他地区政府代表担任。

十月七日,南大千余名学生齐集新加坡政府大厦前,向代总理杜进才呈递请愿书,提出六点要求:
(一) 放弃褫夺陈六使先生的公民权。
(二)释放逮捕南大理事会理事及同学。
(三)保证不修改南洋大学法及不得利用任何谈判企图改变南大之民族大学性质。
(四) 保证今后不得动用军警侵犯大学自主权与和平之学习环境。
(五)无倏件资助南大。
(六)承认南大学位。
南大同学的上述要求,却未得要领。

一九六四年六月五日,新加坡政府与南大理事会正式签订协议,发表联合声明,其中要点为:“南洋大学一经改善,新加坡政府将给予南洋大学与新加坡大学同等待遇,俾使南洋大学学生各项费用负担减轻,教职员待遇提高,一切设备更臻完善。”
新加坡政府也应允: “改善后的南大,新加坡政府将予新大同样的待遇,平等对待南大,同时,也正式承认南大学位,并将进一步说服马来西亚中央政府也予承认。”

新加坡政府也继续保证:“南大继续以华语为教学媒介语。”

南大新理事会,将由廿八名理事组成,其中马新十二州赞助人代表各一名,计十二名,教授会代表三名(包括副校长)、毕业生同学会代表二名,社会贤达五名,政府代表六名。

六月十九日,新加坡政府宣布:补助在南大肄业之新加坡公民学生学费,并拨款一百万元供南大购置科学仪器、图书,接着复宣布由政府资助一百万元建筑一座新图书馆(于一九六五年十月动工兴建,越年十月完成启用)。

六月廿七日,政府再度派军警凌晨进入南大校园,逮捕五十余名学生,关闭南大学生会,事后并在报上发表有关南大问题声明,对维护南大,决心捍卫南大纯洁性的师生,刻意渲染政治色彩;格于形势,南大副校长庄竹林博士遂于七月一日请辞。

南洋大学各地委员会代表,于七月四日举行特别会议,通过接纳新加坡政府与理事会所签订协订。

七月八日,第一届常务理事会临时会议,接受副校长庄竹林博士辞呈,另组“临时校内行政委员会”,以商学院代院长刘孔贵教授为主席 。

同日,南大理事会代主席兼槟城南大委员会主席刘玉水先生辞退南洋大学本兼各职。

七月十日,南大临时校内行政委员会举行移交仪式,接受校长印信及各项重要文件,前副校长庄竹林旋即离开南大。

七月廿日,南洋大学第二届理事会举行第一次会议,会上接受理事会主席陈六使及理事李俊承二先生辞职;并推选高德根担任理事会主席,陈期岳为副。

从这以后,南大校权易手,新加坡政府已在根本上控制南洋大学。

四、改制(1965─78)

一九六四年六月初,新加坡政府与南大理事会正式签订协议后,南洋大学主权,实际上已落在新加坡政府手中。

由一九六五年至一九七八年,新加坡政府对南大的学制、教学媒介语、人事等进行了一连串无时或已的改动,每一次改动,均使南大更进一步丧失作为华文教育最高学府的特质,南大的发展,亦即更加违悖当初创办的宗旨。在南大经过多番人事递嬗,反复改制,甚至最终改换教学媒介语,沦为英文大学之后,南洋大学却未曾在这些改革过程中,取得长足的发展,反而是元气大丧,终於陷入自生自灭的绝境,并被迫接受一项人为的安排,并入新大,关闭停办。

人事递嬗 改制前奏

一九六五年一月廿日,临时校内行政委员会以“适应新需要”为理由,聘请王赓武教授(马来亚大学)、王叔岷教授(新加坡大学)、汤寿柏教授(马来亚大学)、许少治先生(工艺学院)、林和合先生(经济发展局)、卢曜先生(教育部)、刘孔贵教授组成一个课程审查委员会,全盘检讨各学院“急应兴革”事项。

三月十一日,常务理事会决议聘请政治学系主任兼代注册主任黄应荣博士为第一任署理副校长(Deputy vice一Chancellor)。同时兼代副校长职务。二月十六日,黄代副校长履新,开始从事改革行政组织及调整课程等工作。

