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华人社会的形成

26/09/06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华人在新加坡岛的历史要比英国人早约整百多年。17世纪时廖内华人己经在新加坡岛从事种植甘密,所以英国人于1819年后,在岛上购买的土地也有些是来自原华人地主。

据历史文献记载:在莱弗士登陆新加坡时,岛上有约20家甘密园邱。从地契交易上的资料来看华人园邱是在岛上的南部山丘一带,即今日的大坡一带。而欧南园原本就是甘密种植园。

新加坡华人社会的逐渐形成,却是要等待英国人开埠新加坡之后才开始。最早期的新加坡华人居民,应该是那些随着萊弗士船队出访探寻新口岸的工匠。萊弗士的船队除了有白人官员,印度雇佣兵之外,就是华人工匠如水泥,木工等建筑师傅。

替英国人先行上岸一探虚实的华人曹亚志就是一名木工师傅。英国人要让一名华人先行登陆,可能是因为廖内群岛之内的许多小岛已经有华人散居其间。因此,曹亚志可以向岛上的其他华人探询是否有荷兰白人在新加坡岛上活动。

新加坡开埠后必须大兴土木进行屋子与道路的建设。华人建筑师傅,于是开始向周边地区招兵买马,动员华人劳力资源参与新加坡的开发。

据文献记载:曹亚志在新加坡创立曹府大公司,从事木匠,泥水等台山人的传统手工艺行业,为了应付工程并从家乡聘请宗亲同乡南来新加坡增加公司的人力资源。同样的其他工匠也是向各自的宗乡亲友招聘人力资源。这些新来的劳动力逐渐的扩大了在新加坡的华人社会。

1824年之后,新加坡的政治日趋稳定,马六甲华人经済随着华人南迁,而逐渐在新加坡落地生根。这些比新移民富裕的马六甲华人丰富了新加坡华社的资源。但是,由于双方的社会背景不同,也在日后为华社带来矛盾。这是二战后华社内派糸复杂,从而自相残杀的远因。

此外,英殖民政府采取只照顾白人社群保安与福利的政策。因此,新移民的社区需要都必须由自已的族群照顾。华人社会的宗乡会馆,宗祠庙宇,医疗丧葬,同业公会等等血统或者地缘组织应运而生,成为华人社会的基本架构。

华人私会党也是为了保护个人生命与财富利益,而成为华社里的一个重要帮会组织。私会党在保护华人社群,与维持华人的社会秩序是有其一定的功能。实际上,早期新加坡依赖的最重要经济命脉:鸦片烟的经营与贩卖,就是靠私会党的暴力来保护有牌照业者的经済利益。

英殖民政府在分而治之与划地为牢政策下,把华人聚集在新加坡商业与行政区之外的西北边沿。这也就是现今的大坡大马路至欧南园一带。这就是早期甘密园的所在地。

英国人在刚开埠时也采用早期欧洲殖民者所惯用的甲必丹制度,来管辖华人社群。甲必丹是由英国人委任的华人最高代表,负责传达英国人向华人发出的指令,也向英殖民者汇报华人社会的情况。因此,官委甲必丹是英国人控制华人社会的一个制度。

1826年英殖民政府终止甲必丹制度,改为任用由华人社群推举的社群领袖为政府的华社代表。这一新制度也从此决定了英殖民统治者,社群领袖,华人社会与华人的彼此之间的社会关糸。华人社群领袖,于是崛起为沟通英国人与华人社会的中介桥梁。

在1819年随莱弗士船队登陆新加坡的华人工匠为数不多。之后这些工匠招引了其他地区的华人劳动力前来从事新口岸的开埠建设,但也只是数百人之众。因为根据记录到了1821年时岛上华人人口只有1159人。

新加坡开埠后,廖内华人经済也开始搬迁到新加坡岛上。1824年的伦敦协议签定合,马六甲华人经済也陆续南下到新加坡落地生根。开埠后5年,在1824年时岛上华人已经增加到3317人。开埠后10年,在1830年时岛上华人再以陪数增加到6555人。

英国人先是在1819年用官委甲必丹来监管华人社会,到1826年通过任用华社领袖来管辖华社。这种制度的改变也反映了华人社会,已经发展了颇为建全的社会组织,能够解决社群的内部问题,并可以推举本身的代表对外进行沟通。至此,新加坡的华人的社会己经颇具规模。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南洋华社_nychinese

《新加坡文献馆》