另一方面,王赓武教授等人课程审查委员会,前后两个月,经过数次实地访问视察及会议以后,于五月十四日完成报告书。

七月十五日,南大第一期校外进修班正式上课,藉为推广大学教育及便利社会就业青年进修。当时报名学生异常踊跃,第一期经录取学生五百四十人,开设课程十一科,分十八班,各科讲授时数自二十讲至卅二讲不等,学生上课时数超过四分之三时,由校外进修班主任颁发听讲证书。

九月十一日,各方引领以待的王赓武“课程审查委员会”报告书发表,建议南洋大学建立新学制,除普通学士学位外,增设荣誉学位课程;实行新课程,以使南大能够收容所有国内各源流教育出身的学生;各学院若干学系应作适当调整,增设马来学系,并设立语言中心,藉以提高全体同学作为学习工具的语文程度,适应学习与研究上的需要;建议停办现代语言文学系、教育学系和化学工程系,将中国语言文学系易名为汉学系;提高教师待遇并提供充分研究机会与设备,以提高学术水准。

报告书指出:“南大可以大事努力,以趋向为我们社会整体而服务之目标。”

报告书复提出批评:“南大至今仅负起一个有限度的任务。它只着重于造就大批毕业生,而对於毕业生的就业机会,教学与研究的高水准,以及在多元社会中高等学府的基本目标,都不曾给予充分考虑。它至今只容纳国内华文媒介学校的学生,我们觉得这任务太偏狭 。”“南大的课程须有适当的调整,以保证国内各源流教育出身的学生都能得到南大存在的益处。”“南大的目标应该是,它所造就的毕业生,如果不能精通三种语文,至少应精通两种与国家发展有关的语文。”

课程审查报告书的第二章“关于语文的建议”中有一段指出 :“语文训练已成为南大将来发展的主要课题之一”,但是,接着又写道:“我们承认南大在给予马来西亚华文媒介学校的毕业生有机会受高等教育这方面,仍须扮演一个角色,而且仍得开设一些科目用华文为讲授媒介语,然而,只精通华文显然是既不符合毕业生本身的利益,而且,南大继续造就这类毕业生也不符合国家的利益。”

这份报告书,和以前的白里斯葛报告书、魏雅聆报告书同出一辙,罔顾南大创办的动机、社会时代背景和宗旨,推崇英文至上的教育政策,因此引起关心南大、维护南大各阶层人士的非议。当时的星洲日报便先后两度发表社论,评论王赓武报告书的得失,更代表各界人士对报告书的建议提出各种质疑。

星洲日报一九六五年九月十四日社论“南大前途的新展望”,直率地指出:
“‘南大课程审查委员会’诸位委员在他们所草拟的报告书中所曾为南大设计的蓝图,不单是要南大向新大看齐,而且是要南大负担起比新大更重大的使命。”
“南大课程审查委员会诸公不欲南大重蹈新大的覆辙,他们要南大的大门必须开向所有各源流学校出身的学生,而且将来的毕业生即使不能精通三种语文,至少也要精通两种,这我们是千万分欢迎的。”

社论接着提出质疑:
“政府如果接受关于南大的这个改革建议,将来对於新大是否也准备这样作呢? 或者新大则仍将继续留为唯一的清一色英语媒介大学?”

社论对报告书委诸南大的将来任务,也提出了一系列的疑团:
“(南大的任务)(甲)收容新大所不能收容的英校以外所有其他各源流教育出身的学生的总汇?” “(乙)改造华校源流出身学生,使他们能‘符合国家的利益’;换言之,即主要在於改造他们能用英语(或者国语?)为受教媒介语?”
 “(丙)除了‘仍得开设一些科目用华文为讲授媒介语’,南大势须由一间华文大学变成英文(或者国语?)大学?”
“(丁)所谓反映‘我们的社会特质’,这指的是英语至上?还是真实的多元社会?”

九月十六日,星洲日报再度发表题为“关于调整南大课程的几点疑问”的社论,进一步指出:“南大课程的调整前提,变成首先在於如何改变南大的教学媒介语。南大如果按照这个报告书的建议去调整改组,那么,改造之后的南大是否还继续保持为一间华文大学?抑或变成一间副牌儿的英文大学?”

社论并得出这样的结论:
“通观该委员会的报告书,所建议的南大课程调整办法,主要精神似乎在把南大改组为一个事实上的英文大学。”

针对王赓武报告书,南大十学生团体(中国语文学会、历史学会、地理学会筹委会、教育学会、数学会、物理学会、化学学会、生物学会、合唱团、戏剧会)曾于十月廿六日联合向南大当局提呈备忘录,表达对报告书的看法:“我们特别重视课程审委会报告书对南大教学媒介语的态度,经过反复阅读和周密的分析,我们发现:报告书的精神实质是沿袭魏雅聆报告书的。魏雅聆报告书公开表现它对英文的偏爱,主张通过提高南大学生的英文程度,使南大逐步变质。”

备忘录指出:报告书根本违背南大创校宗旨和广大社会人士的愿望,其最终目的欲使南大沦为“配角英文大学”,建议的新学制,破坏南大完整的学制体系,并力陈将中国语言文学系易名汉学系不当,反对停办现代语言文学系,教育系和化学工程系,因有关建议无视这些学系的作用和贡献,及有意堵塞南大为社会培养华文教育源流出身的化学工程师的途径,最后促请新加坡政府当局撤消王赓武报告书,无条件资助南大,承认南大学位,给予大学自主权和学术自由权,使南大能贯彻创校宗旨,发扬光大。

南大当局对同学的意见,非但未加以考虑,反而开除八十位在籍同学。

王赓武报告书尽管遭到各方面强力非议,但新加坡政府和南大当局,却不愿接纳多方意见,从善如流,而是仓促行事,根据报告书的建议,于下一学年停办上述三学系,推行新学制,全面改制南大。

新学位制 辅导研讨

一九六六年,南大改制,掀开了序幕。

南大当局为准备实施王赓武报告书建议,采取了若干措施,其中第一项步骤,将多年来由教授兼职的注册主任改为专任,藉加强注册处职责。三月十六日,王佐应聘就任注册主任,旋即着手调整注册处组织与工作。

四月二十五日,新学年开始,二、三、四年级学生仍按照旧学制课程上课,一年级新生则实行新学位制。

新学位制计分“普通学位”与“荣誉学位”两种。前者采用学分制,凡学生修满一百零八学分,则被视为合格获得学位,通常应于三、四年内修毕,如经过五年而未能修满一百零八学分,不得授予学位。至於“荣誉学位”,不采学分制,凡在三年内获有普通学位,而且成绩优异的学生,得攻读荣誉学位,考试合格后依成绩分别授予下列等级学位:
(一)一等荣誉学位(Class I Honours)
(二) 一等(甲级)荣誉学位(CIass II Honours Upper)
(三) 二等(乙级)荣誉学位(Class II Honours Lower)

理学院新生如成绩优异,得获特许免修第一年第一部课程,准在两年内完成一百零八学分,但在第三年必须继续攻读荣誉学位课程;除非已修满三年,不得颁给任何学位。

同时,南大也从这学年开始实施辅导研讨制(Tutorial & Seminars),一年级各项课程,除教师讲授外,并将学生分为若干小组(每组不超过十五人),按时聚集研讨,以期相互切磋。

南洋大学,是作为一间华文大学于一九五六年创立,所采用的是着重平均发展,普遍教育的四年大学体制;一九六五年南大根据王赓武报告书进行改制,南洋大学由此纳入英国大学体制,着重造就少数“贵族学者”。

王赓武报告书也建议设立语言中心,其主要任务是为各系英文程度较差的学生开设补习及精通英文课程。一九六七年初,语言中心成立,具有完备的语言实验室。除英文外,该中心亦开设其他现代语言课程,特别是华语课程,吸引许多各国学生前来进修。

一九六六年五月廿四日,南洋大学第二届理事会举行第三次会议,因主席高德根先生病故,推选陈锡九先生继任。

十月廿四日,南大举行“十周年校庆”,为期一周。

十月廿六日,一九六六年南洋大学修正法案,在新加坡立法议院提出首读。

十月廿九日,南大新图书馆开幕,由李光耀总理主持仪式,当时,数百名南大在籍同学再度向李总理谲愿,要求废除修改南大法令,撤消“大学入学准证条例”(该条例这年八月实施,规定凡欲进入马新大专深造学生,须向教育部申请 “合格准证”),及重申反对根据王赓武报告书改制南大。

和以往一样,新加坡政府和南大当局并不考虑南大同学的要求,却再度开除一百余名在籍同学的学籍,成为轰动一时的重大新闻。

南大法令 提出修正

新加坡政府在立法议院提出一九六六年南洋大学(修正)法案,斯举显然是为彻底执行王赓武报告书建议,进一步控制南大铺路。
十一月一日,南洋大学修正法案内容公布;新法案规定:原有法令之校长、秘书及财政等名称,分别更改为副校长、注册主任及会计长,由理事会加以委任。法案并规定委任一名助理副校长,由理事会委任,执行副校长未能履行的任务。
新法案最大的修改,是原有理事会由校长及廿七人组成,现改为由校长及廿人组成,其组成情况:

(一)政府委任者六人,其中三人可在新加坡以外居住者;
(二)毕业生团体由其会员中选出者二人;
(三) 教务会由其会员中选出者二人;
(四)大学会员在全体大会中选出者三人;
(五)由退任理事会在教育、文化、工业或商业界知名之士中委任者七人。
理事任期,由两年改为四年。
新理事会阵容,已无马新各地赞助人代表。

一九六七年十月廿七日,新加坡教育部长在宪报宣布一九六六年南洋大学(修正)法,由一九六七年十月廿三日起实施。
十二月十八日,南洋大学修正法令实施后,召开第一次会员大会,选出廿一名理事,名单如下:
关世强、李绍光、孙一尘、温典光、沙渊如、白纯瑜(以上六位由新加坡政府委任)。 黄祖耀、黄奕欢、郭佩弦、黄正本、陈锡九、盛碧珠、张梦生(以上七位系由退任理事会就文化、教育、工商各界有名望人士中委任)。
孙传智、叶昆灿(南洋大学毕业同学会选出)。
卢曜、高立人(由南洋大学教务会选出)。
纪崇、白成根、钟文贤(以上三位由南洋大学会员大会选任)。
校长黄应荣教授(当然理事)。

十二月廿九日,南洋大学第三任理事会告成立,陈锡九蝉联理事会主席,黄奕欢为副主席,并依照南大修正法委任下列理事为执行委员会(Executive Committee)委员:关世强、李绍光、叶昆灿、高立人、黄祖耀。

南洋大学自一九六四年开始进行大学改组工作,至一九六八年接近完成。五月廿五日,南大举行第九届毕业典礼,教育部长王邦文在致词时,终於宣布新加坡政府正式承认南洋大学所授予的学位。

校长易人 设研究院

一九六九年二月十五日,自一九六五年即担任署理副校长的黄应荣教授退休。

四月十四日,黄丽松博士应理事会聘请,出任南大校长,卢曜任副校长。

第一届新制毕业生亦于这年初毕业,同时标志旧制不分等级的四年普通学士学位学制的结束。一九六九/七O年学年于四月十六日开始,南大各院系同时开设荣誉学位制。

甫上任不久的黄丽松校长于四月十八日向报界宣布,由明年(一九七O年)起增设研究院,南大将颁授硕士、博士等高级学位。南大该学年起增设荣誉学位课程,即为今后全盘发展计划的第一步骤。

黄校长在四月三十日举行的南洋大学第三届常年会员大会上致词时指出:
“在南大之现况下,首先要充实现有之学系,充实师资,暂不拟开设新学系,亦暂保持现有学生人数。南大最迫切需要和最易发展起来者就是设立研究院,逐步充实仪器图书设备给予教师更多研究机会,亦可教导比较高深之课程。大学体制中,研究院为大学长大成人之一个步骤。一间具有完整体系之大学,必有研究院,否则,便成为第二等、第三等大学。”

为筹划设立研究院,该学年度教务会第三次会议议决成立“研究院筹划委员会”。
委员会的组织:校长、副校长、三院院长及注册主任为当然成员。校长担任主席;注册主任担任秘书;其他五名委员由校长委任。委员会的职掌:负责研拟大学研究院之组织、学位、课程等项方案及有关章则事宜。

一九六九年十一月三日,电脑中心与光前数学研究所同时正式开幕,由王邦文教育部长主持剪彩。电脑中心是在光前数学研究计划下设立,内设有电脑室、打卡室、图书馆、工作室及办公室,系由李氏基金所捐献,全部机器五件,价值廿七万元,连同装置与布置费,合计廿八万元。

李氏基金的另一项贡献,斥资捐助的亚洲研究及属下光前亚洲文化博物馆则于十一月十五日先行开放,让公众参观。

一九七O年三月三日,南大当局宣布聘请国际著名学者,诺贝尔奖得奖人杨振宁教授(物理)、奥本馨教授(数学)、林纳教授(化学)、周法高教授(中文)担任南大一九七O至一九七三年校外考试委员。

三月十九日,南洋大学研究院正式成立。林春猷教授应聘出任研究院院长。研究院属下分设:亚洲研究院、商学研究院、数学研究院及自然科学研究院。

南大研究院于四月廿日起招生,反应良好。五月十一日,研究院顺利开课,南大的发展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七月廿日,理事会主席聘请专人组成工学院筹设委员会,负责研究设立工学院事宜。

由於南大的典章制度,愈来愈偏重英文,甚至废用中文,因此引起各界人士的重大疑虑,以此趋势,南大势将变质为英文大学。针对此点,南大当局特于一九七一年四月廿四日发表声明,重申南大作为华文教育系统中最高学府的地位不变。理事会及教务会表示今后举行的各项典礼,所发出请柬等,应使用或并用华文。

九月十日,两大理事会主席黄祖耀宣布已委任五位学者专家组成“南洋大学发展策划委员会”,对南大今后十年发展,提出全盘性计划建议。

一九七二年七月廿一日,由热心收藏家、艺术家、建筑师及李氏基金鼎力赞助的南大李光前文物馆由易润堂文化部长揭幕。

七月廿九日,南大举行第十三届毕业典礼,颁授高级学位给研究院第一届毕业生,其中获得博士学位者一名,硕士八名,南大发展踏上新里程。

九月十二日,南洋大学创办人,前南大理事会主席陈六使先生逝世。

九月十五日,黄丽松博士任期届满,辞卸校长职,出任香港大学校长新职。

十年发展 全盘计划

一九七二年九月,理事会延聘著名公共行政学学者、且精通中文、英文及法文之薛寿生教授出长南大,薛教授于九月廿三日到任履新。

一九七三年五月十二日,在南洋大学第十四届毕业典礼上,理事会主席黄祖耀先生发表十年发展计划建议书。

先是,南大理事会主席黄祖耀先生在与新加坡政府磋商下,在一九七一年正月委任一个南洋大学发展策划委员会,委员会是以前黄丽松校长为主席,与前新加坡教育部代理常任秘书郑维廉、南大理事会理事黄望青、南大副校长卢曜及南大研究院院长林春猷教授等四名委员组成,由南大历史系程淑华博士担任秘书,并聘任福特基金会专家Dr.Harry L.Case及新加坡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游保生教授为委员会顾问,委员会受任的范围是:“参酌本国(指新加坡)其他高等学府发展计划,对南洋大学今后十年之全盘发展,提供建议,俾加强现有课程,增设新学科以应新加坡对高等人材之未来需求。”

在进行讨论时,委员会对南大今后十年发展,曾提出了三个可能朝向的方向,加以检讨:其一是南大以新加坡大学作为榜样发展成为一间完整的大学;其二是把南洋大学发展成为一间与新加坡大学相辅相成的大学;其三是南洋大学本着它本身的历史与传统以及其他特殊因素,在配合新加坡社会需要前提下,以它本身的力量去发展成为一个独特的整体。

委员会在检讨之后,认为前两者无可实行,只得以第三个方向作为研讨的根据。

委员会建议突破现时专供文理通才教育而过少提供专业训练之局限,亦有必要把现时颇为受限制的学科范围,使成为多元化。基此,委员会建议:
 *将现有商学院工商管理学系及会计学系加以扩充。委员会认为目前的商学院,除上述两学系外,尚有其他学科,如沿用商学院名称显然不甚相称;在该学院发展范围下,有必要改用较适当的名称,如改称为商业管理学院。

 *关于文学院,委员会建议重组其学科并增设新学科以及加强某些现开学科,从而将该学院分设为两个学院。其一是“人文学院”,包括现有的中国语言文学系及历史学系,以及建议中的美术及音乐科目;另一是“社会科学院”,包括现有的地理学系及政府与行政学系,以及现有的心理学、社会学、新闻学、图书馆学等学科,此等学科其中的一部分可以加强并提高到成为一个学系的水平。

*对於理学院,委员会强调各学系倾向于应用学科方面,例如生物学系应增设经济植物与动物学,在这方面,大学有广阔的土地资源可供利用。在物理学系及化学系方面,可着重于工艺学科,这些学科对於本国(新加坡)发展中的工业将有很大的用处。

*南大的数学系在纯数学方面已博得声誉。加上电脑中心设置已有三年多,并已证明其价值,大学应积极发展应用数学,包括完整之电脑系。

 *委员会认为虽然在研究院内已设有亚洲文化研究所,惟鉴于南大传统及它的强大潜能以及新加坡的历史与地理位置,南大是有着其独特的地位以发展高级水平的“中华文化研究”课程。再者,基於语言中心所提供的教学,语言教学研究─一尤其是以华文作为第二语言教学之研究,也指示了另外一种良好的发展方向。

 *综观委员会上述的建议,南大在今后十年内,大学体制将是四个学院,即人文学院、理学院、商业管理学院及社会科学院,以及一个研究院;此外,有两个中心:语言中心、电脑中心;以及校外进修班。

*委员会认为推广大学教育是高等教育的一种必要配合,南大应重新开设它本身的校外进修班(南大原设的校外进修班在几年前,由於南大校址与人口中心距离颇远引致不便,遂告停办。)

*委员会也认为大学行政方面有必要加强,行政人员及一般职工的薪酬应提高至与新加坡大学相等。

南大新大 统一招生

一九七三年十一月十五日,新加坡教育部政务部长蔡崇语在南大主持 “大学毕业生就业研讨会”开幕礼时致词透露:南洋大学遵照新加坡政府“配合南大与新大统一招生原则”,由一九七四学年起停止在大马招考新生。

如此一来,新加坡政府已违拗南大创办的宗旨,杜绝了大马华校高中毕业生前往南大深造之途,引起大马文教、工商界的强烈反应。

十二月十六日,马来亚联合邦华校董事总会及华校教师总会联合向新加坡驻马来西亚最高专员提呈备忘录,要求新加坡政府准许南大继续招收大马学生。董教总复于十二月廿二日致函南大当局,希望继续举办新生入学考试,让大马学生投考。函中指出:南大创办的动机,乃在於使本地区之华文源流高中毕业生有深造的机会,以满足其接受高等教育之愿望,由於创立之宗旨,乃为东南亚地区服务,故名曰南洋大学,今虽时移势异,惟南大创办人之愿望,相信仍受尊重。

公函指出:南大举办特别安排入学考试,并不影响南大与新大统一招生办法。基此,董教总提出三点要求:
(一)南大当局应继续举办特别安排之新生入学考试;
(二) 继续承认马来西亚华校毕业生资格,准予报名参加南大入学考试;
(三)基於协助邻国之精神,以及新马共同创立南大之宗旨,希望每年尽量录取联邦学生进入南大深造。

一九七四年一月五日南大注册主任王佐复函槟城南大校友会时指出:新加坡政府关于南大新大统一招生办法,是既定政策,不再改变,故由一九七四年起停止单独为外国学生举办入学考试,大马持有剑桥高级中学会考证书,或剑桥普通教育证书毕业生,可向南大或新大提出入学申请。

一九七四年一月十五日,马来亚南洋大学校友会召开常年大会,会上通过议案,恳切要求南大当局继续在马来亚各地举行一年一度的新生入学考试,以方便本邦华校生投考南大,确实贯彻南大为新马华校高中毕业生广开深造之门的创办宗旨。

在各方面的大力争取下,配合马华工商联合会在一年一度的马新华商联谊座谈会上,直接向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会长暨南大理事会主席黄祖耀先生提出要求下,南大当局虽然于1978年重新为持有高级中学文凭、成绩优良、英文程度符合南大规定的大马学生,在南大校园举办入学考试,但所录取的学生有限,微不足道。

一九七四年五月间,陈六使先生家属为纪念陈先生生前热心教育事业的崇高精神,捐五十万元予南大,充作“陈六使奖学金基金”,嗣后,李氏基金等热烈响应,捐款沓至,共筹聚九十二万七千五百元。

六月十五日,南大理事会在行政大楼举行故创办人陈六使先生铜像安置礼,以表彰陈氏对创办南大的不朽功绩。

六月廿四日,在迎新周揭幕礼上,校长薛寿生教授宣布:南大由本学年起开始实施主、副修课程学科制度,以取代学分制,并开办更多实用的科目。

七月廿七日,南大举行第十五届毕业典礼,理事会主席黄祖耀在仪式上宣布南洋大学华语研究中心已经正式成立。并宣布南大新大组成一个联合招生委员会,统筹办理两间大学新生入学事宜。

南大华语研究中心的设立,以研究华语的各种问题及培养有关人才为宗旨。

八月廿日,理事会主席黄祖耀在南洋大学第八届常年会员大会上宣布:政府已核准拨款一百九十三万一千五百元资助南大兴建体育中心,该体育中心已于该年七月底开始兴建,需费二百三十六万二千五百元,差额四十三万一千元则由南大发展基金拨付。

此外,新加坡政府也核准拨款二百零八万三千元资助南大兴建新学生宿舍。

彻底改革 英语教学

一九七四年十月卅一日南大校长薛寿生教授在毕业同学会常年会员大会上致词透露:南大为配合国家语文政策,今后将在教学与研究方面,更普通运用英语。南大准备由一九七五/七六学年起,尽量增加非华文源流的学生。

一九七五年,在南大校史上,这是令人哀痛的一年,从这年起,南大彻底英化。

三月十四日,新加坡总理署发表文告,宣布原有校长薛寿生教授三年任期届满,改委教育部长李昭铭博士兼任南大校长,卢曜留任副校长。

六月卅日,新任校长李昭铭博士在学生会所举办的迎新会上,宣布南大从本学年开始,在人事、学制、课程方面进行彻底改革。从这学年开始,南大第一次吸收各民族学生进入各学院攻读。学制方面,更进行了彻底的改革,课程结构加以广泛化,藉取代历来以学系为中心的教学内容。这年也开设一些新学科,计有电脑科学、理化科学、银行与财务学、大众传播与社会学以及心理学等。

更其重大的改革,是在教学媒介语方面。从这学年开始,南大除中华语文科目外,其他学科,全部改用英文作为教学媒介,以贯彻新加坡政府“培养出社会所需要的大学毕业生”的教育目标。

一九七五年七月廿六日,南大举行第十六届毕业典礼,校长李昭铭博士在仪式上阐析南大今后的发展,并对行进中的变质南大措施,提出了新加坡政府的言论基础,他说: “我们不能在感情上过於留恋与南大传统有关连的事物,在今后的发展过程中,那些阻挠发展的因素都有必要加以铲除。”

李昭铭博士续透露:南大和新大将设立一个校际委员会,以促进两间大学之间的合作,他也表示希望这两间大学能和美国的哈佛大学与麻省理工学院一样,取得配合的发展。

他还强调南大过去的发展计划,缺点所在,是“没有细心考虑到社会的需求” 。

在人事方面,新大政治系教授吴德耀于七月一日起受聘出任南大研究院院长。南大文学院院长由卢曜副校长兼任,理学院院长由郑奋兴教授担任,商学院院长为谢哲声教授担任。

一九七六年四月一日新学年开始,南大当局采取措施,全盘检讨全校各系课程,目的是阐明及确定各系之目标与方向,期能“符合国家(新加坡)发展及需求”,同时避免与新加坡大学之发展目标及方向重叠。这项措施于这年十月间完成,并于十一月九日举行的校务会议上通过,决定在一九七七/七八新学年付诸实施。

一九七六年八月十四日,李昭铭校长在南大第十七届毕业典礼上宣布,南大将更积极吸收华校以外其他源流学生,更广泛采用英文作为教学媒介语。

一九七六年八月十六日,李昭铭博士开始告假;南大理事会委任吴德耀教授为代理校长,兼研究院院长,卢曜留任副校长。
十月廿七日,南洋大学体育中心开幕,由新加坡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部长暨新加坡体育理事会主席陈英梁博士主持仪式

十一月十五日,语言中心华语组归并为华语研究中心。

南大於一九五六年作为一间华文大学屹立在裕廊山岗上,至一九七五年全部学科改为英语教学,实际上已沦为“副牌的英文大学”,星洲日报十多年前(一九六五年)社论所提出的质疑和论断,不幸已成了不争的事实!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